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信手札 / 水象姐与火象弟

水象姐与火象弟

最近越发能体会男孩女孩教养上的差别。

又也许是火象爆冲(幼子)与水象温柔(长女)有别,两人渲泄情绪的方式更是天差地别。

这阵子两岁幼子图谋挑起掌权大梁,一切由我说了算,不依老子就杖罚(拳头出击)伺候,地方妈妈把人架走时,能感觉小男子绷紧用尽全身力气拒绝你的蛮力,少那么一点力道就要挣脱飞出去。每次与他周旋,面对高分贝怒吼以及拳打脚踢如若是姐姐还能追着打的泼猴,都得耗尽元神,经历杀敌一百自损一千的瘫累。一方面忍受无穷无尽的噪音穿耳,同时还得调整语气不得与他轧起来,必须比平时稍微严肃,但又不能怒骂,因为语调一高,与他硬碰硬的话,暴怒小人什么都听不进,一概无视你让他道歉、停止当下逾矩动作的指令,最后只有老娘阵亡,先由他把不快倾情倒泄。

小男子固然脾气暴躁,但只要你让他把怒气发出来,就那么几分钟(亲身经历如万年)过后,他舒坦了,后面也不会再强要强取,懂得妥协。

在他抒发情绪的这个过程,如果无人打扰(大人怒吼试图让他安静,长辈妥协让他得逞),其实过去了就什么痕迹都不留。他知道这些东西不可以做,几次或十几次后(是的,长城也不是一夜完成,当然要哭个几次十几次,试够够力才知道好吧我真的不可以这么做,不能忍受的人切记远离是非之地),表达的力道也会减弱些许(远目)。

回想长女两岁时期,到底有没有不要不要叛逆期,地方妈妈彷佛七秒记忆的金鱼,翻回相册只能忆起小女孩可爱娇俏模样,貌似除了伶牙俐齿之外,并没有打人、暴怒、老娘是你老板给我跪下舔脚(好吧这个吾儿也没有)这种左右人的行为。瞧回些许录影片段,小妞至多语气些微不爽,或是伤心哭泣,从来不曾暴怒暴打如家弟。

可能也是上天安排,先得女才有男,若是小弟弟成哥在先,或许地方妈妈生二胎的心一开始就会毫不留情斩断吧。(才没有)

《写生˙写活》文/图:伪蓝

Check Also

对汽车痴迷的小弟弟

话说,孩子喜欢什么爱玩什么,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