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信手札 / 我看藤蔓

我看藤蔓

伙伴说每次入山健行时,看 到藤本植物就会想起我, 因为对着那些一圈圈绕呀绕的藤条,我总是会特别留意,除了拍照之外,也欣 赏它们弯曲的生命。有一回我特地带了 相机到公园去拍藤蔓,路人以为我发现 了什么稀奇物种,向我靠近来看,后来 听我说只是在看地上的爬藤,便一脸无 趣地走开。别人大概都不明白,藤蔓只 是非常普通的植物,它不是大王花也不 是猪笼草,为何我看得那么入神。其实 对我而言,它是种神奇的植物,一种我 搞不懂的植物。

以主茎缠绕支持是藤本植物的常见 的攀爬方式之一,缠绕分为两个方向, 左旋和右旋,无论是哪一个方向,藤蔓 在缠绕时似乎一点都不马虎,不是乱缠 只要能爬上去就好,每一圈的旋转度都 一样,每一圈的距离也都一样,我真好 奇,植物怎么知道要绕一圈要多长,怎 么知道每一圈的距离呢?它们是不是懂 得数理呢?我这说法被学术人员打了× ,他们说这不符合逻辑。但我还是觉得 藤蔓有它们的计算方法,因为即使是人 用绳子来缠绕枝干,也不一定能够缠得 比藤蔓整齐,不是吗?

你看木质藤本植物卷曲的模样,多 象意大利和快熟面,能够卷曲成那个样 子,应该要非常柔韧才能办到吧!但你 摸摸那些木藤,坚硬如石,根本无法徒 手折断,也掰不开它。它到底是柔韧还 是坚硬?还是柔韧坚硬兼具?更多的时 候,木藤极度的卷曲叫我看了感觉感觉 很折腾,仿佛我的手脚被扭成了那般, 疼痛无比,为什么它们的生命非得要那 么曲折才能生长?即便经受这样的曲折 它们依然想要往树冠层爬去,这算不算 是一种努力呢?

有时候,我蛮讨厌藤蔓老缠住大 树,加重了树木的负担,但是想一想它 也是为了生存,想办法来得到阳光。看 着木藤在林间纵横生长,像抽象画里不 规则的线条,又不禁觉得,这样的生命 姿态十分动人,非常美丽。我接着胡 思,猜想它是世界上最懂得亲密感的植 物,生长时它靠碰触来寻找可以依靠和 攀爬的支撑,一找到就贴上去,不会轻 易松开。看着它,我提醒自己不要成为 依附别人的藤蔓,那样会被人嫌厌。嫌 厌,也是这是我关注它的原因。易鬆開。看著它,我提醒自己不要成為 依附別人的藤蔓,那樣會被人嫌厭。嫌 厭,也是這是我關注它的原因。

那书房@东写西读

Check Also

他的青春無悔

“不論高峰或小山,只要自己走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