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信手札 / 弟弟上学记(二)

弟弟上学记(二)

前文提到弟弟上学去了,地方妈妈当了一天的陪读妈妈。

第二天上学之际,弟弟在车上稍稍露出不安神色,但是因为妈妈昨天没有走人,小男子还是乖乖进入校园,见着教师抗拒不愿伸手,妈妈赶紧安抚带往班上。半途中恰好遇见一名与妈妈告别的小男生,那撕心裂肺的嗓音,地方妈妈猜想该是影响到了小弟弟。

带人进入坐下后,妈妈好言表示欲离开,小弟弟立马变脸哭泣,这一回教师主动抱住小男子,小战士祭出惊天大吼,使出浑身解数欲挣脱教师跟随妈妈,妈妈仅仅表示稍后来载人后便果断离开。

殊不知小家伙的堂哥竟也尾随步伐,准备报读同样学校,并且指定要与堂弟同班。这边厢地方妈妈先当了一天的陪读妈妈,另一边厢,堂哥父亲也当了两天的陪读家长。一个礼拜下来,小男子其中三天皆有熟人陪伴。看似没问题,但是每一个清晨离开之际,都依然必须上演十八相送哭断肠情节,但是已经从挣扎不休到哭着跟妈妈道别,小弟弟还是有进步的。

地方妈妈推算,再载送个几次小家伙应该就会慢慢习惯这种上学步伐。

新考验的来临,则是病毒侵袭。头一天上课时就有同学鼻涕咳嗽样样来,且就坐在弟弟斜后方。这脱口罩喝水吃点心环节避无可避,前面还担心着适应问题,小弟弟拜五下午立马中招,出现咳嗽症状。隔日自检试剂盒检测为阴性,但还是带往看医生。病情发展成伤风咳嗽,地方妈妈不想让他传染给别人,星期一就先待在家休息。

至于上学笑脸跟妈妈说再见的情节何时能上演?地方妈妈依然痴痴盼望着。

《写生˙写活》文/图:伪蓝

Check Also

永別了孫老師

在一個超級忙碌的三天連假裡,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