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领RG团队 Achier护海15年

潜入海里就像进入另一个世界
在海洋的怀抱里,她总感觉非常的平静、深沉和安宁,
这么好的家,她要守护它。

她是海的守护者,海的管家,海的清道夫。

地球是个大水球,海洋约占地球表面积的71%,海洋是地球的肺,是地球的蛋白质工厂,46亿年来不断生产和供应氧气和蛋白质予地球。所以,她说,假如海洋生态系统崩塌,人类也会灭亡。珊瑚礁是海洋动物的温床,珊瑚三角洲是一个巨大的珊瑚礁网络,遍布菲律宾、印尼、马来西亚、巴布亚新几内亚、所罗门群岛等周围的水域,又被称为“海洋亚马逊”,拥有世界上最高的海洋生物多样性,苏禄和苏拉威西海皆是珊瑚三角洲重点区,这里排名前三的著名潜水点分别是:西巴丹岛、拉央拉央岛及兰卡央岛,意即沙巴州沿海地区拥有东南亚最标致的珊瑚礁。所以,沙巴的海洋生态备受全世界关注。

●5500个看海的日子

珊瑚礁守护者Reef Guardian(简称RG)于2004年成立,同年,30岁的Achier钟加入这个新机构挑起领导人的大梁。来自古晋实文然的Achier钟博士,于2001年从砂拉越大学取得理学硕士学位,在布城联邦政府担任科学官员两年后,到美国佛罗里达奥维奇市,在已故彼得˙普里查德(Peter Pritchard)博士的监督下,于美国凯洛尼亚研究所(Chelonia Research Institute)当访问科学家为期六个月,协助管理收藏活死标本的海龟博物馆。回国后,她在西马从事淡水乌龟保育的自由业者,兜兜转转,去了很多地方,最后到了兰卡央岛,在那里正式挂上海洋生物学家的名牌。

“海洋生物学家”这个身份和职业在本地社会甚少被提及,很多人对它感到陌生或不了解,海洋生物学家的实际工作是什么?其实说她是海洋生物学家,并不贴切,‘野外海洋生物学家’更贴近她的工作性质。有些海洋生物学家专注于研究室的研究,而她常年在海洋现场工作,而如果将她的工作内容纳入考量的,大概‘园长’的职称会更符合,因为这十多年来它一直带领着团队的18名职员,一起守护苏古群岛海域保护区(SIMCA)。

苏古群岛海域保护区地图。

作为机构的领导者,她带领大家执行保护区的五个保育项目,确保所有项目正常运作与进行,在RG刚发芽的时期,她这个开山元老,一手定下了目标,并策划了团队将涉及的主要项目与负责的范围。初期,她将海龟保育项目与海域巡逻打击非法捕捞设为首要项目,从这里和伙伴们一起边做边学,着手进行海洋保护工作,之后的一两年逐步展开与执行其他三个项目,即:教育、生态旅游与环境保护。身为护海人兼海洋学家,她每天至少下海潜水一回,巡视与观察珊瑚礁和珊瑚鱼群的状况,上岸后将观察所见和海洋的变化一一记录,并且做成进展报告,作为日后参考,粗略计算这15年来她大约潜水三千次。有时,海洋是她逃离桌面工作的避难所;有时,海洋是她纾解郁闷的游乐场;有时,海洋是她出外门诊的病人;有时,海洋是她,她是海洋。

钟博士与RG伙伴开办短期课程,让到访的瑞典学生了解海洋保育事宜。

不在海里的时候,她就在岛上的工作室指导晚辈和年轻海洋学家,有时监督大学实习生进行期末项目,教他们如何进行研究调查,另外她还负责主持SIMCA与本地大学伙伴的研究计划。和伙伴一样,她身兼多职。

●倾斜的人海关系

问起她对人类与海洋的关系,她认为人类与海洋的关系已经超过了平衡的界限,人类对海洋的涉及和索取过多,尤其在开发海洋资源方面。以沙巴为例子,大约三十年前(1990年),沙巴沿海岛屿和海域的观光旅游活动并不繁多,只有一些国内外潜水爱好者会到哪里去,但在千禧年之后,岛屿观光突然在沙巴夯起来,观光活动的增加给当地带来了利与弊。游客的消费固然带来了大量商机、就业机会与收入,然而毫无节制的旅游活动导致生物栖息地遭破坏,海洋资源被滥开发。以仙本拿的现况而论,当地居民(大部分为游民)捕捉海里的珍贵海鲜兜售给游客的事件屡见不鲜,就连年幼的孩子也懂得以此赚取金钱,游客对海鲜的高需求,使海洋生物遭殃。

