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讯视界 / 许斗达:从认识到欣赏 走入博物馆 走进美学

许斗达:从认识到欣赏 走入博物馆 走进美学

所谓文创,就是字面上的文化创意,马来西亚近年来涌现不少文创产品,整个产业正在慢慢步上轨道。把文化和创意整合在一块推出产品,要发扬光大自然需要更多人懂得它的美。要接近要认识,首先你必须提起兴致。文创固然是一种需要被挖掘的美丽,但是要靠近,其实也需要门路。许斗达博士就是那一位,用本土人比较容易接受的方式,积极把大家往美学拉拢得更近一点。

许斗达博士认为,推广博物馆首先必须搞清楚一件事,博物馆究竟该给国人还是游客看?

许斗达博士是吉隆坡人,九月中旬来古晋办了场分享会,讲述如何在旅行中发现美。毕业于南京大学中文系、南京艺术学院美术史论硕士及西方美学与文化研究专业博士。前身是东方人文艺术馆馆长,目前致力于开发各种文化导览活动,今年和敦煌研究院合作,所办的三场敦煌导览都以满团作为扎实的导览功底展示。

既是博物馆工作者,所以对博物馆有非常深厚的认知,自己正在进行的全马美学环岛计划,其实就是美学教育的一种。“所谓美学实际上就是感性学或感官学,生活里面有太多逻辑计算,我们已经有很好的高楼大厦、硬体设备,可是生活还是跟几十年前一样没有变化。美学环岛计划就是有关大家怎么样可以在生活里面过得更好。怎么样让自己的生活质量提高?不一定是要高消费,但是至少要认识我们在使用的东西。怎么样可以过得更加精致更加专注,不会被宣传一下就买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但是买了永远没有用。”

◎博物馆该给国人还是游客看?

走遍世界各地的博物馆,许斗达看回本土,认为马来西亚博物馆系统比较多问题。而关于古晋这个即将竣工东南亚第二大的博物馆,明白确实耗了很多力气和心血,但还要再观望。尤其是里头要使用的功能,有些工程质量不好,用了两年就等于用了十年一样。博物馆的经营需要大笔资金,他见过其他博物馆单单在第一年投入大笔资金,第二年就开始缩减预算。“博物馆是不能这样经营的,你一减就很容易出状况,只要一个环节出状况,其他环节全部都会受影响,所以真的要观望”。

关于博物馆是不是“一辈子走一次”和“仅限游客”这个问题,许斗达以法国为例,他们曾经做过一个很有趣的研究,调查罗浮宫参观者中多少是法国人,后来发现八九成都是游客。政府就要求博物馆改变,“你们是纳税人付钱经营,所以你有责任让法国人进来。”罗浮宫就做了移动博物馆,把货车搞得像马戏团一样,到南部去办一个大型展览让当地人有机会看到博物馆。

经营博物馆需要有钱。

◎从修复保存到文化导览

许斗达觉得非常有趣,心底明白博物馆给国人看固然正确,但这个工作挑战艰钜。因为目前马来西亚大部分博物馆都是做给游客,而且修复保存需要大量金钱,我们还很缺乏这类人手。博物馆里面有很多不同的部门,内部维修非常重要,先把文物保护好才来推广,所以上一个十年,许斗达努力推修复保存工作,办修复展览介绍修复人才,现在已有一定成果。目前吉隆坡已经有一个修复工作室专门修复艺术品,所以这两年开始转向做导览的工作,带大家认识博物馆。

进行导览时也发现,国外很多导览不适用于国人身上。“很多导览机器虽然有中文,但因为他是依照一定的教育水平所写的资料跟翻译,很多时候我们还没有这么高的文化水平,接收资讯的时候,因为是知识性的东西,有时候没办法真正获得感动。”所以就会造成“博物馆好无聊”的局面。“我在做的工作就有点像是用回马来西亚人适合的方式,讲你们可以听得懂的故事,让他们重新认识这些东西。”

第二个十年进行的东西,有什么回馈?“这可能是我认识马来西亚的一个方式吧,经由跟不同人讲博物馆,他们的问题、疑惑、想要知道的东西,都让我重新认识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我们一直觉得跑活动或是借由旅游就算认识这块土地,有时候真的是认识当地生活的人,然后经由不断沟通了解他们真正的想法。”

怎样参观博物馆?其实有好几个方法可以认识,有人带当然是最好。“没有人的话博物馆里面有导览系统,可以先到柜台询问今天有没有导览活动,标准博物馆一天里面可能有两三场,大型如大英博物馆,不同的区一天可能有七八场。没有导览活动的话可能会有导览机器可以租借,齐全点的有中文,你就跟着地图走,再差一点的或许有所谓的精选作品,可以观看博物馆手册,一般来说最好在之前做点功课,不然你根本不知道你要看什么。”

◎博物馆总结了过往生活

回归一个重点,为什么我们要去参观博物馆,针对这一点许斗达表示,“你当然可以不去,只是博物馆不无聊嘛。”博物馆把人类生活过的这些经验、用的器物总结下来,不一定是淘汰,只是说科技越来越进步,所以原始生活总结下来的物品等等全都摆在博物馆里面。“所以如果你对生活没有向往,对人类历史没有任何想法,你大概也不会去吧。”

