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信手札 / 加害者、受害者與拯救者

加害者、受害者與拯救者

上課的時候,老師提出了一個概念。


你是原生家庭裡頭的受害者、加害者還是拯救者?


既然都活到了近不惑的年歲,這幾個身份說起來還真不陌生。只是我們能不能在扮演的時候馬上或者稍後就能意識到,誒,我剛剛好像無意識演起了受害者/加害者/拯救者的角色,好像不是那麼簡單。


可能在幼時某一個當下,自己成為了受害者;如果沒有形成印痕,如果自己還可以靠着自己的力量醒覺,那當然是最好的事。也許,更多人屬於無意識地帶着印痕成長,然後,在某個當下,因為過去受害者的痛,讓自己又無意識陷入了加害者或拯救者的情況。


也許,幼時在某一個被吼以後傷心表述,“我以後絕對不要成為那樣的人”,很奇妙,當你長大了,你發現你是吼叫着對孩子說出“你知道嗎我當初就是這樣,所以我不要你那樣!”又或者是極力壓抑到崩潰吶喊,讓孩子時時看見自己的極端變臉。於是乎,你又在孩子身上看見了自己崩潰的影子。那個印痕,又無意識地散播出去了。


停止成為受害者、加害者或拯救者,都是說起來簡單,做起來不容易。


從原生家庭對自己的影響,到自己成為母親後的對女兒/兒子產生的種種影響。複製的印痕能不能在自己身上結束?地方媽媽還在學習覺察的階段。


在這個過程中,我們都不要太苛責自己,能不能擺脫印痕,能不能做到不要繼續受害、加害或拯救,都需要時間和心力。但是,當你可以覺察自己,剛才的行為貌似成為了加害者,能有這一個覺察,就已經很好了。即便在那個當下,你的反應還是過去受印痕所困的自己,只需要注視着自己的覺察,告訴自己,對,我看見了。


當你的覺察來得越來越早、越來越及時,很快,你會發現,好像行動也慢慢能及時出現了。

文/圖:偽藍

Check Also

面對悲傷的勇氣

朋友問我,好像很少看到我在社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