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信手札 / 成功一半的四百次咖啡

成功一半的四百次咖啡

办公室里放了一罐咖啡粉,近来早餐多以黑咖啡作伴,先前在超市瞧见一包即期咖啡粉,想说反正需求量大,又那么便宜,不妨买来一试。

一心认定自己数日就能解决的咖啡粉,恰恰这些天都刚好有事没能喝上。眼见逾期步伐越迈越近,心急欲解决,但也知道不可一次加过大剂量,毕竟早有贪咖啡香结果夜半四时方入眠的先例。

瞅着瞅着寻思还有四百次咖啡这个选项,家中也有鲜奶,至少身边喝咖啡的人都不抗拒,打包回家泡个几杯分享总可以了吧。带回家后被其他事情耽搁,原先如意算盘是带去姑姑家泡给大家喝,最后把它忘个一干二净。

隔日早上不知为何,四百次咖啡香窜进脑袋,那股冲动又上来,便把咖啡、白糖、牛奶准备好,打算往公司大展拳脚。嫌麻烦不用汤匙随意倒了热水,暗忖“该糟”,水量加得太多,一边搅拌一边往茶水间走去,那搅拌的声音响彻方寸间,心底开始忸怩,随着时间过去,虽然比初始状态浓一些,除去一些泡沫,怎么搅拌也不见浓稠,加上那可耻的搅拌声(?),总觉得会干扰别人,最后放弃以这种略带泡沫的形式倒入鲜奶。成品半苦半甜,习惯了酸苦味,突然搞了个四不像,实在难以下咽,又倒了点热水减低一点甜腻,晾在那半天不愿解决。

初尝第一口时涌上来的感觉是“倒也没有那么坏”,萌生“还是成功一半”的小惊喜。后来越喝越不行,复倒入热水,感觉“还可以”又继续,这么拉拉扯扯下喝了一半(咳)。

“成功一半”和“失败”两个词语在脑中转了一轮,发现两种的能量不一样。当自己说成功一半的时候,内心是半喜悦的,对着成品感叹失败时,负面感就涌了上来。只是觉得,觉察这种东西,慢慢练习还是挺管用的,任由念头来去自如,不必评价,水高水低过去了无痕。

《写生˙写活》文/图:伪蓝

Check Also

就地过年

说到农历新年就想到团聚二字,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