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信手札 / 我們與瘦的距離

我們與瘦的距離

早些前的大熱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看得人是熱血沸騰、淚點滿滿,原先覺得劇名古怪,看完後才覺得再沒有更對更適合的名字。你我他與惡的距離,究竟有沒有想像中的遠還是近?這麼個嚴肅話題不適合地方媽媽的親子調調,今天地方媽媽非常樂意分享胖子與瘦的距離,到底可以多難堪。

自從淪為胖子界其中一員後,這些年想要挑戰恢復往昔身材是屢戰屢敗,並且邁向更加慘不忍睹之姿。懷上二寶後不乏民間傳說告知,生二寶絕對會瘦,甚至還會比生之前更瘦。這話,套在地方媽媽身上,對一半不對一半。

首先,懷上二寶數月前,地方媽媽的體重攀至人生巔峰,當時候覺得不行,稍稍改變飲食及增加運動習慣後約莫瘦了一兩公斤,是的,這種改變是中餐自己烹調,不加油煙純水煮,大概一禮拜三四個中餐,沒有餐餐這麼做,因為地方媽媽意志不堅,任何聚會聚餐就順理成章潰敗大吃。但是因為運動量有稍微增加,比如一星期三四次,所以艱難的下了一兩公斤。

懷孕四五個月後體重在新年那段期間上得稍微快了些,當然好日子也頃刻結束,因為血糖檢驗不過關,開始了此生最難熬的階段,對於重口味一族來說,人生在那刻開始黑暗,唯一的好處是體重上得不多。整個孕期不過八公斤,並且在坐月的第二還是三個禮拜恢復孕前體重,甚至坐月完畢自己看孩的第二個月還下到了好幾年前但絕非生育前的體重。

好日子就停在那裡。此後又來到了萬惡的農曆新年,加上停喂母奶食量卻不見少,新年糕餅做得太多自作孽自己啃,這麼一來一往,體重反彈,迅速來到了不敢相信的數字。

目前地方媽媽對比青春尚未生產前的身材尚有十來公斤妥妥橫在身上。得要有多難堪,首先,早前不是在流行十年前十年後的照片對比嗎?大部分願意上載的人身材方面基本不變,甚至還要更好,頂多是從青澀轉為成熟,這個年齡的變化有時候如果有了智慧的加載,只會讓人更有韻味,所以十年對比一點不覺尷尬。尷尬的是誰?就是這些從正常變為胖子的地方媽媽本人啦。所幸,這個十年挑戰還識時務,不若上回的拍書本封面照片然後Tag五名朋友這般多工,知道有些人不想暴露自己的傷痛(?)如本人。

少年時期也減過幾次肥,當時不知哪來的毅力,說不吃就不吃天天肯定做滿二十分鐘運動,大學放假的一個學期可以直接下三四公斤。如今不吃的決心不再,日日滿滿的行程做不完的家務操不完的心,地方媽媽已經無力再虐胃,甚至覺得只剩下吃這一塊可以撫慰目前這種蠟燭兩頭燒的忙碌,如果再不讓我吃,人生到底還有什麼可留戀?如此這般,我們與瘦的距離,到底可以有多遠?且待奴家努力喚醒體內沉睡已久的羞恥心,減肥來日是否方長?(撫須沉吟)。

<<寫生·寫活>>文/圖:偽藍

Check Also

現在只想休息

艾語錄:累,代表你正在努力,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