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信手札 / 三岁谁都嫌

三岁谁都嫌

这个月尾进入三岁的小弟弟,妖魔化的地步越发严重(?)

除了口齿渐渐清晰,怼起人来让地方妈妈无语之外。最令人心梗是他说一是一,谁都撼动不了的顽固石头性格。

数日前母子三人在家门口前散步,对面邻居恰好走过。小弟毫不留情抛下一句,“妈妈他们很臭!”,那嗓门可是又响又亮,地方妈妈僵在当下、一时不知如何反应,绝望中庆幸对方不谙华语,急匆匆闪人。

小石头呢,最难搞的一点就是,什么都要自己来。某些情况下大人判断后认为不适宜由孩子自己完成,比如可能瞧见大人使用陶瓷杯子喝水,兴致勃勃嚷着要一块儿喝,“我帮你拿”这一句完全点着了那一把“不要”火,直接应人“我自己来”。偏生性子火急火燎,少爷金令一出,奴才必须立马完成指令。若是再涌上第二次“我自己来”,嗓门变大之余开始带点火气,第三声则是伴随嘶吼大喊,字句铿锵有力,必须捂上耳朵方能躲避这嗓门攻击。你要说偶尔一次,好声好气跟他解释便罢。顽石三不五时跟你搞反抗,越是不能干的事越爱做,偏要跟你唱反调,三秒变脸那可是频繁如喝水的行径(水可能都没喝那么多)。

最近呢,玩具玩一玩丢一边,开始动起家里所有他感兴趣玩的物件,重复进行“分解重组”“塞东西”动作,比如把小东西丢进或堵住熏香机的洞口、把小凳子转过来欣喜瞧见有洞后,再美滋滋将所有手边可取的小玩意塞进此洞中、把白板笔盖全部拆开、将水倒进牙膏制作牙膏水等族繁不及备载。

地方妈妈反思,要如何在这种种让人崩溃的情境中保持优雅跟小顽石温和说不。目前情况是屡屡战败,崩溃大喊这一招若是祭出,百分百准备接收小人儿硬上加硬的反应。

端详姐姐保管良好到弟弟手中被五马分尸的玩具许久,地方妈妈猜想,当前大环境干系,家中各人有事在身,工作家务上课,能分给小人儿的时间少之又少。电子保姆又有固定时间,其他多出来的时间,小石头无人陪伴,玩腻了玩具只好自行挖掘乐子,而他这拆家乐趣又异于温和姐姐玩法,手劲嗓门尽显野蛮男子气概,莫怪地方妈妈一天必须心梗好几回。

思及姐姐两岁九个月就上学堂的情景,弟弟该不该行不行去不去?地方妈妈踌躇迟疑良久,仍无法做出一个决定……

《写生˙写活》文/图:伪蓝

Check Also

LALISA MANOBAN

说到当今乐坛最红的女子组合,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