我們與循環經濟的距離(四):通往零塑廢之路

零废弃是循环经济模式重点之一,应对塑料废弃物需要建立完善的全生命周期管理体系,构建一个从产品设计、生产、流通、消费使用到末端回收处置、再生利用的完整治理体系。要打造这个体系,各个领域必须联通,一起走很多路,做很多的事, 改变现有模式。若禁止使用一次性塑料产品,就能去掉枝枝节节,省下许多功夫,不过这是否就能根除问题,达到循环经济和可持续发展的目标?

塑料对一些环保人士来说,犹如万恶之首,仿佛没有塑料就没有问题。但大家有没有发现,我们每一天的生活在开始不到半小时里,就碰触到很多塑料。闹钟、弹簧床、眼镜、电灯开关、马桶座、水龙头、牙刷、牙膏管及盖子、人造石流理台、沐浴乳罐、衣服、纽扣、护肤品罐、化妆品外壳、头梳、电风扇、茶壶插座、冰箱门把、面包油盒、面包袋、便当盒、水瓶、保温瓶、洗碗精、手机、耳机、手提电脑外壳、随身碟外壳、钱包、银行卡、身份证、酒精搓手液瓶、口罩等,一共三十几样。塑料自诞生以来,凭藉其质量轻、制造成本低、可塑性强等特点,已经成为我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既然少不了它,那么我们是否能够以更好的方式来使用它,处理它?

设计:可生物降解一次性塑料
耐用是塑料的特质、优点及缺点。塑料在自然环境中需要几百年时间来分解,这寿命太长。由于意识到这一点,大约在20年,郭丽铵包装工业有限公司西马母公司,就与马来西亚国家石油(PETRONAS)合作,研发可使塑料生物降解的添加剂(biodegradable additive) dmas。厂家生产时,,将添加剂加入塑料中,制作出的成品只要接触到热温和氧气就会开始分解,经过数星期,塑料就会分裂为碎片,最后化为二氧化碳和水。可生物降解塑料扔到填埋场,自动分解后,能减轻填埋场满载的压力。


郭丽铵营业经理杨长江进一步说明:“dmas经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验证,塑料在土壤表面分解后,不会对土壤造成污染,可安全使用。因此dmas可以用在任何塑料品中。”不过,由于可生物降解的特性,加入dmas的塑料产品无法久存,放久就会碎化,这对制造商和商家来说可能造成损失和影响产品品质。因此,并非所有塑料产品都适合可生物降解化,比如使用期或食用期长的物品和食品。dmas比较适合用于制作一次性使用塑料,这类塑料能在节奏紧凑的现代生活中为人提供便利,较符合现代人用完即弃的消费和使用行为,比如:采购时用来装肉类的袋子、吸管、打包盒等。

任何塑料只要加入添加剂就可以生物降解,图为碎化后的塑胶袋

推广:市场反应消极
研发出dmas后,郭丽铵积极努力向全砂各地商家和地方政府推荐新产品,希望消费者改用可生物降解塑料,减少塑废问题。然而,费尽唇舌,所获得的回响并不大。最大原因是,可生物降解塑料袋和吸管的价格比普通塑料高约5%,绝大多数商家和顾客都不愿意多付钱,增加成本减少利润,他们选择使用普通塑料。

另外,民众和地方管理者对塑料缺少了解,将可生物降解塑料与一般塑料“一视同仁”,他们拒用所有塑料袋,包括可生物降解塑料袋,选择使用其他材质包装和餐具,比如:淋膜纸杯和不织布环保袋。虽然这些包装没冠上塑料的名字,但制作成分内含有塑料,它们并不见得比可生物降解塑料来得环保。纸能回收再生和自动降解,但淋膜不能,要进行回收再生的话,必须先将淋膜分开,这不符合经济效益,因此绝大多数的纸杯只会送到垃圾场,而且生产纸杯的生态成本其实高于塑料。不织布环保袋中其实也含有塑料成分,一个袋相等与15-30个塑料袋,因此袋子要使用至少15次以上,才能算得上环保。”

当时郭丽铵生产的可生物降解吸管,没有商家购买,整批吸管在货仓里化成碎片。努力得不到相应的回馈,于是公司也不再浪费资源在没有结果的产品上,只少量生产。至今氧化式生物降解塑料袋依然仅占公司销量的一小块,大约只有10%,而可生物降解塑料袋,只有在客户指定时才生产。

郭丽铵所生产的可氧化式生物降解塑料袋。

禁用:不是减塑最佳策略
2023年5月9日现任天然资源、环境和气候变化部长聂纳兹米表示,为达成《零一次性塑料》的目标,2025年起,我国所有商业领域的零售活动,全面禁止使用塑料袋,鼓励商家使用可生物降解塑料袋。这时候, 可生物降解塑料袋和部长一起登上报纸和网媒页面。马来西亚塑料制造商协会(MPMA)砂拉越分会会员们纷纷向会长表示,自从政府说要禁用塑料袋后,更多顾客向他们购买垃圾袋,因为商家不再为消费者提供塑料袋,消费者需自行购买垃圾袋来装生活垃圾。因此,会长温云华并不认为“禁用”是减塑最佳策略。


