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脚处 / 一家人向山而行 四年登古晋41座山

一家人向山而行 四年登古晋41座山

前阵子,脸书上一个古晋美湖的帖子突然热了起来,点击一瞧,里头的湖泊清澈静谧,蓝绿衬映、辽阔震慑有之,美得让人摒息之余,那名字闻所未闻也让人好奇了起来,古晋的美丽究竟有多深多远?这名帖主,是怎么把古晋挖得如此透彻好看?

在瑟拉巴山(Mount Selabat)山顶合影。

陈克彦今年45岁,他和太太以及两名分别为12与13岁的儿子,四年前首次进行登山活动,四年后的今天,一家人已经攻顶古晋共41座山,走过148条山路、步行超过1千公里。

爬过的每一座山,走过的每一条山路都用手机记录下来,这当中重复的路线很少。平铺直叙间所带的每一数字都听得人嗡嗡哗然。

四年之间,每个星期都定时跋山涉水,爬山对他们一家人而言已经是个周末日常活动。除去大节日、朋友相约、暴雨过大等因素,其他时间必定向群山报到。

【带着孩子登山 健康结实是成绩单】

心之所往都归向山,一开始的动机源自两个孩子,《威豪冒险系列》脸书专页名称也是取自两孩名字。《转山流浪者》作者谢旺霖自序中表述,逃离和流浪的原因,只因他想寻找“一个再也没有思念的地方”。这个说法套在陈克彦身上,大抵是为爱寻找一个“再也没有圆润和哮喘的地方”。

一家人在Tajul Manuk惊喜遇见犀鸟。

两儿子,一个圆嘟嘟、一个患有哮喘,爬山锻炼心肺增强体魄,是最佳解决方案。但是要两个八九岁的孩子克服锻炼体能的痛苦,周而复始地与父母登山,条件交换是必然。陈克彦没怎么细碎表达过程万难,一句不容易带过,其中的挑战旁听者却能浮想联翩。

一家人第一次走山行献给了锡盖山,彼时没有成功攻顶,孩子体力不支呕吐加上面色苍白,所以走到教堂就结束了。水质清澈、空气清新、山顶辽阔美景逼人,这一切的美好慢慢让孩子从不情不愿迈步跟随,到后来亦步亦趋主动提起。大儿子肚子圆圆转为肉眼可见的精瘦结实,二儿子的哮喘在初期爬山时发作过一次,当时随身携带药物,所以顺利度过。这些难不倒孩子,反而更挑起他的征服欲,哮喘也在爬了几次山后消失了。“条件交换、家长的鼓励很重要。”陈克彦只有这一句。

【古晋之美先集齐】

爬山是个奇妙的活动,爱者狂热,当你开始为之痴迷,时间到灵魂深处就有一股嗓音催促人走吧、走吧。脚步从此不能停,从这一座山横跨另一座山,总有一股磁场能让这些登山者前仆后继地一座又一座开辟攻顶。也有些人喜欢从这个国家的山登到另外一个国家的山,感受各国不同风情。

山都望山有非常美丽的景致,陈克彦推荐登山爱好者前去。

陈克彦喜欢先观内,再探外。

从他开始登山的那一刻至今,留下脚印的41座山,座座都在古晋。这里的美好还没探索完毕,为什么要出去?这个周末即将开启第42座向山行,问他古晋还有山好爬吗?他相信,要集齐50座山不是问题。

喜欢走的路线,一直都是人越稀少越得宠幸。最开始先从难度不高的山爬起,慢慢地家人孩子体力都跟上了,他多是向爬山爱好者或是登山前辈打听可以去的山。稍微做点功课后就驱车前去。

越是原始,越能瞧见平时见不到或是鲜少出现的动植生物。某些山无路,你必须带刀自己一刀一刀砍出路。一次,砍着砍着摔倒,刀锋向下直直砍向手指,至今刀疤仍然留在手指上,说的时候一派云淡风轻。最惊险是那会儿悬崖边一脚踩空,当下一把抓住手边有的东西,在旁人帮助下扶了上来。但也只是轻描淡写,脑子只是在那一刻空了一下,过后就忘记了。

海拔135米高的Bung Orad位于石隆门区,难度不高,陈克彦建议初次登山可以选择这里作为初体验。

人烟稀少的山多是在甘榜深山里头。有些要求他们付停车费,有些会希望他付向导费,一般他都会配合。这些收入很可能就是就是村民薪水来源,所以不会多加为难。他也希望其他登山者尽量配合这些甘榜人家,尤其入山前一定要跟人家打声招呼。甚至遇到热情的,你付他五令吉停车费,下山对方还送人一粒椰子,早已两相抵消。

登山者肆意破坏或是采摘甘榜人家的农作,导致他近期无法再登上Selabat这座山。村民不再允许外人踏入他们的地方。陈克彦感叹,这座山其实非常美丽,但是已无法再见。

在550米高的锡盖山登顶眺望。

【古晋最高和最远的山】

细数这些年所爬的山,他心目中最难登的山有二,位于三马丹的普尔(Pueh)和康易(Kanyi)山。其中Pueh属于最远的山,你必须先从这座山爬到另一座山才能抵达,来回需要走上20公里。而Kanyi则是他走过最高的山,海拔1560米。单是古晋到三马丹就需要两小时的车程,所以登这两座山,他多是凌晨4时开车,下山时间则是傍晚6时。

