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綠色地球 / 我們與循環經濟的距離(四):通往零塑廢之路

我們與循環經濟的距離(四):通往零塑廢之路

零廢棄是循環經濟模式重點之一,應對塑料廢棄物需要建立完善的全生命周期管理體系,構建一個從產品設計、生產、流通、消費使用到末端回收處置、再生利用的完整治理體系。要打造這個體系,各個領域必須聯通,一起走很多路,做很多的事, 改變現有模式。若禁止使用一次性塑料產品,就能去掉枝枝節節,省下許多功夫,不過這是否就能根除問題,達到循環經濟和可持續發展的目標?

塑料對一些環保人士來說,猶如萬惡之首,彷彿沒有塑料就沒有問題。但大家有沒有發現,我們每一天的生活在開始不到半小時里,就碰觸到很多塑料。鬧鐘、彈簧床、眼鏡、電燈開關、馬桶座、水龍頭、牙刷、牙膏管及蓋子、人造石流理台、沐浴乳罐、衣服、紐扣、護膚品罐、化妝品外殼、頭梳、電風扇、茶壺插座、冰箱門把、麵包油盒、麵包袋、便當盒、水瓶、保溫瓶、洗碗精、手機、耳機、手提電腦外殼、隨身碟外殼、錢包、銀行卡、身份證、酒精搓手液瓶、口罩等,一共三十幾樣。塑料自誕生以來,憑藉其質量輕、製造成本低、可塑性強等特點,已經成為我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既然少不了它,那麼我們是否能夠以更好的方式來使用它,處理它?

設計:可生物降解一次性塑料
耐用是塑料的特質、優點及缺點。塑料在自然環境中需要幾百年時間來分解,這壽命太長。由於意識到這一點,大約在20年,郭麗銨包裝工業有限公司西馬母公司,就與馬來西亞國家石油(PETRONAS)合作,研發可使塑料生物降解的添加劑(biodegradable additive) dmas。廠家生產時,,將添加劑加入塑料中,製作出的成品只要接觸到熱溫和氧氣就會開始分解,經過數星期,塑料就會分裂為碎片,最後化為二氧化碳和水。可生物降解塑料扔到填埋場,自動分解後,能減輕填埋場滿載的壓力。


郭麗銨營業經理楊長江進一步說明:“dmas經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驗證,塑料在土壤表面分解後,不會對土壤造成污染,可安全使用。因此dmas可以用在任何塑料品中。”不過,由於可生物降解的特性,加入dmas的塑料產品無法久存,放久就會碎化,這對製造商和商家來說可能造成損失和影響產品品質。因此,並非所有塑料產品都適合可生物降解化,比如使用期或食用期長的物品和食品。dmas比較適合用於製作一次性使用塑料,這類塑料能在節奏緊湊的現代生活中為人提供便利,較符合現代人用完即棄的消費和使用行為,比如:採購時用來裝肉類的袋子、吸管、打包盒等。

任何塑料只要加入添加劑就可以生物降解,圖為碎化後的塑膠袋

推廣:市場反應消極
研發出dmas後,郭麗銨積極努力向全砂各地商家和地方政府推薦新產品,希望消費者改用可生物降解塑料,減少塑廢問題。然而,費盡唇舌,所獲得的迴響並不大。最大原因是,可生物降解塑料袋和吸管的價格比普通塑料高約5%,絕大多數商家和顧客都不願意多付錢,增加成本減少利潤,他們選擇使用普通塑料。

另外,民眾和地方管理者對塑料缺少了解,將可生物降解塑料與一般塑料“一視同仁”,他們拒用所有塑料袋,包括可生物降解塑料袋,選擇使用其他材質包裝和餐具,比如:淋膜紙杯和不織布環保袋。雖然這些包裝沒冠上塑料的名字,但製作成分內含有塑料,它們並不見得比可生物降解塑料來得環保。紙能回收再生和自動降解,但淋膜不能,要進行回收再生的話,必須先將淋膜分開,這不符合經濟效益,因此絕大多數的紙杯只會送到垃圾場,而且生產紙杯的生態成本其實高於塑料。不織布環保袋中其實也含有塑料成分,一個袋相等與15-30個塑料袋,因此袋子要使用至少15次以上,才能算得上環保。”

當時郭麗銨生產的可生物降解吸管,沒有商家購買,整批吸管在貨倉里化成碎片。努力得不到相應的回饋,於是公司也不再浪費資源在沒有結果的產品上,只少量生產。至今氧化式生物降解塑料袋依然僅占公司銷量的一小塊,大約只有10%,而可生物降解塑料袋,只有在客戶指定時才生產。

郭麗銨所生產的可氧化式生物降解塑料袋。

禁用:不是減塑最佳策略
2023年5月9日現任天然資源、環境和氣候變化部長聶納茲米表示,為達成《零一次性塑料》的目標,2025年起,我國所有商業領域的零售活動,全面禁止使用塑料袋,鼓勵商家使用可生物降解塑料袋。這時候, 可生物降解塑料袋和部長一起登上報紙和網媒頁面。馬來西亞塑料製造商協會(MPMA)砂拉越分會會員們紛紛向會長表示,自從政府說要禁用塑料袋後,更多顧客向他們購買垃圾袋,因為商家不再為消費者提供塑料袋,消費者需自行購買垃圾袋來裝生活垃圾。因此,會長溫雲華並不認為“禁用”是減塑最佳策略。


