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讯视界 / 叫我美女( 下 )拿起麦克风的张文盈

叫我美女( 下 )拿起麦克风的张文盈

我们都写过《我的志愿》的作文,但是没几个人会写上自己真实的志愿,爱假掰的张文盈,也不敢把自己的志愿说出来,其实她非常清楚自己的三大梦想:第一、她想做家庭主妇,因为她看见妈妈很幸福;第二、她想当歌手,开四面演唱会;第三、她想要当激励讲师,鼓励缺乏自信者,经过三十年,今天,张文盈拿着麦克风站在台上,她做到了吗?

魅力是虚假,美貌是虚浮,惟认真经营自己、温柔有格局的人生,才是女人真正的美。(艺人之家)

等待实现一个自己
作为一个追梦人,文盈的起步有点晚,尽管从中学开始,她就一直在梦想门口徘徊,参加校园歌唱和创作比赛,到海螺音乐厅演唱,也和初出道的梁静茹同场表演,却在二十八岁那年才提起勇气踏入娱乐圈。不敢做自己的她在中学毕业后,按社会主流价值观的规范,选读人人口中最有前途的会计课程,念了一年始终喜欢不上,于是鼓起勇气告诉张爸,接受张爸交给她一份留台申请书,就这样飞往她理想之 境,并在大学毕业后加入唱片公司,做唱片宣传的工作。

那时候她负责带新人,一度被误以为是艺人,因为无论是外形、说话的气场和姿态,她都像一个准备好要出道的新人,但是很可惜,在最靠近梦想的地方(“星光大道”时期),她欠缺了一点勇气,也认为参赛有违她工作,因此,她仍旧没为梦想发声。后来想起都觉得可惜。回到马来西亚之后,她开始慢慢认真看待自己的梦想:“再不做我就要老了,到时我怎么对自己的人生负责?以后怎么对自己话当年?”所以, 2009年她加入电台,用声音把欢乐带给听众,也2012年拍了第一部片子,那就是梁智强导演的作品《小孩不坏》。

第一次坚持把自己打造成“我想要的Beauty”出席活动,当天跌破了很多人的眼镜,在一片好评声中她更加相信自己,就是这样,对了。

身形是事业跘脚石?
别看她外形圆滚滚,就以为她是因外表而却步,她可从不担心外表会是她演艺事业的跘脚石,站在众人面前,她举止大方不扭捏,也无不安。即便在青涩中学时期,参加歌唱比赛和表演,大家都对她台风给予好评。这反而让她看到她的优点,外形似乎也成了优势,在没有被期待的压力下,她的表现与实力令人刮目相看,而她的乐天和正向也给她带来了极好的人缘。

“胖,练就了我,我一直觉得胖人属于弱势群体,因为我们是少数人,也是会被人忽略和歧视的一群,是这样的环境,练就了我们的毅力,使我们的做法和想法比较踏实,我知道凡事都得自己老老实实去努力和付出,好事从来不会从天而降,生长在大城市的人,都会有一种很靠自己,努力争取的性格。”

而她那听话、臣服的态度,也在工作上助了她一臂之力。在家教严格的环境中长大,她从不反抗父母,在工作上,别人要求她做的,她就算不明究理还是会去做,往往就在做了以后才知道,对方真的是为她好。“我在乖乖服从的当中学习克服自己内心浮现的小叛逆,转换另一种心态,从消极变正念一点看待事情,我想知道对方背后的动机,如此,它反而带来了希望,叫我期待未知的真相。她感谢张爸军训式的教养方式,因为当一个人骄傲起来,要学习臣服是很难的,但是由于她早已习惯,这条路她等于已经走了一半,她只需要处理后面的小叛逆就好,“小叛逆它一点都不小,它依然可以左右你的人生”这是她最近很深的领悟。

幸福,张文盈要的幸福,在不远处。

事业触礁信心出走
“2013年,当我独立出户的时候信心出走了,在那之前我有固定的行销工作,可是一独立就得面对经济问题”。想做独立艺人,就得自己开发市场,那也不是要开发就开发得到,文盈不是那种会高攀的人,她也不擅于表面的交际,作为独立艺人,她想生存,很难。

在拍了一部剧后,六七个月没有工作,储蓄用尽,她开始慌张失措,为了隐瞒自己的窘境,每天假装上班,实则待在当时男友家看片子,“那是我人生的转捩点,它改变了我,一直以来无论工作、生活和感情,我各方面都很顺利,没什么事情值得我难过和害怕,直到那时候,瓶颈启动了我人生,我才发现,原来不是什么事情都能够靠自己的,有些事情真的不在我所能掌握、控制的范围之内的。”

在男友建议下,她上教会向主祷告,关键时刻,一份平安落在她心头,她依然记得那感觉:“焦虑中的平安是很难得的,那种平安是下一餐没着落,也看不到明天了,突然间有股力量告诉你,安啦,明天祂会给你。”思绪安定后她开始自我思考,后来,机会就真的来了!同行KK找上她,邀请她与其他艺人组织大马帮参与曾志伟在马制作的综艺秀。此后其他工作也陆陆续续出现,她在后来那几个月的所得,足以填补之前的空白,那一年的收入更是之前打工的一倍,她重拾了信心。“虽然那时很难过,很害怕,但回过头,你会觉得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原来它是要成就一件很美的事情,才让我经历这些。”

