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婆羅洲西北角之 那一夜海龜來過

位于婆羅洲熱帶海域的丹絨拿督國家公園的沙灘是海龜的產房,四种海龜——綠蠵龜(Green turtle)、玳瑁 (Hawksbill turtle)、欖蠵龜(Olive ridley turtle)及皮革龜(Leatherback turtle)會在這里產卵,其中綠蠵龜占了99巴仙,玳瑁、欖蠵龜及皮革龜占1巴仙。這個國家公園地方謐靜陰暗、人煙稀少,海岸不過度開發,無建筑物与道路燈光所發出的強光,海岸与海水的污染程度較低,再加上是特別保護區,所有獵捕活動一概被禁止,所以雌海龜會回到這里,它們的出生地產卵。

任何人及船只禁止在晚間六點至隔天清晨六點這段時間內進入沙灘。

來自大海的訪客

“咯咯咯……咯咯咯……”凌晨一點多國家公園管理員來敲宿舍的門,之前他已交代,如果夜里來敲門意思是有海龜上岸。然而,我沒有對此認真,因為我一向沒什麼好運气,再加上海龜產卵高峰期已過,因此當敲門聲響起時,我以為是自己太敏感,不相信真的能隨緣遇上野生海龜產卵,直到听見同伴的喚聲,我才赶緊從床上跳起,拿了臨睡前准備好的相机和手電,推開大門下樓与管理員集合,一起摸黑走到海灘去。

觀看海龜產卵的整個過程,游客禁止使用強光干扰海龜,也不可用閃光燈進行拍攝,因此我只能靠微弱燈光,捕捉海龜身影。

丹絨拿督國家公園的海灘每天從午后六點關閉至隔天清晨六點,嚴禁訪客在沙灘上活動,把沙灘留給可能會出現的海龜媽媽。管理員等到海龜媽媽差不多下完蛋時,才來叫醒我們,以免人多使海龜受惊嚇,或干扰海龜產卵。隨波登陸的海龜,在滿潮沖刷不到的沙灘邊緣制造產卵場,母龜先用前肢將身体附近的沙子扒向后方,挖出一個能容下自己身体的沙坑,然后用它后肢再挖一個小坑作為卵坑,大坑深度足以掩埋母龜身体,我站在不遠處往坑里窺探,根本看不見母龜身体,而更別說小坑了,當時我完全估錯位置。看來母龜花了相當長的時間來挖坑。

想保護海龜,單靠法令是不足夠的,更重要的是對民眾進行教育,讓民眾見證一只海龜的誕生,真真切切地了解与學習海龜生命的珍貴,方能推動大家一起保護海龜。

黑暗中管理員細聲說:“那是綠蠵龜”,已經產完卵的母龜正在覆沙,它用后肢將卵坑用沙子蓋住,再用前肢把前方沙子推向后方,填滿卵坑。我見一把把沙被拋擲在空中,像是誰在挖寶藏,管理員以弱光手電照明,我才終于看見了大坑里那位体型圓大的挖掘者。不一會儿,母龜開始往坑外爬,准備要回到大海,管理員赶緊給它量身作記錄,并在它右前肢挂上記號牌,動作迅速而熟練。母龜爬出沙坑后,頭也不回地用前肢朝大海方向匍匐前行,干脆,無留戀与不舍,仿佛它知道,完成了一個任務后,就是要往前看。它行行停停,動作并不慢吞,我從它匍匐的動作里感受到它為生命付出的努力,感動由心生起,管理員允許我們触摸海龜,于是我慢慢把手輕放在它硬硬的背上,對它道謝道別,然后,目送它乘潮回到海里。

母龜离開后,沙灘只剩下管理員和我們五個人,夜回到只有月光和海浪出席的平靜裡,彷彿什麼都沒發生過,彷彿我們睡到一半,共同做了一場夢而已。

取卵移至孵卵區

然而,這一切還沒結束,這會儿管理員提起桶子回到產卵場,點亮頭燈,開始用工具挖沙,我一開不明白他在干嘛,只見一下子他就挖出了個深坑,把手伸入坑里,抽出時,他手心里多了几顆“乒乓球”,原來他在取龜卵,准備把它們移到比較安全的保育區里。卵坑深約70公分,他得俯身將整只手臂伸入坑里,才能碰到龜卵。龜卵全取出后,他用周圍的沙將坑填滿,然后,提著裝了龜卵的桶子,移步到總部前,一片用篱笆网圍起的孵卵區,那里已有十几個以篱网圍起的圈圈,每個圈圈的沙地底下都有一窩孵化中的龜卵。

海龜產完卵离開后,管理員挖坑收集海龜蛋,將海龜蛋轉移到保育區的网圈中。

管理員在最末端選了個位置,然后又開始挖坑,深度和原本的卵坑一樣,大約70公分,寬度約30公分,沙坑挖好后,他一面把龜卵輕放入坑,一面點算數量,都弄好后,便用沙將坑覆蓋起,接著在沙面插上圓形篱网,在牌子上寫下龜卵資料。七十多顆龜卵,需要大約50天才能孵化,但不是每一顆卵都能成功孵化。

