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讯视界 / 古晋圣约瑟中学 绿色教育之楷模

古晋圣约瑟中学 绿色教育之楷模

尽管环境污染的课题已摆上桌面数十年,本地公民 的环保意识依旧薄弱,环保文化的龟速进展始终追不上 破坏的脚步,环境问题迫在眉睫,身为教育者的曾俊杭 与林淑君认为学校是形塑下一代爱惜自然环境与天然资 源最佳的地方,教育者和教育机构在环保教育上有很大 的潜能与责任,如果能善加发挥利用,将能对环境与下 一代的未来带来巨大影响。

大家一起动手绿化校园。

于是自2012年起,这两位任教于古晋圣约瑟中学(下文简称:SJS)的副校长带头提议、建架、执行, 并跟进,软硬兼施地将绿色文化融入教学,灌输师生们环保观 念,推动大家从自身做起,做一个地球的好公民。

古晋圣约瑟中学副校长曾俊杭(左)与林淑君(右)多年来致力推动学校的绿色教育
计划。

起步:制度与架构
2012年,SJS定下“朝绿色校园迈进”的目标,以大胆行事作风,强制全校全员参与,这种方式有别与其他教育机构,大多数学校的绿色教育是由一个学生社团开始,从小规模做起,让种子慢慢萌芽成长,而他们却是一开始就大动作,大规模来执行。

“对我而言,这是一个正确的方向,未来全球性的教育趋势,只是目前大多数教育者仍不将环保教育视为优先,有些甚至视为是一种麻烦,但也有些支持环保的老师对这样的改变感到高兴。”曾俊杭坦认,这个开始不容易,因为新教育方针与新计划必会增加老师的工作,而改变会引起行事习惯上的不便,反对之声是预料中之事,但幸好校长全力支持绿色教育的改革,校方在执行上‘软体与硬体’兼施,才能顺利开道发展到今天。他建议,如果一间教育机构想将环保融入教育,一定要先成立委员会,设定制度与架构,通过由上达下的制度与明文规定,强制师生们遵守与配合,那么之后其他的大小计划执行起来将比较容易。

曾俊杭在校长点头后,成立了由教员组成的环境亲善委员会(Jawatankuasa Induk Mesra Alam),将职务与职权分配给委员, 由大家分头与分担进行。如此,尽管不愿意,老师们也得因公 事而去做,学生也因校方规定而遵守,这样环保就不是你喜欢或不喜欢,而是必须做的事。他补充,制度的另一个好处就是,透过时间的拉长,制度会慢慢形成文化,在校园内扎根,那么即使将来在教员人事上有所变动,绿色教育将依然持续下去。

由学生绘制的这幅壁画显示了古晋圣约瑟中学朝绿色目标迈进的过程,一开始多方讨论,师生们缺乏实际经验,边做边学,一步步将计划实践。

往前:全面与彻底
在“绿化校园”这事上,他们很看重多元化的环保教育:“我们希望学生从这里学到的不只是回收,而是将来能将他们的学识与才智应用在环保方面,能为环境污染和气候危机找到有效的解决方法,这才是教育最大的目的。”他们鼓励学生凡事从友善环境的角度思考,不要再向下一代“借”地球,不要再做一个地球的负债者。

学校是形塑下一代爱惜自然环境最佳的地方。

曾俊杭表示,本地大部分学校将环保教育视为课余性活动,将任务交给学生团体,由团体指导老师带领团员去做,这样教育就进行得不够彻底,仅有固定的少部分人参,而且活动量不多,活动范围也不大,这很难达到有效的教育成果。因此,SJS从多方面下手,让环保教育更全面地融入学生日常校园生活里,让每一个人都参与,为环境负上责任。

“你必须很懂得找机会,在任何一个场合和事情的环节上,想办法把环保加入话题中”曾俊杭举例,在学生平日的作文作业中,校方规定学生每个月必须交上一篇内容与环境课题相关的书写,这样能推动学生在这方面多做找资料做了解。另外,校方也规定,所有SJS课外活动团体,每年必须参与至少两项与环境课题相关的活动。如此,爱护环境就不只是同好者或环保社的课余活动。

老师们以身作则,节约使用资源。图片所示乃教务处提醒关灯和节省纸张的张贴。

谈话中,他俩取出档案夹向我解说近年来绿色教育的推行,从档案的收集和整理方式,能看得出这学校真的慎重看待绿色教育这一块,每年环境亲善委员会都会事先规划一整年的活动蓝图,计划与做事方式有条有理,确实看起来很有系统。

校方在校园内设置多个回收篮,让学生何时何地养成垃圾分类的好习惯。
古晋圣约瑟中学计划今年扩大校园回收站的用途,变为环保教育中心。

继续:耐心与坚持
经过过去七年,师生们的共同努力与配合,该校的绿色文化逐渐成形,走入该校校园,处处能看见一些实体的成果,比如回收站、绿色走廊和花园。历年来该校也在各个省际和州际校园环保比赛中,榜上有名,并两度赢得砂友善环境校园奖(Program Sekolah Rakan Alam Sekitar),绿色校园的美名逐渐打响。不过,这并不是两位副校长最关注的成绩,比起这些眼睛看得见的,他们更看重的是隐形的成果:下一代的环保精神。他们希望能趁着与学子们相处的六七年求学期里,培养起他们善待环境态度和好习惯,并让他们去影响他们周遭的人,牵起善的蝴蝶效应。

古晋圣约瑟中学自2012年起,参与能源部绿色技术和水务部(KeTTHA)的“绿色校园”太阳能计划,在学校建筑天台设置太阳能板所集得的太阳能亦回售给该部门。

尽管经过数年努力与坚持,绿化校园的行动逐渐壮大,但他们仍觉得SJS距离全面绿化校园的目标还有一大段距离,“虽然进度缓慢,很多时候大家都是要推才会动,但还是要继续坚持,如果我们放弃了,那就更加不会有下一步了。”林淑君认为环保教育比考试得全A更重要,她想栽培的是地球的卫士,不是只会读书的机器。

绿色花园。

每一年环境亲善委员会都会为绿化校园加入新计划,今年也不例外。今年他们计划扩大校园回收站的用途,将之改变成一个正式的环保教育中心,集结软硬体设备和人力,建立一个可用于对内对外作教育与展示的场所,同时增加学生与本地机构间的互动,增加教育新元素。

曾俊杭建议在学校范围内增设多几台饮水机,让学生自带水瓶取水,为的不是师生们的便利,而是想减少瓶装水的饮用。 “设置瓶罐回收篮后,我们发现宝特瓶的回收量比铝罐多,问过学生后才知道原来有些家长认为饮用瓶装水比自来水方便,一些学生都带瓶装水来上课。”因此他提议采纳BYOB(Bring Your Own Bottle,即自携水瓶)的方式,来减少宝特瓶的使用。此外,他也希望从卫生间的用水方面着手,减少水资源的消耗,
“别小看点点滴滴,累积起来就是大海”。

结语

校园绿色走廊

“如果第一片问世的保丽龙到今天依然存在这地球的某一个角落,这片保丽龙到现在都还未分解。”
曾俊杭说的这句话是这次采访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一件事。他说得没错。保丽龙比我们身边很多人活在这世上的时间还要久,我们人类造出了不死的怪物,伤了环境和自己的健康。然后呢?亡羊补牢,未为迟也,绿色教育想做到的就是要栽培补牢的下一代。

报导/摄影:戴舒婷 部份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Check Also

種子那些事兒(上) 種子包裹與它的快遞員

種子是植物媽媽孕育出的結晶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