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脚处 / 跷家到百岁山 Dorod Orad

跷家到百岁山 Dorod Orad

1837年5月1日,实克朗(Skrang)的伊班人入侵位于布拉达(Bratak)和加科伊区(Bung Jagoi)的比达友族部落,杀死超过两千名当地男子,以及俘虏了一千名女子。当时,屠杀中的幸存者,在名族领袖Kurow指挥官的带领下潜逃到一座不显眼的丘陵,后来在那里落脚定居,重建新家园,那座不显眼的丘陵就是Dorod Orad。

根据资料,Dorod Orad中的Dorod是山的意思,Orad则是指该地年过百岁,因此我私下称它为百岁山,虽然这山不只百岁,而这村也已接近两百岁了。即便现在条条大路通石隆门,柏油路也直铺到百岁山山下,然而这座小山依旧如183年前一样隐蔽不显眼,当伙伴宣布我们已到达,我难以置信的地指着眼前那座小山问:“她是Gunung?”没错,山下的标示板证实了她的“身份”。

环山步道零难度

小小的百岁山只有海拔250米高,据村民说攻顶只需大约半小时时间,除了爬梯外,没什么很大的挑战,很适合初级登山者来做暖身练习。由于伙伴们对攻顶没兴趣,于是我们选择了2.3公里的环山路线,绕小山走一圈。离开停车场后顺着柏油路去,不到五分钟的脚程便达到右手边的森林步道入口,进入步道后,两旁的植物相渐渐从次生林的拓荒植物,变成低地山区的棕榈植物、姜科植物,还有亲水的天南星科和竹,间中也有一些较高大树木为我们遮荫。

离开停车场后,顺着柏油路就可以走到步道入口处。

这一年,因为行管令,也因为防疫的缘故,大伙很久没有到山里亲近大自然,因此,进入步道没多久后,我和伙伴就因为野树和其他野生灌木的出现,而有了“放监”和“回归”的感觉。虽然正午时分,头顶上那太阳猛烈,但我们依旧踩着慢步调,走一步停两步,也许,就在那时候大家都各自在心里决定了,这一天只是散散步就好,纯粹地感受在森林里行走的感觉,格外珍惜在绿境中的每一分每一秒,不想太快把2.3公里走完。

榕树伫立在石壁顶端边缘,无论环境如何陡峭险恶,它照样攀附布满岩块。

百岁山的环山步道可说是我所走过最好走最轻松的一条步道,平坦的小径两旁是低矮的草本植物和灌木,高大树木并不密集,树木也不算很粗壮,步道上有没密布的树根,而且部分路段铺上了小石子,因此非常很好走,也适合骑越野单车,虽然偶尔要上坡下坡,但难度并不高。

步道旁径有一面长满苔藓的潮湿石壁,走前一看,发现了正开花的野生秋海棠。

收集山林小美丽

看得出过去开道时这里的森林被开发过,因此林下层植物不高大,与一般国家公园的森林比较起来,这山林看起来较为空旷。在未受过干扰的热带雨林里,我们常常很难看见树冠,但是在这里稍微高大一点的树木在没有旁边树木的掩护下,从树根、树干到树冠都让人看个精光。也因此,我们能看到一些在国家森林里看不到、拍不到的景像。

崖姜蕨将大树重重包围,看起来很壮观。

总是一抬头,就看见几棵大树上,长着如孔雀开屏的鸟巢蕨,这枝干一窝,那树干一堆,多而繁盛,让我们不禁小声哇哇叫起来。除此之外,搭着树干的顺风车爬上树冠的攀爬植物,还有悬挂在空中的爬藤,也一起来构成一幅充满生气和野味的画,真让我们感受到那久违的荒野,向往的大自然气息,即便只是那么一小块,也够我们欣赏一阵子。

鸟巢蕨、攀爬植物,还有悬挂在空中的爬藤,构成一幅充满生气和野味的画。
数数看,这树干上一共有几种攀爬植物?

砂拉越热带雨林的物种那么多,特有种也一摞摞,平时在国家公园里大家都把目光集中在那些明星物种或罕见物种上,对于一般的花草树木不多留意,然而,那天即使对着我们很熟悉的蕨类和蝴蝶,我们也能够逗留个几分钟,好好地和这些好久不见的“老友”们照个面打个招呼。途中伙伴吐出这么一句话:“其实这样的森林也好,走走看看也不错,还是有一些东西看”,虽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大景,但小家碧玉的步道,感觉就像饭后散步,解解闷,心舒坦。

环山散步,一路用眼睛收集小美丽。

虽然这里的奇花异草和物种不如国家公园那么丰富,但是还是有一些少见景象,比如:网球一般大小的干生无花果、开花的野生秋海棠、爬藤植物、竹笋等等。

河岸冲积林一景。

便饭里有人情味

不过2.3公里的步道我们竟然也走了一个半小时。这一天的踏青,其实我们并没有任何的计划,大家睡醒后用手机敲了敲伙伴,问一问去不去?说走就立刻起身,吃个简便早餐就丢下家务跷家去。所以,完成环山步道后,大家肚子都早已饿扁,更加无心上山顶。还好,这一天比达友村民在为国庆日活动做准备,他们准备很多饭菜糕点作午餐和茶点,这天山里除了我和伙伴,没其他访客,所以村民很热情地邀请我们一起吃。虽然彼此不认识,我们也没付餐费,就这样拿起第伦桃叶作餐盘,不客气地吃起来。

充满绿意的小天地。

餐后到村子里走走,这会儿就真的是散步了,几个怪怪的女生跑进人家的家门前的小巷里,对着友族的房子、果树“指指点点”。我站在坡道上观望百岁山和山下的家家户户,看着屋外晾着的衣物,心里感受到一种“安居乐业”的气氛。我想起183年前村民的祖先逃难来到小山,当时他们期望的是一份平安与和平的生活。如今Kurow指挥官长眠在百岁山顶,日日俯瞰这百岁村,他是否觉得欣慰?

报道、摄影:戴舒婷

Check Also

老山新爬 山都望山

一个暖风习习的平日早晨,暂时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