“心里承载着以为别人看不懂你的想法,不停地在自己情绪里转,以为自乐是对自己最好的交代, 原来,你只不过是个发臭的垃圾婆。”──张文盈

多栖艺人没有最爱只有都爱
这些年工作一个接一个来敲门,文盈成了个不折不扣的多栖艺人,在这多种角色当中,如果只能选一,歌手会否是她选择?不,她想要一辈子当演员,“小时候我最想要当歌手,但是偏偏能够把我带到观众面前的,是演员和主持这一块,我没放弃当歌手梦想,只不过我知道自己要什么。”透过演戏她能活出很多不同的生命,能尝试各种不同的角色和人生“每个角色都是一个生命,都有它特点,我可以透过演戏去窥探别人的生活。演员这块最有趣的是,在不同的生命阶段和年龄岁数去看同一角 色,会有不同的领悟,不同的演绎方式。”

伯乐相马,一个赞许、一个认可,绝对可以决定马的高度。
出道时遇到自己最欣赏的前辈, 一句“ 加油”让她驾着梦想在路上尽情奔驰。
她知道,她也会成为这样的伯乐,谢谢。

她一直很纠结,她想当歌手,不想当主持人,虽爱讲话,却不爱主持。原来当主持人不是大众以为的说说话那么简单,它是一个场面的照顾者、控制人和领导,文盈不喜欢当领导,也不喜欢去设计和策划,更不想策划她自己,但她喜欢麦克风所拥有的主动权,“演员和歌手是被动的角色,别人没给你工作你就没有通告,而当主持人你可以主动出击,没节目时,你还可以自己拍视频放上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使命,她的使命就是继续做好主持,她知道她不能放弃主持工作,除了是赚钱比较快之外,更重要的是,只有主持她才有机会把想说的话,对大众说出来。

新心态新方式新工作
近期文盈成为台湾专业护肤品朵玺的大使,打破一直以来品牌大使“美白瘦”的刻板形象,着实让同行大跌眼镜。走出忧郁症的她,本也准备调整回一个新人的状态,以新的心态和思考模式看待她事业。这时候机会来了,在朋友的鼓励下接了这案子,她与伙伴和老板很投契,大家一起参与整个品牌的呈现计划与拍摄,“五位大使都不是红人,不是典型帅哥美女,就像减肥产品以胖人做示范,让使用者看见真实效果一样,我们要的不是完美无暇的大使,顾客的消费行为已经逐渐改变,我们就是要做不一样的,将品牌呈现,把理念传出。”一直因为是不符和主流价值观,而不敢做的事,因一群人的集聚,产生了动力,大家这次敢敢去不一样。

漂亮地干了一回后, 她接下来还有哪些目标? “ 我向主祈愿, 请他给我三个P,P r o p e r i t y(丰盛)、P e o p l e(人)、prominence(名声),往中国发展,想要遇见更多生命中的天使,建立好名声,好让我的话语变得有影响力,能够鼓励大家,把爱和力量传播出去。”她也将会办更多讲座与课程,把自己从生命中所学习到的,透过演说去分享和给予。她尤其希望能够帮助年轻的一群,让他们建立自信心,清楚人生的方向和向往。

从小到大都自认是个主流到一个不行的主流人,不懂欣赏艺术,对艺术没丝毫概念,直到学习戏剧,才知道自己就是艺术。
用心地跟你说每一句话,也是一种艺术。

快乐栽倒小黑爬上头
走在30年华的路上,现在的文盈很懂得感恩,她感谢信仰带给她的力量,感谢“艺人之家”的扶持:“一个人很有限,格局很小,有牧师带我,管教我,我才被治服,我才听得到别人说话。”以前的她很以自我为中心,听不到别人的说话,自顾自想怎样就怎样。然而,谁也没想到,一向乐天的她会患上忧郁症,在黑洞里经历了有生以来从没有过的恐惧,没由来不由自主地大哭,虽然也不是自己愿意掉下去的,但她就是爬不上来,身历其境后她才知道,过去严人宽己是不对的,也觉察到自己做事太表面,连一声问候都很客套,并非出于真心的关心。骄傲的人跌倒了,这才学会站在别人的角度和立场去看事情。

不说不知,原来很多本地艺人离开娱乐圈是因为情绪病,艺人很难对人说心事抒发情绪,由于工作环境与文化的特殊性,圈外朋友很难理解艺人的处境,这样聊天就达不到同理,而同行之间,大家都是竞争者,不会说心。在这样的情况下,“艺人之家”这个只牧养艺人的教会,成了文盈一大支柱,姐妹们真心关怀与祷告,还有默默扶持与陪伴,给了她莫大力量。走出忧郁后,她希望自己也能帮助其他艺人,联合一‘家’人的力量,让一加一变成无限大。

文字:戴舒婷 受访者提供照片

Check Also

種子那些事兒(上) 種子包裹與它的快遞員

種子是植物媽媽孕育出的結晶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