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信手札 / 最後一次相遇,他們只談喜悅

最後一次相遇,他們只談喜悅

2015年春天,兩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第十四世達賴喇嘛與南非聖公會大主教戴斯蒙屠圖在印度達蘭薩拉相聚5天,那一次他們都知道由於政治因素與個人健康因素,那會是他們此生最後一次見面,最後一次,這對靈魂伴侶他們把握機會,一起談喜悅,希望給世界留一份禮物。今年三月那書房在線上觀看了《最後一次相遇,我們只談喜悅》的紀錄片,看見兩位精神領袖的友情,他們的真實、平凡的一面,心裡由衷的喜歡這兩位精神領袖。因此,那天看完片子就上網下單,買了《喜悅》這本書,中英版各一本。之前因為這本書的價錢,一直買不下手,加上不喜歡它書名和書本封面,所以幾乎也沒想過會買。但是在讀了這書之後卻發現,這書名,這封面,這本書的緣起一切都很美麗,包括那書房與這本書的相遇也很美。

書本和影片一樣,不嚴肅,不深奧,不難懂,兩位偉大深受世人尊敬的精神領袖,其實是兩個頑童,愛玩、愛笑、愛鬧,平近易人,一點架子都沒有,他們之間的互動,總讓人一笑,由於身份的關係,達賴喇嘛其實很難有單純的好朋友,因為誰也不敢冒犯這位大師,這世上很難有人和大師擁有一樣的心境和胸襟,唯獨大主教視他為凡人,敢與大師互相調侃,開玩笑,動手動腳互逗對方。


書裡記載達賴喇嘛的話,他說自己剛開始接觸大眾,對大眾說法時,心裡總是感到很緊張,後來他找到了處理的方法,他把自己視作和其他人一樣,沒有界限,沒有分別,沒有高低,所有活動沒有特別的禮儀形式,讓人也讓他自己看到,他與眾生沒有不同。達賴喇嘛和大主教談了很多關於喜悅的事,其中最讓那書房印象深刻也是最感動的一個部分是,最後主持人阿伯拉姆請兩位精神領袖為彼此間的關係說說什麼。大主教先回答,他看著達拉喇嘛真誠地說:“對這個世界來說, 他是很重要的禮物。中國人也許在無意之間送給這世界一份大禮”。說得真好,那書房在心裡拍掌!輪到達賴喇嘛回答時,他說:“當我看著你的眼睛,當然還有你的鼻子……”達拉喇嘛把手指圈成眼睛的形狀,又調皮地捏了捏鼻子,然後調皮語氣一轉,溫柔地指著大主教的臉說“這張特別的臉。我想,我會一直記得你,直到我臨死的時候。” 雖然那書房不在現場,但我和現場其他人一樣,深吸了一口氣,大家都被達拉喇嘛的話觸動了,大主教在現場低頭沉吟,他,也被觸動了,只說得出“謝謝你”。


影片的最後,是達拉喇嘛和大主教的笑聲,多美。

文字:那書房

Check Also

【東寫西讀】休息是一種需要

前陣子腳受傷了,腳踝紅腫疼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