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脚处 / 太鲁阁国家公园 石的路 水的路 人的路

太鲁阁国家公园 石的路 水的路 人的路

太魯閣國家公園的文宣上有這么一段文字:
二、三百年前 太魯閣的山野 到處是奔跑的鹿 部落的路 是逐鹿人追逐的路
近百年前 太魯閣的山野 遍佈日本殖民帝國的戮 部落的路 是戰爭、統治的路 也是攬勝與淘金的路
四十年前 太魯閣的山野 沿途可見築路人的碌 是前山悠然遇見後山的路也是觀光與產業開發的路

從部落獵徑到合歡越嶺古道,再到現在的中部東西橫貫公路,太魯閣國家公園是這樣一路路發展到今天,這是我想要徒步走它的原因。

我自大的以為只要意志堅定就能夠跨越中央山脈,從東走到西,但前兩天的暴雨增加了石頭崩落的危險,阻止我用雙腳‘感’路的狂想,只好老老實實做個遊客。從小錐麓、長春祠、燕子口、九曲洞、綠水、天祥到白楊,一站站的客運,一段段的行走,一程程的山水,這段路如今有了許多的安全建設,總叫我當它是景點多過文史的實體記載,還好,她的名字一直在提醒我,Taroko不只是一個觀光地,她是一顆捍衛族群的心、是四百萬年的地質變遷,是人們野心與宏願的開鑿。

●變形的大理岩

石山比木山更加內斂,更加沉默寡言,她的故事全刻在堅硬上,你得細細觸摸才能聽見。行走在九曲洞步道上,四方皆是人與天的格鬥,這樣的格鬥在其他步道上也有,但在九曲洞非常強烈明顯。這裡原是中橫公路舊道,在新隧道通車後,這段公路舊道改為步道,九曲洞并不是只有九個彎,而是有數不盡的回廊,這些都是當年開鑿中橫公路的人們一斧一錘鑿出來的。從露出原石的隧道與山壁上,我看出了當時修建公路原始的工法與痕跡,伸手觸摸就能感覺到岩石堅不可摧的強硬,無法想象從前的開路人是如何用手將她開出了洞,當時他們憑什麼來相信,自己能有本事能開出一條路?黃杰將軍為這路題了字:‘如腸之迴,如河之曲,人定勝天,開此其局’,這十六個字銘刻在岩壁上,更加顯露了人的自大與抱負。

九曲洞是太鲁阁峡谷最精华的路段之一,步道全长700公尺,步道中的回廊是开路人一斧一锤凿出来的。

然而,步道的另一邊是天造的峽谷,大理岩黑白相間,形成柔軟而流暢的線條,宛如山壁上的抽象畫,這是褶皺,是岩石在高溫與高壓的作用下變形的結果。當溪水切割岩石,這些隱藏在岩石中的褶皺就更清楚地被揭露出來了。板塊運動的力量,將地層深處柔軟的岩石推擠出褶皺,而地表堅硬的岩石承受不住擠壓而斷裂、錯動,形成斷層。峽谷上上下下充滿這樣的褶皺和斷層,這是大自然雕刻形塑出的道路。

断层是地壳运动挤压造成岩石断裂错动的地形。
庞然大山中的人看起来犹如一粒米,却想和天争地盘。
地壳抬升,溪水下切,造就美丽的峡谷和褶皱。
大自然的雕塑品。

我說‘人與天的格鬥’,這話不盡然全對,也不盡然沒有道理,它有兩個意思,其一是,人和天在較量,看誰開路的本事大。其二是,天阻路,人開路,看誰才是能力者,沒有路,人開路,開了路之後,地殼的活動,還有日曬雨淋和風化,會阻斷人的路,然後人再修建,天又再阻斷,這樣來回重複到今天,沒有勝負。前天客運司機說,每天都有石頭崩落,這條路如此危險,不明白為什麼人非要去不可,他提心吊膽開著客運,希望一路平安。我看著‘人定勝天’的字,不僅自問,真的嗎?當我站在步道一角,遠觀龐然大山中的人們,他們看起來猶如一粒米那麼小,卻想和天爭地盤,我敬畏這樣的意志,但也畏懼這樣的野心。太魯閣受著地殼運動的壓力,也受著人類改造工程的壓力,如此下去,她會如何?

