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信手札 / 为了N(上)

为了N(上)

“倘使有人让我感动,那是我邀请他到我生命里来的;而若有人让我觉得难过或愤怒,一样也是我邀请他到来我生命里的。我是我生命的主人,所有生命里的一切,都是我创造的。”──自在修炼《王怡仁》

在这两三年里,那书房大概每三四个月会与N见面一两次,每次见面时她都会提起相同的人和相同的事情,累积下来,同样的话那书房听了没有十遍也有九遍。最初的两三次,那书房还能借出耳朵给N,但次数多了即使不感到厌烦,也会觉得N长久将事情放在心上,像是一根刺扎著不拔出来,似乎不是妥善的处理方式。于是,那书房提醒N,要自我观察内在,看看卡住过不去的究竟原因是什么。然而,N不愿意在这方面下功夫,做功课,她依旧把手指头指向外面,认为是对方的行为造成她的难过,对方该对此负责。她坚持自己没有做错,该检讨的不是自己,如果外面世界没有改变,没有给她一个公道,她就不会快乐。

N还不明白,那书房提醒她往内观,并非是因为她不对抑或是她有问题,而是别人的行为我们管不着,只要不违法,别人有权做他们想做的事。别人的行为对我们造成伤害,这样的事情,从表面看来是别人使我们不舒服,我们是被动的,我们没有选择,没有主导权。其实并不是的,真正使我们不舒服的是心里的结,是某个我们在意的点被碰触了,这个碰触启动我们本能的防御机制,让我们感觉不舒服,这样的不舒服告诉我们要自我保护。如果N能找出根本的原因,看见自己的内在,她才能进一步安抚自己,将别人的侵犯转化为修习的功课,放下对错,才能挖通这条路,走下去。建议N学习内观,不是因为她做错,而是见她卡在‘此路不通’的牌子前,进不了也不愿退,苦了她自己。

今天那书房写下这些,其实也不是为了N。而是自己卡住了。两个月前,那书房发现自己被夥伴拉黑了,心里很难过。两个月来心里一直在喊“我没有做错,我那么努力替组织做了这么多事,承担了骂名,结果还被自己人刺了一刀”。每次想起这事情,或是提到相关的事,心头总觉得酸。每一回在另一夥伴面前诉苦,事后会觉得这样的自己就是N,夥伴听着我的苦闷,爱莫能助。

于是,那书房提醒自己,是时候停止向外面抓取。做该做的和能做的,给自己一个交代,告诉对方那书房知道自己被拉黑,但是不责备对方,也没有要对方负责。难过是自己的,是因为自己在意,别人能令我难过那是我邀请的,是我给了他这个权力。但我并不是无计可施,别无选择,只能等对方‘放我生路’。我可以自己给自己开路,我可以主动改变格局。这个改变无关对方,也不会改变事情,不会让我得到对方的道歉或公平的对待,甚至不能减少那书房心里的委屈和不舒服,但是它会让那书房有能力承接自己,有能力面对这份难过,而这份能力它会越练越强,直到很久很久以后,有一天它变得像云那样轻淡。

这一切不是因为对错,而是为了N。

书里那句话/ 文、图:那书房

Check Also

面对悲伤的勇气

朋友问我,好像很少看到我在社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