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信手札 / 動中靜,靜中動的正念跑步

動中靜,靜中動的正念跑步

“在跑步上,保持正念不只是一隻腳在前、一隻腳在後,並注意路徑而已”——薩姜.米龐仁波切《跑步之心》

跑步是一種不斷移動身體的行為,禪修是一種靜止往內觀的活動。這兩件性質不同的事情,能不能融合成為一件事?跑步能不能也是禪修的一種方式?讓跑步或是其他運動不只是鍛煉身體的事,同時也是修煉心性的方法,如果徒步可以是一種磨煉心智的方式,跑步是不是也一樣?我一直對此充滿疑問。

从不定期跑步到定期跑步,從看心情看時間隨性跑,到定時定點風雨不改,這些年我在跑步這件事上,慢慢地有了一些不同的看法和心態。以前為了增加跑步的樂趣,我會在跑步時聽音樂,後來為了學習把音樂換成了老師的課程錄音,久而久之養成了戴耳機跑步的習慣。

有一天耳機壞了,在考慮買藍牙耳機時,我思考,它是跑步的必須配件嗎?戴上耳機跑步,我全心全意跑步了嗎?其實我並沒有,聽錄音時各式各樣的念頭和想法會隨之冒出,我的注意力都放在腦子的運作上,並沒有好好地感覺雙腳的動作,我進入了“自動導航模式”。這並非正念,甚至對我來說,我似乎沒有尊重跑步這項運動。

後來我嘗試把專注帶到跑步中,專心地注意左一步右一步,感受腳掌落地的感覺,感受膝蓋提起放下的動作,留意呼吸,留意每一個階段的身體反應,留意思緒飄走時飄去哪裡?輕輕的把它帶回來當下。覺察到自己當天狀態不好時,不要強逼自己,學習接受自己的每一個狀態,無論好壞、強弱、陽光抑鬱。透過跑步了悟一些生命的事。比如設定目標,但是不把目標視為最重要的一切,讓目標吸引我前進,但不迷戀目標,學習為事情創造意義,而不是把事情做完。

然而我這種同時運動和禪修的想法或作法是對的嗎?我並不清楚,運動需要教練,禪修需要老師,但是上哪兒去找以跑步來禪修的老師?就在這時候,我發現了《跑步之心》。米龐仁波切對於正念跑步的心得不淺,他將跑步的心分為四個階段——虎、獅、金翅鳥、龍,我並不完全明白這些動物的特質和所代表的性格與跑步之心的相同面,這可能是因為我不是藏人,不了解這四種動物對藏人的意義,就像外國人聽不懂美國笑話那樣。但是除了這一點之外,米龐仁波切用跑步來禪修的方式並不困難,和我進行的方式大同小異,我需要做的就是加強和持續。只要專心跑,全心全意,一心一意地跑,就能練出跑步的正念之心。

到頭來會發現,跑步,不只需要體力,更需要強健的心力,而禪修真是加強心力最好的鍛煉。一邊跑步,一邊修心,讓身心達到深化的平衡,並得到真正的休息。到頭來,就能溫柔地對治自己的那顆心。

文字:那書房@東寫西讀

dav

Check Also

現在只想休息

艾語錄:累,代表你正在努力,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