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她他的二手世界(下) 或买或卖 让物有所值

收藏二手 就爱旧时光老味道

电话里头提出采访要求时,希望曾俊贤当天能穿出一身二手风格,他欣然答应。

翩翩长发、点点上衣和吊带裤,是曾俊贤展示出来的理发店东主样子。近日开始爱上吊带裤,他说,所以收集了一堆。是的,都是二手衣裤。曾俊贤的理发店本身就是一个旧物馆的存在,收音机、旧水壶、旧电视机、藤制家具、脚车,所有泛旧感的家具物品他都爱,也爱收集。这个嗜好始于2010年,爱上了就一头栽进去,挖掘各门各路旧物买来在店内展示。

曾俊贤这一身装扮都是二手市场淘来的宝。

说起来那就是一种对于怀旧的好感,那种仅此一家的价值,以及恐惧于再也找不到的失落,所以,他一定得拥有。所以,当曾俊贤自叙两三年前开始二手衣物的旅程,其实一点也不出奇。

用便宜的价格换来好用的品牌物品,当年曾俊贤是冲着这个原因投入二手世界。先从二手品牌包包开始,本来就有在收集,但是价格不菲,直到网购开始流行,一个点击启动了二手购物之后,再没有回头路。
先从二手衣物开始,很多人质疑二手衣物的卫生和来源,曾俊贤倒觉得还好,因为他一定会确保消毒干净卫生后才穿上。再来如果真的买回来不喜欢,他可以捐或是卖出去不会乱丢。
近年网络便利,所以他淘二手宝多在网络,才说着便指店里一角等待开箱的衣物是近期的二手战利品。

他喜欢二手品牌包包,喜欢那种复古陈旧感。

三大原因爱上二手
【省钱、变废为宝、复古】

最开始那会儿,网络购物尚未普及,曾俊贤便是在各大二手实体店面挖宝。最疯狂的时候,可以一下班天天往二手店淘,在一家店花上好几个小时只为了一个满意的战利品。周末晚上往砂督跳蚤市场寻宝也只是一个正常逛街之旅。喜欢二手的程度到了几乎所有古晋二手店都光顾过,也见证了不少二手店的开关之路。

照片上的二手品牌包包只是冰山一角,拍给我看的百来件短裤也只是浩瀚裤海中的一小群。“其实是本地找不到这种风格”,有一段时间他爱穿短裤,但是本地大码短裤穿上就是五分裤,搜呀搜就在网上找到了二手卖家,风格多样不说,价格也可亲,五块钱十块钱是家常便饭。

曾俊贤收集的二手短裤、包包和吊带裤,这些只是房里的一小部分。

比起二手带来的环保价值,曾俊贤开始穿/用二手衣物/物品最大的驱动力是其价值。即便是收集二手品牌包包,会让他买下来的动力也是“从此以后不会再有第二个它”,所以他买了。

一开始只是单纯为了买而买,到后来,单纯的购买已经不能满足曾俊贤,他开始追求复古怀旧,泛旧绝对不等于肮脏,那是一种味道,一种过往时间沉淀下来的韵味,是现在复制不了的气质。为了这个气质,曾俊贤把三十年历史的T恤买下来,言语间尽是自傲。你要说他孤芳自赏,却还是有友人因着他的热爱动容而被影响成为二手淘友。

二手帽子不常戴,纯粹收藏。
这种花纹在本地基本上找不到。
这件衣服已有三十年历史。

省钱不用说是第一,包包衣物曾俊贤都有自己喜欢的品牌,从数百块一件衣物到十数令吉,他就能拥有一件品牌衣服,再来二手也不意味着陈旧,许多买来的二手衣物其实和新衣物一般无二,但是你购来的价钱和第一手绝对是天差地别。更何况太多人衣服穿上几次就出清,用便宜的价钱买二手衣服再搭配出独一无二的风格。

变废为宝这个过程也是曾俊贤沉迷二手世界另一个原因。看着那个店里毫无生气的物品被自己带回来,改头换面从不值钱到成为宝物,赋予旧事物新生命,他期待也快乐着。那其中最深沉的快乐,大抵是你用了便便宜宜十来块换上了一身劲装,而那效果完全可以媲美用数百令吉换来的行头,省钱是王道,周边带来的效益比如风格更甚这一点其实更能让曾俊贤走下去。

