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与经济的距离(五)老木生机延续物命

在永续建筑中,木材是极受推荐使用的一种材料。木材热传导率及热扩散率均小,具有保温隔热的性能,用作建材或家具都能打造良好的室内环境质量,并提高能源效率。综合考虑能耗、碳足迹、空气污染、生态资源耗用等因素,木材比起其他材料更符合绿色建筑的标准。因此,木家具在市场上的需求量越来越高。然而,由于人们毫无节制的砍伐,砂拉越和全世界各国一样,森林与树木几乎被砍光,如今木材越来越少,也越来越昂贵。

Brown Furniture是砂拉越著名的实木家具制造商,2005年,该公司在东马设立工坊,以传统木工制作无钉子的全榫卯木器,热带硬木家具一直是这公司的招牌产品。硬木材质天然,性能优良,坚实硬沉,表面质感良好,耐磨损,抗冲击振动性高,还具有独特的纹理,因此制成的家具一直备受人们喜爱。如今热带硬木一木难求,然而,一步入Brown Furniture展示场,目光所及全是一件件颜色或深或浅的木器,长桌、长凳、咖啡桌、椅子、橱柜、摆设品,大件小件,成套或单件,这些雨林的化身,这么多的硬木从哪里得来的?

几块老木接成长桌

老木再生 资源恢复
Brown Furniture公司代表李先生透露,该公司在印尼设有工坊,购买当地木材制作成家具,再运到砂拉越。不过,他们大部分的家具都是采用本地再生木材(Reclaimed Wood)来制作。他解释:“再生木材是将使用过的旧木材或废弃木材回收,经过翻新与修复处理,重新制作成材料。”这些年,砂拉越政府致力于地方或乡区发展和道路建设项目,一些原有的旧桥梁、电灯柱、公共建筑物(如学校)等被拆掉,以进行设施提升工程。另外,也有许多长屋和老屋要装修、拆除、搬迁和重建等,这些工程的进行都会产生大量的建筑废弃物,包括:木材和铁。早期的老房子老建筑多用铁木或其他硬木来盖建,老木拆除后丢了太可惜,于是公司便向村民(屋主)收购那些老旧木材,一来能挽救老木的生命,保留其价值,二来也为公司获得生产所需的材料。

“有些卖家会主动联络我们,有些是通过介绍人联络,有时候熟人知道哪里有工程在进行或长屋要拆除,也会通知我们去收购材料。”大批旧木(大部分是铁木和坡垒木)从砂拉越各个地方收集后运载到古晋和美里的工坊或仓库存放,在工坊外堆成一座座木材小山。那些老化木材在别人眼中是无用的木头,但是在木匠和家具制造商眼里,却是再生潜力高的好材料。在熟练的木匠团队的精心制作下,这些老木被赋予新的生命,再度成为实用、具观赏价值与收藏价值的好物,成为人们生活的陪伴与加分点,点亮人们的生活与生活空间。

这不是回收,而是回收后经过处理,让资源回到原物料循环供应的系统里。家具厂的责任并没有在产品送到顾客家后就结束了,他们还提供保养和维修服务,延长家具的寿命,让一件家具可以用上几十年,不必年年汰换。

将老木再生, 不但废弃物可减量, 材料价值也能被保留。

木藏岁月 物有故事
重生的旧木,在空间里散发木材特有的芳香,无论是整块木板制成,或是多块原木拼接而成,它们看起来都和全新家具一样,甚至更加好看。别以为再生家具没人爱,它们的市场价值和需求量可是很高的。原因就在于木材的品质与价值。

在木材资源丰富的时代,木材被用作主要建筑材料,当时人们都选用品质最好的硬木材作为建材和制作家具的材料,这些硬木通常取自树龄达七八十岁,甚至更老的高大树木。悠长岁月不仅让树木有充分的时间长出大而结实的内涵,同时也赋予它们紧密的纹理,这种天然生成的美,是现代人造材料所无法仿造和比拟的。尽管我们可以重植树木取得硬木,但是新一代的硬木始终无法比得过上一个年代的硬木,原因是,由于木材匮乏,现在很多树在还没有长到七八十岁,就被人砍伐了,这些年轻硬木自然不具备老木才有的特质与纹理。每一块实木无论木纹、色泽、裂痕、细孔,它们都有各自的模样,如今我们只有从早期的老木上才能看到这些天然养成的美,这便是再生木材的价值所在。

老木的价值不止于它的特质,还在于它走过的岁月和身上带着的故事。李先生指向展示厅中的两张长凳,长凳坐面是用老木门改造而成,这坐具是一位老顾客所定制,顾客将老家的门扉拆下改制成新家具,让老家的回忆留在这件家具中,并融入到新家里,为家保留了多一分的意义与怀旧情怀。硬木家具经久耐用,摆放在家里可用再用个几十年,日后若有损坏,只要修复或翻新就能继续使用,比起市面上那些价格低廉、外表看起来新颖,用起来十分短命的家具好得多了。

