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传古老智慧 创变本土品牌

所谓古方就是一些老祖宗们从生活经验中所学习到的知识或妙方,并将它授予后人,世代流传长久采用。
砂拉越生物多样性中心(Sarawak Biodiversity Centre)将砂拉越土著传统知识记录下来,采取样本,验出其中
成分与使用功效,把原本没有科学根据的古方,转为有科学验证的产品。老祖宗的智慧,是后人的礼物,不应
该被遗忘,承传才是回报。

Litsea,又名山胡椒或马告的樟科植物,全株具有清脆香气。

LitSara® 旧叶开新页
在森林葱郁,群山耸立的砂拉越内陆高原地带,这里生长着许多的原生植物,其中有一种名叫山苍树(英文名:Litsea,学名:Litseacubeba),又名山胡椒或马告的樟科植物,它具有浓郁香气,当人们在山里经过这种小
乔木时,都会闻到它所散发出的强烈气味,清脆且带有柑橘柠檬味,闻了之后,人们身体感觉舒爽放松。这股香气引起了SBC研究人员的注意,凭靠学术经验他们知道这种植物一定具有精油。后来,他们从’传统知识记录’(Traditional Knowledge Documentation)中发现,本地土著对这种植物十分熟悉,比达友族称它‘pahkak’,加拉毕族和伦巴万族称
它‘tenem’,他们采集这植物的不同部位,以用作不同的用途,比如:舒缓胃痛和背痛的、做食物的调味料等。

研究人员经过科学化验,了解山胡椒精油中所含有的活性成分与其功效。而土著们的长期食用,证明了这种精油的使用安全性。这些优点让山胡椒精油成为具有开发潜能的天然原料。于是SBC对精油进行进一步研究,尝试以它做出不同产品,再从许多的研究成品中,挑选出其中最适合生产出品的几样,并创立了LitSara®这个本土品牌。Lit即原料植物Litsea的缩写,而Sara代表的是砂拉越,它是SBC与砂拉越五个土著部落共同创造的产品。

叶子和果实以小型机器萃取出精油。

村民种树炼油
参与这个项目土著部落分别是来自巴里奥高原的Pa’Ukat与Pa’Lungan 加拉毕部落,老越的 Long Kerebangan与Long Telingan伦巴旺族部落,以及婆罗洲高原Kampung Kiding比达友族部落。从所收集的资料中,SBC团队人员发现这五个村落的土著一直以来都有使用和食用山胡椒的习惯,于是便结合五个村落的人力,来发展首个社区项目。


SBC鼓励参与项目的村民在他们原有的田地上以友善环境的的方式种植山胡椒树,当树木长成时,便能采收其叶片和果实,然后使用由SBC所提供的小型机器,萃取山胡椒精油。之后将精油以空运及陆运的方式,运送到位于史蒙谷的SBC总部,再由中心进行下一阶段的生产工序,完成产品的制作与包装。


刚开始时,LitSara®产品不多,只有寥寥几样,这几年经过不断的研发,陆续增加新产品,如今这个本土品牌已有约20种各种各样的纯天然健康护理产品。其中包括芳香精油、空气清新剂、洗发精、肥皂、洗手液、乳液,及其他个人清洁用品。这些产品受到本地天然产品爱好者的喜爱,尤其是空气清新剂、洗手液、免洗手消毒液。


SBC在网路为LitSara®开设网页,无论本地或外地的消费者都可以通过网路从LitSara®官方网页和虾皮购物网(Shopee)了解更多产品详情和下单购买。一些本地商店,比如:桑路闪大药房(SHiNE Pharmacy, Jalan Song),
雅景苑Choice超市(La Promenade)等,也设专柜摆卖LitSara®产品。


随着产品逐渐进入本地市场,累积了一些长期使用的忠实客户,SBC希望有更多的土著村落和村民能参与这个项目,以持续生产精油并提高精油的产量,甚至将销售市场扩大到国外。村民的参与不仅能分担生产过程的工作和所需的人力资源,他们本身也能透过技术培训和学习来提升自己的谋生能力。