他提醒,那種常見於商場的購物袋或背心袋,是石化燃料和天然氣的副產品。煉油廠全年無休地運作及生產,過程中產生了乙烯氣,這種氣體要燒掉才能消除,但是燃燒會排放溫室氣體。於是科學家為乙烯氣找到用途, 將它製作成副產品, 開出另一個經濟發展機會, 塑料袋因此誕生,包括:HDPE(厚塑膠袋) &LDPE(背心袋、保鮮膜)。不用塑料袋的話,乙烯氣要怎麼解決呢?是否已有更好的對策?此外,可生物降解塑料不能長時間存放,而且所有可生物降解的東西,在降解的過程都會排碳, 使用越多排碳越多。

使用:拋棄式消費行為才是問題
塑料袋並非一次性塑料,它的耐用性強,是可重複使用的塑料。過去消費者透過購物獲得塑料袋,之後將它用作垃圾袋,或用作其他包裝用途,賦予它第二生命。但現代消費者拋棄式生活風格,沒將這本該重複使用的東西好好利用,而是用完即棄,也沒有好好回收,這才是問題。

我們去商場購物,購物籃里有:分開包裝三合一咖啡、美錄、餅乾、薯片、奶粉、快熟面、麥片、意大利麵、蘿蔔、青菜、包菜、蘋果、起司、鹽、糖、油、衛生紙、洗衣粉等等。這十多樣東西全用塑料包裝,有些還是目前無法機械循環的合成塑料包裝。相比之下,用來裝這些物品的塑料袋,在購物籃里只是冰山一角。塑料包裝並不是只有塑料袋一者。

在他看來,塑料並非不可用,而是用了之後,有沒有妥善處理。他分享例子:“吉隆坡市中心的亞羅街是市區最熱鬧、人最多的夜市,每晚數以千計的觀光客在那裡吃喝,享受當地美食,每個人的杯里都有塑料吸管。每晚夜市打烊時會有人去回收那些吸管,將它們拿去循環再生,這樣的操作方式能避免資源被丟棄,資源持續循環。

教育:奠定環保意識的重要關鍵
談到塑料產品的可回收設計,身為業者楊長江表示:“塑料最初是為回收而設計的,但是消費者沒有將它回收,原因在於民眾環保意識不夠,本地環境教育不到位,再加上公共回收系統不完善,管理與執法單位也不夠嚴謹。”連最基本的都沒做好,怎麼談循環經濟?雖然,可生物降解塑料至今還未成為市場的主角,但是郭麗銨並沒有就此忽視企業對環境品質的責任。由它姐妹公司Adabi回收中心,來負責資源回收的工作,從市場回收再生材料,然後供應給東西馬再生廠家。

楊長江認為,塑料循環經濟需要從分類回收開始,民眾若不自覺自己對環境有責任,沒自行進行塑料垃圾分類,將可再生垃圾與不可再生的生活垃圾一併處理,回收機制就很難往下一站進行。在日本,每個家庭都必須將可回收垃圾洗乾淨後,於回收日拿到垃圾堆讓垃圾車回收,因此,日本的再生塑料品質非常好,純度極高。日本人將垃圾分類視為自己的責任和生活的一部分,並非為換取金錢而做。楊長江提醒,要提高資源回收率的話,一定要先奠定人民與政府的環保意識,之後再以回饋機制來鼓勵人民回收,而不是一開始就用經濟利益來做吸引點。如果民眾是為金錢利益才進行回收的話,一旦塑料價格下跌,他們就不會願意繼續回收。

思考點:

1) 不同的可降解塑料,可以在堆肥、土壤掩埋、淡水等條件下實現塑料降解。但相較於土壤環境,海洋環境存在高鹽分、低微生物密度的特點,可生物降解塑料製品,在海洋環境中就會降解失效。那麼使用可降解塑料,能夠有效減少海洋垃圾嗎?

2) 傳統塑料袋並不是一次性塑料,而是可重複使用,可回收的。可生物降解塑料才是為一次性使用而設計的,它不能再生利用。那麼禁用傳統塑料袋,使用可生物降解塑料袋,是不是等於棄用可重用的,轉投一次性的懷抱?再者,可生物降解並沒有將資源循環再用,我們將不斷需要原始樹脂來生產可生物降解塑料,這就繼續消耗石化原料了,對不?又或者,可生物降解塑料是不用與使用之間的折中?


3) 世界銀行《馬來西亞塑料循環市場研究報告》對我國塑料循環經濟計劃提出六項建議:
一、提高使用後塑廢收集和分類效率
二、對所有主要最終成品設定再生成分目標
三、強制執行塑料回收設計標準
四、鼓勵增加回收能力(機械和化學)
五、對工業制定特定要求以提高塑廢收集和回收率
六、限制填埋場和垃圾場的塑廢量
以上每一項都與回收有關,沒一項與禁用有關。為什麼?

報道、攝影:戴舒婷
部分圖片擷取自受訪者網頁

Check Also

我們與經濟的距離(五)老木生機延續物命

在永續建築中,木材是極受推薦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