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訊視界 / 《鯨魚的天空》

《鯨魚的天空》

星兒走進熒幕

帶你看世界

閃耀的星兒(上)

自閉症孩童,又被稱為 “星星的孩子”。有人說,他們狀似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所以生而孤獨;還有一種說法,自閉症的孩子是幸福的,他們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樣活在自己的世界裡。

經歷長期的陪伴和康復,他們也許能正常地融入普通生活,但這背後需要整個家庭付出大量的耐心和努力。事實上,除了家有自閉症孩童的父母之外,社會人士一般沒有真正認識自閉症孩童。

曾讀過一篇文章,由一位自閉症孩童的家長所寫:當我發現我的孩子與別的孩子不一樣時,我要做的,不是跪下,而是躺下,躺下來是要為他架座橋,讓我的孩子從我的身上走到另一端……

看到這樣的文字,我們都能理解自閉症孩童家長內心的艱難。也正因如此,社會越來越關注自閉症患者,並呼籲大家關愛身邊的自閉症患者。從網海上搜索也可發現不少有關自閉症孩童的電影,如今砂拉越也有一部由真人真事改編,以自閉症孩童出發的本土電影,值得一提的是,電影是由一名自閉症中學生領銜主演,還有數位特殊兒藉着鏡頭展現才能,透過鏡頭幫助我們進一步了解這些來自星星的孩子。

自閉症孩童主演

這部電影為《鯨魚的天空》,導演鍾坵霏(Aaron Chung)和製作人凌都娜(Dora Aling)受訪時表示,這部影片將在砂拉越電視台TVS播放。電影故事由真人真事改編,由自閉症孩童李啟源飾演片中的劉啟源,從小確診自閉症,媽媽的付出斷定孩子長大後的成功。

導演鍾坵霏說,在現實生活中,李啟源的母親林美玉面對孩子患有自閉症,毅然從中國把他帶回來古晉生活,其中有一半的電影情節是關於啟源和母親的經歷,再參雜故事改編而成。電影既有親子間的感動扶持,又有朋友之間互相治癒的呆萌搞笑,賺翻觀眾的歡笑與眼淚。

操刀電影 踏出第一步

從2020年開始籌備,原本去年6月開始拍攝,礙於疫情延至去年9月才開拍,前後共花了9天時間完成拍攝。

導演透露,過去一直抱持夢想,想執導電影,因為之前就有拍MV的經驗,所以想跨足操刀電影,如今可說是踏出第一步。

特教班老師掌鏡

卸下導演身份,原來鍾坵霏是古晉民達華政府小學特教班的主任,已有11年資歷;製作人凌都娜則是特教班的老師,有7年特教經驗。倆人平日工作就和特殊兒圍繞一塊,自然對這個群體更為了解和熟悉。

他們是平凡又特殊的老師,引領星兒的道路上坦言有時很難,有時欣慰,要走進“星星”們的世界,老師們都需極大的愛心、耐心和決心。而我們都相信,只有那些有正確方法、有耐心愛心、有創造力和經過培訓的老師才能和弱勢孩子一起。

除了真人真事改編,電影也添加虛構人物,再集合特教班執教時所遇問題,還有所見的社會現象融合拍成一部電影。

“這些年來,我們發現一些特殊兒家庭破裂,父母無法為了孩子堅持下去,雙方出現推卸責任,拋棄孩子等社會問題,這是令人痛心的。”

所以對於啟源母親,這一路走來的堅持信念,他非常尊重她,而啟源從孩童至青少年階段也取得很大成長與進步,這無疑是媽媽在身後傾盡所有。導演也感謝啟源母親找了朋友扛下寫劇本這個不簡單任務。

想傳達的訊息

透過這部電影,導演希望傳達的訊息除了讓社會人士看到特殊兒在生活上能夠自理,也有屬於自己的舞台,透過真實案例的電影去了解特殊兒群體,也藉以鼓勵送暖給特殊兒家庭。

質疑特殊兒可行?