管理員在保育區挖一個与原來的卵坑深度相同的沙坑,然后小心地把龜卵讓入沙坑。
一只海龜上岸產卵之路
綠蠵龜一次產卵大約六十至一百六十顆,這些海龜卵在在經過了五十天左右的孵化期後,小綠蠵龜就會破殼而出,本能地爬出卵窩。

海龜寶寶好活力

我們准備离開時,偶然發現竟然有三只小海龜在從另一個坑的沙面上不停爬動,四五公分長的小海龜,雖剛剛出卵,卻十分有活力,像娃一樣,想來大概是它們的天生本能使然,它們知道要在深夜乘著退潮,赶快入海。剛出生的龜寶寶十分可愛,管理員給我們親近海龜的机會,請我們把龜寶寶從圍篱中取出放入桶里,邀我們將龜寶寶帶去海邊送它們回家。出了水桶后,龜寶寶毫不畏懼地往浪潮前去,爬行動作雖笨拙,速度卻很快,好像它們在比賽,看誰能最快喝到海水。為它們送行的心情,和為母龜送行的心情是如此不同,看著小小的前肢,使勁把身体往前推,那小小的軀体裝滿了向生命招手的力量,把它們送走后,心里留下的是一陣喜悅。這才發現,無論對象是人類還是其他生物,一個新生命的誕生給世界帶來的都是希望。

目送小生命匍匐進入茫茫大海面對未知的命運,体驗生命的珍貴。

后記:隔天早上,我走到沙灘看母龜留下的足跡,一道是上岸時留下的,另一道是歸去時爬過的,連接起來形成一個圓,這個圓看起來感覺很漫長。生命之路多麼不可思議。而我原本的一趟小旅行,因為海龜的出現而突然變成得像生態保育之旅。海龜就像旅途上一道美麗風景,可遇不可求。

砂州保護海龜行動早不是新鮮事,砂拉越森林机构多年來更加積极投入海龜保育項目。砂海龜的卵窩數量在上個世紀減少了90巴仙,經過20、30年來多方的努力,近年來砂海龜卵窩數量逐漸趨向穩定。圖表所示乃丹絨拿督國家公園每年海龜產卵紀錄。
海龜保育項目的程序包括:巡灘、給海龜標記和量身、移置海龜卵、放生、龜卵觀察及孵卵區清理工作。

砂拉越海域的海龜种類:

綠蠵龜(Green turtles)

保護狀況:瀕危
綠蠵龜又稱綠海龜,是海洋中的爬 行類動物,是海龜屬下的唯一一种。綠 蠵龜廣泛分布在熱帶及亞熱帶海域中, 即約南北緯度20等溫線之間的海域,並 在水溫逾攝氏25度的沙灘上產卵。成熟 的綠蠵龜背甲可長達150公分,體重大 200公斤。綠蠵龜的主食為海中的海草 與大型海藻,因此體內脂肪累積了許多 綠色色素,呈現淡綠色,也因而得名。

玳瑁 (Hawksbill turtles)

保護狀況:极危
玳瑁背甲的盾片呈覆瓦狀排列,口喙似 鷹嘴,成龜為棕色、橘色或黃色,可重達 85公斤,背甲長95公分。以珊瑚礁處的海綿 等動物為主食。玳瑁的分布比其他海龜來得 少,上世紀來,玳瑁的數量急劇減少了80%, 目前全世界僅剩下約八千頭產卵母龜。

欖蠵龜 (Olive ridley turtle)

保護狀況:瀕危
蠵龜背甲略微橢圓,體 色為深灰綠色,成龜重約45公斤。牠最大的 特色是灰黑色心型背甲,外觀像一顆大橄欖 而得名為欖蠵龜。欖蠵龜主要的產卵點屈指可數,此類海龜未從過度 開發的世紀中恢复元气,估計目前僅剩下八万余頭產卵母龜欖。

皮革龜(Leather back turtles)

保護狀況:极危
皮革龜是世界現存最大的海龜品種,最 大體長可達180公分,體重可達500公斤左
右。牠外型獨特,殼和頭部並無角質板 而是由革質皮膚包裹,因而得名。牠們全身 深藍或黑色,身上散佈白色或米白色斑點。
由于其背面形態乍看似楊桃,所以馬來文名 稱為Penyu Belimbing(楊桃龜)。
自上世紀開始,皮革龜數量全面性趨減,估計目前全球僅剩下 三万四千頭產卵母龜。

報道、攝影:戴舒婷

Check Also

SDGs教育实践(上):向真实世界学习 为真实世界行动

一日老师问学生,在咖啡里加白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