他觉得,马来西亚独立到现在为止,旅游都好像一直以打卡、参加旅行社为主,而且多以自然风光为主。是不是已经到另外一个阶段,可以稍微去认识不同世界的另外一边,不同的人不同的生活方式?经由这些认识,回来面对我们生活了五六十年的异族同胞时,是不是可以有更多包容?我们之前好像有过非常亲密的阶段,可是现在好像因为各种政治种族问题,又开始紧张起来。所以去认识更多不同生活方式,你才知道原来我生活的这个方式不是真理, 它只是总结出来的一个生活经验,然后跟别人相处的时候可以怎样跟大家处得更舒服,这是最重要的,不一定要讲到文化深厚到什么地方,如果人跟人之间的相处跟交流,可以更加简单跟舒服就够了。”

“还有,人类生活总结的经验可以让我们的生活过得更加简单和丰富,因为这些经验都可以帮助我们去认识这个世界,很多时候我们提出来、想出来的东西,国外走一趟回来才发现人家已经想过做过,而且可能想得比你更好。他也许做得不好,那你没必要重蹈覆辙,经由别人的经验修改得更好一些。文化历史和科技历史不一样,科技是以否定作为美学,不断否定旧的东西提出新的东西,可是人类的文化历史是累积的,一代一代累积下来的东西,使我们在往前走的时候更加丰富。”

关于他选择走进博物馆的原因,“当然是因为我对那个地方生活的人感兴趣,而博物馆是总结当时当地人衣食住行所有的经验在里头。 如果真的要了解他们的话,除了走在街头、店里吃东西、他们聚集的地方之外,另外一个更重要的管道就是博物馆。街头你可以知道当下,博物馆你可以知道过去到现在,他们是怎么活过来的,所以你就可以承接宇宙,时间跟空间两个都可以兼顾,对当地的认识会更全面。

◎经营博物馆花费巨大

走遍世界各地的博物馆,许斗达认为,没有比较全面的博物馆,只有“有没有钱”的博物馆(笑)。经营博物馆耗费巨资,“很多人以为出一次钱就能解决,不不,博物馆每年的开销不会比你第一次出的钱少。因为维护文物需要钱,收藏东西的空间需要恒温恒湿,需要系统维护,每一盏打在艺术品的灯必须没有紫外线没有热能,才不会使作品受伤。一个没有紫外线的灯泡要价八九百到两千令吉之间,而且国外定制需几个月时间。每一个文件必须用无酸纸夹,而无酸纸有寿命期限,根据我们的潮湿度,可能几个月要用一张,不是买一次就可以解决。再来,邀请专家学者的费用,硬体软体都是钱。所以做博物馆真的要想清楚,不然经营不善文物要丢去哪里,囤积的文物坏掉的话,你是在保护历史文物吗?”

◎博物馆宣传要里外配合

每个地方的博物馆都有它的特色,系统新旧有别。许斗达以科技、收藏和历史为区分,推荐了三间给大家。“玩科技玩得比较精彩,更多互动的美术馆或博物馆,东京的“teamLab”非常好玩,用了很多科技梦幻的方式。“传统博物馆、收藏丰富的这类,有眼光独到的“大英博物馆”,里头都是好东西,收藏丰富到今天的文明史大部分是用他的资料、他们讲的东西来撰写。”如若以历史来分类,“罗浮宫蛮不错,从文艺复兴到浪漫主义的东西都可以看见。很多政治事件都有画下来,经由这些艺术作品认识那个时代,他们生活过的状况或是发生过的事情。”

至于怎么做才能让更多国人进去博物馆?首先,许斗达认为,要做很多的宣传。“尽量让大家认识什么是博物馆,逛博物馆有什么新玩意、可以得到什么新的东西。博物馆很好大家一定要来,但我不懂得欣赏,所以还要欣赏和引导的工作,不然的话有多好的收藏都没有用, 要有里外配合的宣传工作。”

关于古晋的旅游文化导览,许斗达认为还有很多推广空间。

古晋印象

这次来古晋,除了烟雨蒙蒙的第一印象,大致上古晋给许斗达很多有趣印象。“有一条街像麻坡的街道、一条像新山一条像怡保,不同时代的建筑有不同的味道。在发展过程里面也许因为地大人少,所以不需要用拆的方式,就保留了不同年代的建筑烙印,可以在一条街里面同时看到几个年代建筑物,这个是蛮有趣的一个经验。再来,古晋的点都很集中,比如博物馆,做旅游文化导览工作的话应该相当有趣,而且还有很多不同的少数民族生活,这一块都没有发展起来。还有很多工作可以做,比如少数民族的历史整理、华人在这里生活如何过渡,这种资料蛮有趣可是都没有,还可以做的东西还很多,很多生活经验都可以跟大家分享。”

报导/摄影:游晼婷
部分图片摘自网络

Check Also

家具狂想曲

你见过这么疯狂的家具吗? 生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