漂流木也是Brown Furniture的材料来源之一
用旧门板改造的长凳

余木善用 不丢一屑
由于现在人消费与使用行为的改变,加上全球化贸易的发展、网购与物流的便利、经济能力等因素等,许多消费者在购买家具时,趋向网购一些廉价而不耐用的产品,当这些低质家具损坏,他们不会考虑维修,而是选择再购买新的廉价货,其中原因包括:维修师难找,新家具易得、比起维修费,消费者更愿意为新家具买单、想换新款式的家具等等。每逢佳节来临时,时常可看到路边和回收站堆着被淘汰的家具,这样人人重复购买,重复丢弃,不断地消耗所剩不多的地球资源。


相比起消费者,生产商或制造商更加清楚资源的可贵,他们以金钱购买原料,任何一丁点的‘废弃’都是在自己口袋底下开洞,所以任何可以用来‘生财’的材料,厂家都会留起来待用。走进Brown Furniture展示场后方的工坊,就能看见许多生尘的旧家具、木削片及粉屑,李先生表示,对他们来说没有任何木材是无用的废弃物(Waste wood),即便再小的木块对他们来说都是“有用之材”、“可造之材”,他们不会轻易丢弃。只要花一点心思,在设计上下点功夫,腐朽树根与败木,可以变成精美的旁桌;小幅木块拼凑后可以成为大桌的一部分;细棍粗枝可以变成挂画;木屑片是制作发酵床养鸡的好材料;锯末粉屑可以赠予加油站、修车厂用来吸附油污。材料有用无用,全看人会不会用和怎么用。

制作过程产生的木屑和粉粒都收集起来,提供给其他业者作材料。

木材业转型 朝永续发展
回到循环经济的主题,这种经济模式是将产品经过设计,确保资源可持续回复,循环再生,重新组织社会和经济的新发展。家具制造商将老木再利用的这个做法,在生产过程对产品加以设计与创新,将废物再用(Reuse),减少了废弃物问题,也减少消耗天然资源(Reduce),厂家为顾客提供售后服务,以修护来延长成品寿命(Repair),而成品最终也可循环再投入于系统里(Recycle),如此木材在一个圈子里不断循环。

一个家具制造厂就等于是一个小型的循环经济圈。这样来看,循环经济就不是那么遥不可及。不过,每家家具制造厂的条件不同,客户群不同,资源不同,制度不同,像Brown Furniture这样的作法,不一定能够复制到别的制造厂中。那么,接着我们将视野拉远一点,从一个厂子的家具生产转到一个地方的家具制造业。


木材业自19世纪末起一直都是砂拉越的一大经济支柱,直到20世纪末随着森林资源的耗尽,木材业逐渐减产,从2018年至2022年,木材业出口收入从54亿零吉减少到39亿零吉,其中超过90%是上游木材产品,包括:胶合板、锯材、纤维板和门板等。政府意识到砂拉越过度依赖初级木材及次级木材产品,因此要为砂木材业转型,发展木材下游工业,生产和出口高价值木材产品,确保木材工业的可持续性发展,为砂拉越创造更高收入。在转型计划下,政府制定在丹绒马尼和古晋打造砂家具公园的项目,欲发展家具业,冀望在2030年木材与木材产品出口能达到80亿令吉的目标。这下我们哪来这么多原材料呢?有那么多再生木材吗?

2022年砂拉越木材与木材产品出口收入接近40亿零吉,砂冀望家具公园的发展能使木材与木材产品收入在2030年达到80亿的目标零吉。


砂拉越木材工业发展机构(STIDC)期望能从马来西亚木材认证项目中获取450万公顷的长期许可证以及17万8千公顷的种植林,以确保原材料可持续供应,应付工业的需求。STIDC总经理Datu Haji Hashim Bin Haji Bojet表示,认证木材能加强本地家具在全球市场的竞争优势,他希望本地家具制造商能关注于认证木材产品的生产上,一同朝可持续发展的目标迈进。此外STIDC也计划以竹代木,用作生产家具的材料。竹子生长周期短,三至四年就可成材,且采伐后还可再生,因此被视为一种可持续材料。此外,由于竹比木材轻,在运输与制作过程方面所制造的碳足迹更少,因而契合当代低碳环保的理念。


家具公园的设立是一个机会,一个尝试。认证木材和竹子是永续经营的一种方式或管道,没错,但家具公园计划依旧采用线性经济模式,如果能将循环经济的概念也加入计划中的话,比如:将产品与材料的可循环性加入考量、将再生工业加入公园、甚至将以租代买的思维带入本地市场,或许计划会更加完整,让家具工业的转型不是换汤不换药的努力,而是改变线性经济模式的契机。

小结:

永续发展并不是限制我们使用自然资源,而是教用我们以妥善的方式来使用,而这个使用它会对人,对环境,对经济有益无害。相较于塑料,木材和竹材的成分更加天然,这些都是可回收、可再生利用的材料,如果能将生产者责任延伸(EPR),让生产者对消费后的产品处理和处置负有重大责任,比如维修保养、回收、再生等,那么资源的价值就能被保留,并持续被使用。而其他利益相关方的加入,比如:逆向物流供应商、维修站、废弃物管理者、废弃物收集者、重复使用提供商,可以成为发展新商机与新就业机会的契机。

我们与循环经济的距离⑤
报道、摄影:戴舒婷
部分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Check Also

SDGs教育实践(上):向真实世界学习 为真实世界行动

一日老师问学生,在咖啡里加白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