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信手札 / 加害者、受害者與拯救者

加害者、受害者與拯救者

上课的时候,老师提出了一个概念。


你是原生家庭里头的受害者、加害者还是拯救者?


既然都活到了近不惑的年岁,这几个身份说起来还真不陌生。只是我们能不能在扮演的时候马上或者稍后就能意识到,诶,我刚刚好像无意识演起了受害者/加害者/拯救者的角色,好像不是那么简单。


可能在幼时某一个当下,自己成为了受害者;如果没有形成印痕,如果自己还可以靠着自己的力量醒觉,那当然是最好的事。也许,更多人属于无意识地带着印痕成长,然后,在某个当下,因为过去受害者的痛,让自己又无意识陷入了加害者或拯救者的情况。


也许,幼时在某一个被吼以后伤心表述,“我以后绝对不要成为那样的人”,很奇妙,当你长大了,你发现你是吼叫着对孩子说出“你知道吗我当初就是这样,所以我不要你那样!”又或者是极力压抑到崩溃呐喊,让孩子时时看见自己的极端变脸。于是乎,你又在孩子身上看见了自己崩溃的影子。那个印痕,又无意识地散播出去了。


停止成为受害者、加害者或拯救者,都是说起来简单,做起来不容易。


从原生家庭对自己的影响,到自己成为母亲后的对女儿/儿子产生的种种影响。复制的印痕能不能在自己身上结束?地方妈妈还在学习觉察的阶段。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都不要太苛责自己,能不能摆脱印痕,能不能做到不要继续受害、加害或拯救,都需要时间和心力。但是,当你可以觉察自己,刚才的行为貌似成为了加害者,能有这一个觉察,就已经很好了。即便在那个当下,你的反应还是过去受印痕所困的自己,只需要注视着自己的觉察,告诉自己,对,我看见了。


当你的觉察来得越来越早、越来越及时,很快,你会发现,好像行动也慢慢能及时出现了。

文/图:伪蓝

Check Also

面对悲伤的勇气

朋友问我,好像很少看到我在社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