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信手札 / TeaFM DJ / 过个属于自己的新年

过个属于自己的新年

过年的意义随着年龄的改变,有所不同。

小时候过年特别兴奋,农历新年好像是一种仪式,是一种精神寄托。五年级的我,可以一个人担负起全家的粉刷翻新工作,很努力的打扫房子,深怕新年不清洗干净,来年就不会幸福。新年前,就会吵着妈妈带我们去逛街买蓬蓬裙,还要妈妈缝制新的睡衣给我们穿,姐妹们一起穿着同款阳春缝制睡衣,也特别开心。

中学时期的新年,可以跟同学和朋友一家一家去拜年,没有交通工具就搭乘公共巴士,没有手机即时联络,但是没有人迟到。那个时期团圆饭也非常兴奋,把自己吃得很撑过后,还在家里后院搭起架子BBQ。那个时候吃团圆饭,阿公阿婆还健在,几个家庭聚在一起吃饭非常热闹,重点是我不需要洗盘碗,因为婶婶姑姑们会负责。吃饱的我们,就跟着叔叔还有兄弟姐妹一起到电影院支持成龙的贺岁片,那时候的新年就是一个嘉年华。

工作后的新年,变得比较富足。团圆饭可以上馆子,不然就是外带预订,碰上在异乡的兄弟姐妹不能及时回家,团圆饭可能没有全员到齐就开饭了。我们家不计较团圆饭桌上的人数,只要大家可以平安回家就好。记得有一年,身在吉隆坡的我,因为要赶工,年三十晚上才乘搭飞机回家,还差点错过了班机。回到家,有妈妈和姐姐为我弄热的鱼鳔汤,喝完了就赶在12点之前自己染头发,虽然一切很匆忙,但是在家过年的感觉就是比较踏实。

一生当中有两次没有跟家人一起过年。第一次是18岁去台湾念书的时候,想要寒假打工,节省机票钱,所以就跟几个朋友一起呆在台湾,年三十晚上想找个餐厅吃饭都没有。正当我们难过得想回宿舍煮面的时候,一家涮涮锅店老板欢迎我们进去消费,夫妻俩说反正还有客人,他们俩也在一起过,招待我们也无所谓。对于老板老板娘的热心,我依旧记得。

第二次是我刚刚搬到吉隆坡,因为工作的缘故,就暂且不回家过年。年三十晚上到了老板娘家过年,有她的小孩陪我玩,虽然空虚了些,但一点也不寂寞。小朋友热情徒手“捏”橙汁招待我的一幕,至今都觉得好好玩。

或许我们应该感恩,农历新年给我们很多美好的回忆。今年,你最开心的一件事是什么呢?我早就不再期待红包,只希望见到想见到的人就好。

《伶听世界》Amelyn(Tea FM 节目总监)
FB粉丝专页:www.facebook.com/amelynbongbong/

Check Also

我很假? 不,你才假!

最近在节目中和听众分享了一首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