两岸紧峙的山壁与立雾溪。
人的路,水的路。

且暫時撇開這些掃興的想法,單純地感受這個地方吧!步道緊倚著高山深壑,處處山洞,步步斷崖,洞上奇岩峭立,下為深谷急流,我走兩步停三步,向下俯瞰急湍的立霧溪水,石頭是沉默的,但潺潺流水喧囂著它強大的侵蝕力,前幾天的暴風雨,逕流形成“時雨瀑”,自峽谷轟然落下,成為立霧溪的一體,畫面中加上兩岸緊峙的山壁,那鬼斧神工與險峻的地勢令人不禁讚嘆大自然的力量。

●危险断崖瀑布

离开九曲洞我继续乘客运往天祥去,天祥是太鲁阁最热闹的地方,因为休息站、厕所和饮食馆都在客运站附近。我买了根冰淇淋就往白杨步道慢慢走去。白杨步道原本是为水力发电计画而开辟的施工道路,名为‘白杨路’,水力发电计画终止后,道路变成了观光步。这条沿着塔次基里溪修筑的道路通往昔日合欢越岭道上的‘古白杨’,‘古白杨’在原住民语其实是‘准备出击之地’的意思,但人们误以为‘古白杨’是旧白杨的意思,因此在中横公路上就起了个‘新白杨’的地名,然后又把‘白杨’之名加在这条路上,成就了现在的白杨步道。

白杨步道为自然原野区域,步道两侧丰富的动植物及地理景观都值得细细体验。

我青睐这步道,比起九曲洞它更亲近大自然,处处有树木、溪流和动物,没有九曲洞那股要和天地比拼的感觉,她的姿态更为柔软。这步道中有七个石洞隧道,我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面中,总在期待洞口外面的精彩,人说别有洞天,每当我走到隧道的尽头,心里都有这种感觉,隧道外的风景,一次次给我惊喜。

聆听急流震耳的水声,不难感受到强大的侵蚀力。

白杨步道倚着瓦黑尔溪和塔次基里溪蜿蜒曲折前行,一侧是深谷,另一侧有时是陡峻的山壁,有时是平缓的山坡。九曲洞步道由于地处山壁峡谷间,那里予我的感觉像是在一个大型室内活动场,有点封闭,而走在白杨步道上,我立刻体感了开阔的意思,能看见连绵的绿色山峦,真是太好了,就连株硬骨头九芎的绿叶也在顿时成了我的救赎,振翅的蝴蝶带着生气点缀了这一路。

大崩壁。

越是接近上游,流水声越大,不是潺潺,而是淙淙,很有劲的。塔次基里溪边沿岸尽是大岩石,看来是从山壁崩落到谷底,听那水有力的水声,我不怀疑有一天这些石头会破裂粉碎。大崩壁步道边的告示牌一直提醒旅人,勿在此逗留,我和其他人一样,不是很听话,一直慢慢欣赏着流水和崩壁,直到走过之后,回头一看才发现,巨大崩壁就在人的头上,确实不宜久留,若太自负的话,不仅自身会陷入危险,也会让别人不安,难怪人出声劝阻。

达欧拉斯瀑布。

达欧拉斯瀑布(白杨瀑布)是白杨步道的一大吸引点,达欧拉斯在太鲁阁语中是‘断崖’之意,顾名思意,这道白帘悬挂在400公尺的崖壁上,飞流直下一泻千里,从天而降到人间,看它雄伟壮观气势磅礡,即使听不见也能感受到它震耳的咆哮。白帘分成上、下两层,上下层瀑布间有一瀑潭,瀑潭缺口紧接着下层瀑布,落差近200公尺,我从远处凝视这样的落差,感觉到水的旅行,我思忖,这水将会流入立雾溪,我和它,哪个会先到达溪口?

从桥上向下看着湍急的水流,更有壮阔的感觉。

说到帘,这步道的尽头还真有个水帘洞,里头没有孙悟空但有水帘从洞倾泻,我没进去,因为不想洗澡,也不想使用一次性雨衣。另外,比起水帘我更想要回到先前走过的大桥上,看三栈溪和塔次基里溪的交集,湍急的水流,更有壮阔的感觉,海军蓝、琉璃蓝、孔雀蓝和青蓝在深潭中结交,看着它我心澎湃畅快,我仿佛也被水冲洗了一番,去除了杂质与污垢。难怪大家反对水力发电计划,让水自然流着,它疗愈力更胜于电冰箱和冷气机。

后来……

我原路返回,在中横公路上,在合流露营区下车,徒步走到慈母桥,跟着立雾溪往低处前进,这中间有一大湾流,白色大理岩就在左右两岸‘夹攻’溪流,岩石坚硬不动,但流水线条使它看起来有水的柔软,水是流动的,而这份流动使它拥有如岩石般的坚硬,这大概就是刚中带柔,柔中带刚的写照,岩石和水流是多么巧妙的旅伴。

中横公路上的大湾流与大理岩放大图。

结语

从太平山到太鲁阁,我一直从容慢走,一路上好多人超越我,从我后面走到我前面,有些人脚步很急,一转眼就不见踪影,我想他们是在赶路,或许对他们来说,我太慢吞,但我那时我很确定,我想要感觉我的路。虽然,有些景点来不及逛完,但没关系。

太。太。感路(完结篇)

报道、摄影/戴舒婷

Check Also

上山下海,四处游走,平衡人间之活

去过的地方不多,也并非每个地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