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信手札 / 死在倫理道德里

死在倫理道德里

“愛並不是犧牲,也不是關於達不到某人的期望。就定義而言,愛會使你更好,而不是讓你傑出優秀;愛,重新定義了完美——他應該要容納你的特質,而不是排拒”——茱迪皮考《小心輕放》

那書房實在受不了東方華人家庭里的“犧牲文化”,為了讓家人開心,就應該做些什麼,如果那是自己願意,而又不會給自己帶來傷害、困擾、不公平、不舒服感,那還好,最怕是明明很困擾,還是為了滿足家人而去做,做不好,還得被責怪。

一日聽電台節目,主持人一人飾演兩角,以聲音演繹一段父親與年幼女兒的對話:
父:你愛媽媽嗎?
女:愛
父:你希望媽媽開心嗎?
女:是
父:那你是不是應該讓媽媽開心?
女:……是……

戲只到這裡,主持人說:“這就是現代很多父母和孩子的互動模式,這是什麼樣的觀念,大人怎麼會認為小孩子有義務要讓大人開心,大人又怎麼可以把父母開心的責任放在不懂事的孩子身上,這是錯誤的互動方式和家庭教育!如果你自己都沒有能力為你自己的開心做什麼,孩子又拿來的能力?”這真的說的太棒了!

兩三年前,我當關懷志工時,遇到一位單親媽媽末期病人,她要求我去上某個激勵課程,了卻她想為她老師盡份力的心。我感為難,因為那不是我感興趣的課程,想到課程現場就覺得焦慮和壓力,而且課程費用超過我所能負擔得起的,其他志工都建議我幫這個忙,圓滿她心愿。我填好表格後,遲遲不願交上。大家的話使我越來越感壓力。後來,老師告訴我,在照顧別人之前,先照顧好自己,那怕那是病人最後心愿,也勿勉強自己去做不願意的事。所以,我婉拒了病人的“好意”,三個月後她離世了,我,不覺得我做錯了。

有一個他,近日再被母親施壓,要他去探望病中手足,免遭親友笑話,他母說她有生之年希望看到一家團圓,這一句話要他去實現,倫理道德的逼迫,環境里這位那位的微詞,壓力山大,他沉着,不斷在自己和別人之間,在自尊和孝順之間糾結。最後,他擇了堅持,告訴他母:“會說三道四的人,肯定沒用心來看我,二十多年來有求必應,我累了,我希望讓你開心,但不是以這樣的方式。”他說他想從自己做起,停止這種家庭中不健康的互動模式,“孝順”應該是一種由衷的態度,不是不合理的要求。

很多時候,我們用“自私”來形容拒絕奉獻的人。可想想,要人家把自己放在後頭,去成全別人的快樂,那他的快樂不重要嗎?仗人多就是理嗎?抑或只是一群人合起來的自私?

<<書里那句話>>圖/文:那書房

Check Also

他的青春無悔

“不論高峰或小山,只要自己走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