他提醒,那种常见于商场的购物袋或背心袋,是石化燃料和天然气的副产品。炼油厂全年无休地运作及生产,过程中产生了乙烯气,这种气体要烧掉才能消除,但是燃烧会排放温室气体。于是科学家为乙烯气找到用途, 将它制作成副产品, 开出另一个经济发展机会, 塑料袋因此诞生,包括:HDPE(厚塑胶袋) &LDPE(背心袋、保鲜膜)。不用塑料袋的话,乙烯气要怎么解决呢?是否已有更好的对策?此外,可生物降解塑料不能长时间存放,而且所有可生物降解的东西,在降解的过程都会排碳, 使用越多排碳越多。

使用:抛弃式消费行为才是问题
塑料袋并非一次性塑料,它的耐用性强,是可重复使用的塑料。过去消费者透过购物获得塑料袋,之后将它用作垃圾袋,或用作其他包装用途,赋予它第二生命。但现代消费者抛弃式生活风格,没将这本该重复使用的东西好好利用,而是用完即弃,也没有好好回收,这才是问题。

我们去商场购物,购物篮里有:分开包装三合一咖啡、美录、饼干、薯片、奶粉、快熟面、麦片、意大利面、萝卜、青菜、包菜、苹果、起司、盐、糖、油、卫生纸、洗衣粉等等。这十多样东西全用塑料包装,有些还是目前无法机械循环的合成塑料包装。相比之下,用来装这些物品的塑料袋,在购物篮里只是冰山一角。塑料包装并不是只有塑料袋一者。

在他看来,塑料并非不可用,而是用了之后,有没有妥善处理。他分享例子:“吉隆坡市中心的亚罗街是市区最热闹、人最多的夜市,每晚数以千计的观光客在那里吃喝,享受当地美食,每个人的杯里都有塑料吸管。每晚夜市打烊时会有人去回收那些吸管,将它们拿去循环再生,这样的操作方式能避免资源被丢弃,资源持续循环。

教育:奠定环保意识的重要关键
谈到塑料产品的可回收设计,身为业者杨长江表示:“塑料最初是为回收而设计的,但是消费者没有将它回收,原因在于民众环保意识不够,本地环境教育不到位,再加上公共回收系统不完善,管理与执法单位也不够严谨。”连最基本的都没做好,怎么谈循环经济?虽然,可生物降解塑料至今还未成为市场的主角,但是郭丽铵并没有就此忽视企业对环境品质的责任。由它姐妹公司Adabi回收中心,来负责资源回收的工作,从市场回收再生材料,然后供应给东西马再生厂家。

杨长江认为,塑料循环经济需要从分类回收开始,民众若不自觉自己对环境有责任,没自行进行塑料垃圾分类,将可再生垃圾与不可再生的生活垃圾一并处理,回收机制就很难往下一站进行。在日本,每个家庭都必须将可回收垃圾洗干净后,于回收日拿到垃圾堆让垃圾车回收,因此,日本的再生塑料品质非常好,纯度极高。日本人将垃圾分类视为自己的责任和生活的一部分,并非为换取金钱而做。杨长江提醒,要提高资源回收率的话,一定要先奠定人民与政府的环保意识,之后再以回馈机制来鼓励人民回收,而不是一开始就用经济利益来做吸引点。如果民众是为金钱利益才进行回收的话,一旦塑料价格下跌,他们就不会愿意继续回收。

思考点:

1) 不同的可降解塑料,可以在堆肥、土壤掩埋、淡水等条件下实现塑料降解。但相较于土壤环境,海洋环境存在高盐分、低微生物密度的特点,可生物降解塑料制品,在海洋环境中就会降解失效。那么使用可降解塑料,能够有效减少海洋垃圾吗?

2) 传统塑料袋并不是一次性塑料,而是可重复使用,可回收的。可生物降解塑料才是为一次性使用而设计的,它不能再生利用。那么禁用传统塑料袋,使用可生物降解塑料袋,是不是等于弃用可重用的,转投一次性的怀抱?再者,可生物降解并没有将资源循环再用,我们将不断需要原始树脂来生产可生物降解塑料,这就继续消耗石化原料了,对不?又或者,可生物降解塑料是不用与使用之间的折中?


3) 世界银行《马来西亚塑料循环市场研究报告》对我国塑料循环经济计划提出六项建议:
一、提高使用后塑废收集和分类效率
二、对所有主要最终成品设定再生成分目标
三、强制执行塑料回收设计标准
四、鼓励增加回收能力(机械和化学)
五、对工业制定特定要求以提高塑废收集和回收率
六、限制填埋场和垃圾场的塑废量
以上每一项都与回收有关,没一项与禁用有关。为什么?

报道、摄影:戴舒婷
部分图片撷取自受访者网页

Check Also

SDGs教育实践(上):向真实世界学习 为真实世界行动

一日老师问学生,在咖啡里加白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