●AdenoSara® 再接再厉
在LitSara®项目渐入轨道后,SBC紧接着又展开另一个社区项目,这次的生物主角是一种毛麝香属(学名:Adenosma nelsonioides)的草本植物。朋尼逊区的比达友族称它作‘Bunga Ta’ang’,而鲁勃安杜的伊班族称它为‘Bangkit Engkerawan.’。


根据‘传统知识记录’, 巴达旺区瑟玛丹甘榜(Kampung Semadang)的比达友族和鲁勃安杜Rumah Simon的伊班族都将这种植物当作野生草药来使用,两区村民将它用作驱虫剂,以驱除宠物和畜牧物身上的蜱虫和跳蚤。此外,瑟玛丹甘榜的比达友族也用这种草药来对治皮肤病,比如:皮疹和皮肤发痒。而伊班族人也用它来缓解头疼。


这种毛麝香草与山胡椒树一样,同样含有精油和活性成分。SBC复制LitSara®社区项目,将这第二个项目以原料植物之名,取名为“AdenoSara®”,两个社区的村民种植毛麝香草并提炼精油,供应给SBC以生产健康个人护理品,包括:漱口液、免洗手消毒液及防虫液等。在执行这个项目中,SBC成功研究出更有效的种植法,将毛麝香草原本的一年成长周期缩短至四个月,如此村民一年能采收三次,这除了能提高精油产量之外,也能给村民带来更加稳定与更高的收入。

毛麝香是比达友族和伊班族世代沿用的野生草药。
AdenoSara®品牌实验产品包括漱口液、防虫喷雾及洗发精
AdenoSara®品牌实验产品包括漱口液、防虫喷雾及洗发精
AdenoSara®项目由联邦财政部通过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马来西亚的原住民小额赠予设施(OAMGF)所资助。2020年10月,SBC现任行政总裁Dr Yeo Tiong Chia(左一)、砂生物多样性理事会主席YB Datuk Amar JaulSaimon(左二)、前教育、科学与技术研究部长YB Datuk Amar Michael Manyin anak Jawong与两位社区领导签署获取与利益分享协议书。

Sekiu Oil 马杜卡精

长久以来马兰诺族都食用马杜卡精油的习惯,每当这种植物开花结果,村民就会以野外采集的方式,涉水到溪流中收集漂浮于水面的种子。捡来的种子必须晒干至外壳与内核分离,接着舂成粉末,粉末与一种名为Lalang Tebu的叶子以树皮层层包裹,置于火炉上烤热。之后粉末被装入布袋中,再使用传统Ales木架,来挤压出芳香的精油。马兰诺人将精油储存起来,用来做食物的调味料,煮粥时加入精油和硕莪粒,就能煮出简单而美味的食物。

玛拉诺族根据祖宗的传统妙方,将马杜卡果实提炼成精油。


马杜卡精油所具有的传统知识不仅仅是马兰诺族对植物的认识,它还涵盖了马兰诺人萃取精油的技术,设计Ales木架的智慧,还有马兰诺族的传统饮食文化。这个传统知识就与硕莪一样,价值并非一般。然而,要将它变成商品,大量生产的话,SBC团队必须下功夫进行更进一步的研究,因为马杜卡这种植物四五年才结一次果,而它只生长在泥沼林里,在种植方面并不像之前的山胡椒树和毛麝香草那么简单。另外,传统的提炼技术程序繁多复杂。这各方面都需要好好研究才能采取下一步计划。

马杜卡精油以传统方式制作, 制作工序繁多,需使用多种古老工具和其他植物来进行。
每当马杜卡花期近尾声时,玛拉诺人就会涉足如水,采收花朵与果实。
果实晒干后进行筛滤,以去除其外层

玛拉诺族根据祖宗的传统妙方,将马杜卡果实提炼成精油。

古方新用(下)
报道:戴舒婷
圖片:砂拉越生物多样性中心提供

Check Also

SDGs教育实践(上):向真实世界学习 为真实世界行动

一日老师问学生,在咖啡里加白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