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信手札 / 五月的雪(下)

五月的雪(下)

“这世界上到目前为止值得喝彩的,是随着伤害而来的浪潮中,仍有温暖的心意,不时的落在我手上。这让我知道,路再远都可以走下去。”
——甘耀明《冬将军来的夏天》

读到这句话的时候,那书房心里泛起一股酸和一阵暖。

《冬将军》故事中的女主黄莉桦在遭遇性侵后,前往警局投案。警方像是看多了这些事,早已变得麻木,没有特别体恤幸存者受伤的心情,对黄莉桦抱着那种“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更不是唯一一个受害者的”的态度,冷漠待之。负责为莉桦记录口供的女警员向莉桦表示,自己值班十多小时,非常饥饿,需要先泡个面来吃,并邀请莉桦一起吃。也许女警真的饿了,也许她是想在莉桦揭露伤口给人看之前,先给她一点暖。

等待面泡开的三分钟里,大家静静坐着,女警自言自语,“如果这世界上的任何战争、街头斗殴、抢劫杀人、家暴或自杀,要是大家先停下来,自己给自己三分钟中场休息时间,坐下来,看着注入热水的泡面慢慢膨胀……然后决定怎么样拼下半场,说不定,事情都改观了,什么都不会发生,如果真是这样发明泡面的人会得到诺贝尔和平奖。”她接着说:“三分钟,人生最棒的等待是三分钟,专注在呼吸,凝视泡面,静下来,所有的烦恼都可以抛却了。”
莉桦吃着面,似乎明白了女警的话。三分钟,给莉桦中场休息,给人生中场休息。这样有意无意的话语和行动,就可以在受伤的人的心里,带来一丝暖意。

事情发生的时候,祖母刚好出现在莉桦身边,生命进入倒数的祖母,带莉桦离家出走,和其他五位‘道友’过流浪的生活。就这样,莉桦开始接触到那些莫名其妙的人和事,看到了更多人情的冷暖,在自己受苦的这时候,也多了一份能体会别人的苦的能力,她以一种很痛的方式成长着。

一群遭受了许多不堪事情的人,靠在一起,成为彼此的依靠与安全感。当然,故事不是童话,祖母和祖母的朋友们不是只有给莉桦关心,更多的时候,她们给莉桦带来麻烦,有时候甚至评价莉桦,用暴力的字眼批评莉桦受害者的心情,在伤口上撒盐。好和不好,总是一起来到,然而,浪潮中,只要有一定点的暖落在她手上,她就能步履蹒跚地挺过去。

人生的一个意外一个脱轨,逼得她不得不停下脚步,正视自己生命与失去父亲的伤痛。听起来感觉像是,地壳不过是移动了那么几公分,却引起了在地面上的巨大海啸,把一切都掀开,把建造的美丽外表都推倒,让你看见满目疮痍。然后,你除了悲伤之外,只会不说一句话地,默默收拾残局。最后,你发现,美不美丽,并不重要。就像这本书的故事有没有结局并不重要。

《书里那句话》图/文:那书房

Check Also

两岁的功课

么儿正式踏入两岁首个叛逆不要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