除了实际在海域进行保护工作之外,Achier钟博士也积极培训年轻海洋学家,让更多人一起参与护海行动。

投身与海域工作十六年,就凤珍的研究与观察发现,这十几年来沙巴和东马的海域及海洋生态越来越不健康。“事实上,海洋资源在不断减少,或许在某些海洋保护区中海洋资源受到良好保护和维续,但在大部分开海域,海洋生态因过度捞捕而正面临生物消失的危机。沙巴海洋资源的耗竭不仅存在过度捞捕的问题,非法而具破坏性的捞捕活动如炸鱼和毒鱼也给海洋生态造成损伤,外来猎捕者也在这片海域大唱丰收,捞走了海洋的奇珍异宝或各种资源。”由于很少有执法行动来监控这些海上非法活动,当地人便肆无忌惮毫无节制地索取海洋资源,这甚令人心痛。如果当地人不好好保护自己的家,谁还会替他们在乎这个地方?

●需索无度的人类

问起她对人类与海洋的关系,她认为人类与海洋的关系已经超过了平衡的界限,人类对海洋的涉及和索取过多,尤其在开发海洋资源方面。以沙巴为例子,大约三十年前(1990年),沙巴沿海岛屿和海域的观光旅游活动并不繁多,只有一些国内外潜水爱好者会到那里去,但在千禧年之后,岛屿观光突然在沙巴夯起来,观光活动的增加给当地带来了利与弊。游客的消费固然带来了大量商机、就业机会与收入,然而毫无节制的旅游活动导致生物栖息地遭破坏,海洋资源被滥开发。以仙本那的现况而论,当地居民(大部分为游民)捕捉海里的珍贵海鲜兜售给游客的事件屡见不鲜,就连年幼的孩子也懂得以此赚取金钱,游客对海鲜的高需求,使海洋生物遭殃。

下海水察看海域与海洋生物的情况是荒野海洋生物学家的每日工作之一,右者乃Achier钟博士。

投身于海域工作15年,就Achier的研究与观察发现,这十几年来沙巴和东马的海域及海洋生态越来越不健康。“事实上,海洋资源在不断减少,或许在某些海洋保护区中海洋资源受到良好保护和维续,但在大部分开放海域,海洋生态因过度捕捞而正面临生物消失的危机。沙巴海洋资源的耗竭不仅存在过度捕捞的问题,非法而具破坏性的捕捞活动如炸鱼和毒鱼也给海洋生态造成损伤,外来猎捕者也在这片海域大唱丰收,捞走了海洋的奇珍异宝或各种资源。”由于很少有执法行动来监控这些海上非法活动,当地人便肆无忌惮毫无节制地索取海洋资源,这甚令人心痛。如果当地人不好好保护自己的家,谁还会替他们在乎这个地方?

●吞噬海洋的垃圾

如今沙巴和砂拉越的海洋生态面对着非常严重的环境威胁,除了非法捕捞活动外,海洋的污染也日愈加剧,海洋垃圾的问题不可漠视。与伙伴们在海中做观察时,他们也经常发现废弃渔具压在珊瑚礁上,只要到沿海地区走走就会看见各种塑料垃圾和废弃物不是漂在海上就是躺在沙滩或防波堤上,她表示:“沙巴沿海居民众多,许多地区没有完善的废物处理设施,海洋被当作大垃圾场。此外,由于地理位置的关系,邻国的海洋垃圾会顺着洋流,漂流到沙巴海域境内,我们从岛屿上捡到的塑料垃圾上所印上的资料得知,那些塑料乘风破浪从菲律宾来到兰卡央岛。”洋流会循环,因此这里的垃圾也会漂到菲律宾去,而仙本那由于与印尼比邻,那里的海洋垃圾就会漂流到印尼,也会从印尼漂来垃圾。

图中所示乃SIMCA区内的海洋垃圾。

塑料垃圾对沙巴海洋生物的生命威胁并非子无虚有的假说。Achier分享一只雌性海龟的悲惨遭遇。一只名为Rosemary的雌海龟因病而被送到兰卡央岛进行治疗,当雌海龟第一次在RG的治疗区排便时,RG团队注意到粪便中含有塑料碎片,粪便经过滤后又发现了其他物品——渔网、鱼线和绳索!这些材料可能在海龟腹内囤积了一段时间,引起了消化不良的痛苦和疾病,接着数日,他们又再从海龟粪便里发现更多东西,包括:材料碎片、渔网、食品包装、细绳、塑料袋和橡皮筋,这些东西阻塞海龟的消化道,难怪它会生病。

●海洋悲歌唱不停?