最难登顶的山有最美妙的风景吗?他也认同,越是稀少无人去的地方,就能瞧见越多平时看不见的动植物。儿子就在Pueh山亲眼目睹鹿的身影。有人在Kanyi见过熊,但他在爬的过程尚无缘亲睹。脸书专页封面是一家四口与犀鸟的合影。那亦是一次震撼人心的遇见。在甘榜文莪(Bengoh),一家人在山顶眺望美景,那也是他们第一批人登山,此前无外人进山探索。一群犀鸟飞过准备停歇,冷不防撞进他们的视野。犀鸟群看似错愕,慌乱离去。陈克彦趁势抓住良机,拍下这道难能可见的美景。

Bung Jagoi山海拔357米,属于中级强度。

与本地大名鼎鼎的莱佛士花相比,其远亲罗氏根花则鲜少被人提起和发现,一样是寄生植物,外貌相较前者隐晦,彷佛与枯枝叶混为一体的形貌是一种保护自己的方式,但利用自家温度比周围环境高的神秘能力吸引食物自动前来又是另一种超能力。陈克彦当时在本莪随意地走,遇见罗氏根花时,压根不晓得这是何方神圣。问起其他登山爱好者,才有人惊叹他竟然遇见了植物学家、环境保护者一众殷切渴望碰见的身影。

【爬山装备建议】

用风雨无阻的四年熬出驾轻就熟,这过程除去毅力,陈克彦也点出装备要诀。一般来说,他的爬山包裹约莫5至7公斤,近期开始提升摄影器材以及带上空拍机等,他笑,越背越重了。

伦乐国家公园加汀山海拔965米。

鼓励大家穿长袖长裤,避免树枝划伤或是林里生物掉落直接碰触肌肤。水要准备充足,他一家四口每个人都会准备1.5至2公升的水量,或是山水过滤器方便直接服用也减轻包裹重量。登山就别想着戒甜这件事,因为补充体力很重要。巧克力、100号、咖啡等都建议可以预备一些。咖啡促进新陈代谢,可以辅助加强登山体能。如果担心缺水,早前他是准备生理盐水,后来喜马拉雅盐糖一出,因为食用方便直接取代前者。登山者都有个不成文规定,下午两点前不到山顶,你就必须下山了。因为山林暗得快,有时候四五点视线就已经不大清楚,所以他都会自备最少一支手电筒。

山都望山810米高。

再来登山杖必不可少,支撑力量是第一。一般来说陈克彦都属上山快下山慢的走法,这是他保护膝盖的方式。下山的每一份力,尽量放在登山杖上,能少动用膝盖则少用,主要是保护软骨这个润滑剂。走山是日常,但是没有体力和好好保护膝盖,想要走得长远不容易。有些人就是因为膝盖问题从此无法登山,只能转向其他爱好。陈克彦偶尔还会上整骨中心矫正,确保无恙。

走向山水无可避免的水蛭问题,陈克彦自然也会碰见。他传授一个小秘籍,以滴露和自来水一比一混合,若是发现水蛭往它粘住的部位喷一喷滴露混合液体,小虫自然就会掉落。一般来说,人烟越是稀少,你被水蛭缠上的机会就越高。最高记录腿上爬了十来只这粘人小东西,他笑笑,早习以为常,偶尔甚至还可以等待登顶后才来解决它们。

三马当的Pueh山来回20公里,海拔1250米,是陈克彦至今走过最远的山。

【初学、中级以及强者可以登的山】

要推荐本地人爬山选项,他给出了适合初登者、中级偶尔爬山者、以及爱好熟练者几个不同建议。初次尝试,可以选择石隆门区的“Bung Orad”山。海拔135米,可以悠闲惬意登顶欣赏美景。中级能力者可以尝试一样在石隆门区的“Bung Jagoi”山,海拔357米,不过这里需要付入门票才能进入。确定自己可以进一步挑战后,可以尝试Serapi国家公园,这里都是泊油路,难度不高。山都望山4.5公里那一条山路,他个人认为精彩美丽,山顶360度无死角环绕绝美景色,推荐给登山强者。以上这些山路,都可以从谷歌搜寻找到。

无意撞见罗氏根花,询问之后才知道当时也有人在寻找这朵花儿芳踪不果,倒是他无心插柳见着了。

四年来陈克彦最大的改变,自然是体能方面。就拿人们最熟悉的锡盖山来说,从山下一路爬楼梯到教堂这一段路,过去陈克彦需要耗上一个小时,如今,他十分钟便直达教堂,完全不必休息。孩子的体能变棒毋庸置疑,因为心肺功能每星期锻炼一次,学校方面的运动技能皆非常出色。

游山玩水,欣赏山景瀑布美景是初衷,本来就喜欢各种运动的陈克彦,一开始对自己的体能非常有信心,倒栽葱之后不服输不放弃向前辈学习,靠勇气和毅力打出了漂亮完美的登山仗。

文:游晼婷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Check Also

上山下海,四处游走,平衡人间之活

去过的地方不多,也并非每个地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