說到特殊兒擔任演員,當初有人質疑選用自閉兒上陣是否可行?但開拍後發現啟源不僅遵從指示,演技自然,NG片段不多,甚至能一字不漏的說台詞,令在旁的工作人員都表驚訝。

還有特教班學生也被安排入鏡,其中有唐氏兒寶寶,起初也會擔心他們無法聽從指示完成任務,但預料不及的是,他們表現太棒了,在鏡頭前演技自然。

“要安排唐氏兒演受驚的表情會有難度,所以製作組在沒有排練下讓他們露出開心快樂神情,我們都取第一次鏡頭,因為自然不做作。”

老師知道不容易

看自己的學生在鏡頭前泰然自若表演,鍾坵霏和凌都娜在旁默默流淚,因為兩人都知道他們要做到某些動作或表情,一點都不容易,且劇情里的故事和平日在特教班裡所看到的,所經歷的有共鳴,特別容易動容。

注重演技自然

說到演員部分,導演遴選演員首要條件是演技必須自然不生硬,女主角劉真如飾演啟源的母親,她在這部戲獻出自己的處女作,雖從不曾拍戲,但導演對她的表現感驚喜。

“拍攝前和演員一直有溝通,女主角在鋪陳情緒後拍攝,演技自然有張力,當下我心裡暗襯幸好找對人,而電影主題曲也由她所演唱。”

他說,讓一般孩童飾演自閉兒不是簡單的事,經過篩選,最終由池泓恩小弟弟飾演啟源的童年角色,並與池峈 父子同台。基於考量到劇情不輕鬆,所以安排演員蔡良保撒笑料帶熱氣氛。

劇里啟源和蔡良保飾演剛認識的一對朋友,兩人語言不通,卻有默契無所不談,這也帶出一個訊息,在自閉症世界裡,兩個不同的人即便不明白彼此的語言,也無法良好傳達,只要堅持努力磨合也能走進彼此的世界。劇中蔡良保所飾演的Timo也因啟源而逐漸打開心門,不再封閉自己。



《鯨魚的天空》導演鍾坵霏(左二)、製作人凌都娜(右二)和一眾演員合照。
鍾坵霏過去一直夢想有機會操刀電影,如今成功踏出第一步。
《鯨魚的天空》電影幫助我們透過鏡頭進一步了解特殊兒。
看特教班學生在鏡頭前演戲,鍾坵霏和凌都娜都知道他們要做到某些動作或表情,一點都不容易。
導演對飾演自閉症患兒的小演員表現相當滿意。
鍾坵霏喜歡拍攝,恰好可以培養特教班學生在鏡頭前展現自己。
卸下導演和製作人身份,原來鍾坵霏和凌都娜是特教班老師,平日工作就和特殊兒圍繞一塊。

疫情下挑戰

疫情下拍攝,場地受限,且須遵守標準作業程序,幸好劇情圍繞在家庭,因此場地多選擇在民宿家裡、餐廳、公園,也靠團隊自行設立一些場景如月子中心拍攝。

回想拍攝那段日子,鍾坵霏和凌都娜說一天平均只睡3至4個小時,有時還從凌晨4時開始忙碌至深夜12時,不過作品出爐後,一切都值得。

他們倆都希望透過這部電影,特殊兒找到屬於自己的舞台,將後或因具備演技潛能而被其他大導演相中。

“沒有開始就沒法預知結果,希望更多人看到他們的路。”

再堅持一點點

鍾坵霏和凌都娜也呼籲特殊兒父母讓孩子多參與各項活動,不論是具備畫畫天分、擅長於繁雜的電腦科技、愛唱歌跳舞,都可為他們尋找更多適合的平台展現自己,發掘潛能,也讓他們有快樂童年。

“我們能夠幫忙的都會盡量去做和安排,加上我和Dora老師都喜歡拍攝,恰好能培養他們在鏡頭前展現自己。”

最重要的是,不要放棄希望,再堅持下去,給孩子一些時間,不要心急,慢慢培養他們,因為他們的確需要父母付出更多,不論是時間,還是關愛。

楊麗華/報導

圖片:受訪者提供

Check Also

我們與經濟的距離(五)老木生機延續物命

在永續建築中,木材是極受推薦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