沿海地区过度开发与大规模商业油棕种植,造成大量沉积物,导致珊瑚礁死亡;优氧化河流径流导致藻类在海中泛滥,使珊瑚礁窒息;海水优养化促使食珊瑚海星密集,从而影响珊瑚的覆盖率;大环境的气候变迁导致海水暖化,也是扼杀珊瑚礁的元凶之一……东马海洋生态如今四面楚歌,海洋生物被十面埋伏,我们是否只有无奈为它唱绝歌?

游客一起帮忙照顾生病的Rosemary,RG团队从该海龟的排泄物中发现了塑料碎片、渔网、鱼线和绳索。

Achier对海洋保护抱着乐观的看法,近年来越来越多人参与沙巴海洋保护活动,除了RG团队日夜不停的努力之外,许多外国游客和学生都给予他们各方面的支持,包括捐助海龟保育项目。可喜的是,与此同时,网络科技的发达与各种社交媒体的广泛使用,使大量关于海洋保护的资讯能在民间流传,本地人逐渐了解本地海洋资源的重要性,也开始觉察到旅游活动所带来的冲撞影响,支持永续生态旅游的方式。尽管执法行动不多,但沙巴是我国海洋保护与管理做得最好的州,相较于砂拉越,沙巴在这方面上的努力更多,沙巴海洋资源管理获得许多非政府组织、私人机构、公众、团体与个人的参与,包括马来西亚世界自然基金会(WWF)、Reef Check、度假村业者等等。而在砂拉越,人们最常听闻的就是砂森林企业机构(SFC)和砂野生生物保育协会(WCS)所采取的一些保护措施。去年她与马来西亚世界自然基金会进行了海洋保护现状谘询,她发现与沙巴相比砂拉越的海洋保护显得寡弱。

●大马首人获护海人荣誉

2012年,Achier在教授的指导下,以半工半读的方式,在沙大攻读海洋科学博士学位,研究海洋保护区对商用石斑鱼物种(七星斑Plectropomus leopardus)的恢复的好处。即便工作和学业都很繁重,她依然在3年内毕业,于2015年按时完成博士学位,同时也获得了沙大颁予的荣誉奖。毕业后,在2016年至2018年的2年中,她担任UMS婆罗洲海洋研究所(BMRI)的志工研究助理,在兰卡央主持鲨鱼标记的项目,但后来由于公务繁重使她不得不放下该项目。

2019年,Achier钟博士获国际护海人协会颁予护海人荣誉,她是首位获得此项荣誉的马来西亚人。

在2017年之间,她被选为IUCN绿名单专家评估小组的五年成员。该成员资格仅授予在管理陆地或海洋保护区方面具有至少7至10年经验的人员。绿名单就类似于世界遗产,而绿名单专家评估小组有资格评估公园或海岸公园是否符合绿名单状态。这几年Achier一步步提升自己的能力与资历,好让自己能够更进一层地保护海洋。

我问她是否还记的那年初到入兰卡央时心里的感觉,她说,那年成功获聘时,心里有种回归的感觉,大学时期她研究玳瑁稚龟游泳的行为,如今玳瑁将她召唤到婆罗洲的另一端,她与它在大海重遇,大海里还有很多东西有待她去学习和探索!护海的日子,一晃就15年。去年,Achier获国际护海人协会(The International Seakeeper Society)颁予护海人荣誉,作为首位获得此项荣誉的马来西亚人,这个奖无疑是对她和RG团队为保护海洋所做的努力的一个赞许。作为海洋的管家,护海的工作和家务一样,琐碎且繁重,但愿Achier与她的团队继续在海的怀抱里壮大。

护海无惧(下)

报道:戴舒婷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Check Also

SDGs教育实践(上):向真实世界学习 为真实世界行动

一日老师问学生,在咖啡里加白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