【二手义卖 为有需要者送暖】

古晋希望之家(Hope-place)是由阮冠玮一个人一手一脚搞起来的。基督徒的身份让他相信,施比受更为有福,所以但凡有需要的地方都会有他,在一次的赈灾行动中,一个老人找上了他。确认老人家真的需要帮助,阮冠玮就定期载送日常物资往他的家去。左邻右舍紧盯的眼光,让他动了恻隐之心,才发现整村人都非常需要支援,希望之家的雏形就此诞生,找来了一批人、一个地方,慢慢建立起一个非营利慈善组织。

善心人士捐过来的物资,几天不清理就高高堆到天花板。

这回所谈的希望之家二手义卖中心甫于四月开张,就在实都东新商业区,整个区域仅有他一家开张,所以仍然冷清。

目前希望之家的办公室就在隔邻一条街的商业区二楼,由该区建筑商公益赞助六年不收租金,暂时阮冠玮只需要想办法筹资金供每个月190多户的穷苦家庭日常物料以及员工薪金办公室水电等基本开销。四万块是他们每个月所需,用来购买穷苦家庭的日常供应物品。一万块是员工薪水和水电等基本开销。所以,阮冠玮自嘲,每个见到他的人都知道,讨钱的来了。

二手义卖中心四月甫开张,但是附近店面无人开张,依然冷清。
目前义卖中心衣物居多,价格非常便宜。

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所以他又办了这家二手义卖中心,专门接收旧衣物物品,待整理后出售,义卖中心目前暂时不需要还租金,阮冠玮找来的义工只是兼职形式,一人帮忙整理人家送来的二手物品,另一名负责打价钱上架。肉眼可见所有堆过来的物品根本赶不及上架的售卖速度,阮冠玮也急,二手物品是一堆又一堆送来。目前的办公室底楼原先只是摆放整理好待送出去的东西,现在因为太多人送二手物品已经摆满了整个空间,一个礼拜如果没有整理就会堆到天花板上。

二手捐赠≠资源回收

阮冠玮非常感激善心人的物品赠送,但同时也无奈,很多人把他们当作回收中心,但他们只是二手义卖中心。他把送物品来的人分为两类,一种是自己先在家里筛选好,比如衣物还会洗干净再送过来,所以一般这些人送过来的物品大多可以直接挂上架售卖。

第二种,则是过年过节想要旧物出清的人们,把家里不需要甚至已经损坏只是不知道如何处理的物品直接丢过来中心。前者他绝对欢迎,后者他当然也很感激,只是给他们带来不少困扰。

经常有人当他们为回收中心,把已经不能再用或残缺物品送过来。

简单举例,二手义卖中心也会收小型家电比如电水壶、烤箱等,但是他就曾经收过电水壶插电根本无法开启,或是二手轮椅轮子完全损坏必须找人维修,一般需要花钱的物品阮冠玮绝对不会掏荷包,所以轮椅最后的下场只能拆卸把剩下的废铁转卖,不是不能做,这个拆卸的动作繁重不容易,而他们没有这么多时间和精力去进行这些事情。很多时候只能摆在一边,那么又是一个耗费空间的举动,尤其中心其实根本没有位置摆放无意义的物品。他感激大家的善心,但是如果在送出去之前,能再思考一番,把“这些是我能用可是我不再需要的东西”送给中心,他更欢迎。

目前中心运营近三个月,偶尔有些零零散散如附近建筑工地的工人上门光顾,赚回来的钱其实很少,但是总好过一点也没有。除了每个月资助超过190户贫苦家庭的日常物资,希望之家每年也会前往本南村落给予人道援助,比如安装太阳能灯、请牙医给他们检查牙齿、发型师为他们剪头发,这种基本却又是当地人非常需要的小事。因为进入条件苛刻,即便阮冠玮知道很多有心人士也想参与帮忙,但是他更希望专业人士加入,比如可以帮忙安装太阳能灯、可以检查牙齿、可以剪发这种具备技能的专业人士,搬运这些小事司机和副驾就足够,村民也非常乐意帮忙。

希望之家一年探访本南村落一次,提供剪头发、牙齿检查、安装太阳能灯等服务。

他最大的心愿是走进非洲,看过了太多那里的苦与难,他非常知道他们需要什么。这些人需要的是有人教他们栽种有人给他们教育,与其送鱼给他们不如教他们如何捕鱼,其实才能走得更长远。

报导/摄影:游晼婷
部分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Check Also

SDGs教育实践(上):向真实世界学习 为真实世界行动

一日老师问学生,在咖啡里加白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