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瑚礁守护者 Reef Guardian巡逻海域保育海龟

那是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他们与他们在海上交涉,穿着T恤短裤的一方手持自制炸药,而身着荧光制服的那一方手里仅有一把手电筒,肾上腺素飙升的这一晚,他们之间谁能够平安回家?

从高空俯瞰兰卡央岛看似翡翠。

沙巴山打根外围的兰卡央岛如同掉落人间的珍岛,从高空俯瞰岛屿看似翡翠,典型海岛植物组成的绿肺,外缘有洁白沙滩和茂盛的珊瑚礁围绕。岛屿附近约四十个潜水点,瑰丽壮观的珊瑚与丰富多样的海洋生物,自1997年起吸引了许多国内外潜水客前往。只要上网搜索,岛屿的美景即刻出现在屏幕上,大家都说它天生丽质,没错,地理位置与天然环境的确给了这岛屿良好优先条件,但这不是全部,身为一个生态旅游景点,这个岛屿的美丽风采,就像女人的容貌,需要保养和维护,才能更经得起人类的使用与资源的消耗。女人有保养品和美容师,哪兰卡央岛呢?它的容颜与资源谁来守护?答案是:Reef Guardian的珊瑚礁守护者。

●守关,不可松懈

2001年,沙巴州政府宣布处于苏禄海的苏古群岛海域保护区(简称:SIMCA)为我国首个由私人组织管理的海洋保护计划,保护区面积约五万公顷,范围包括兰加央岛(Lankayan)、德加彪岛(Tegapil)和标利安岛(Billean)以及三个岛屿之间与附近的海域、浅岸礁岩、海草床与沙底。2004年非营利机构Reef Guardian(简称:RG),受州政府委任,在沙巴野生动物局的支援下,挑起管理与保护SIMCA的责任,限制与控制该区内的人类活动,确保该区在生态旅游活动与珊瑚礁栖息地和海洋生物保护之间取得平衡。

苏古群岛海域拥有丰富的海洋资源,珊瑚瑰丽壮观,海洋生物丰富多样。

接受委任后,RG团队立刻投入于至关紧要的两个项目,一是海龟保育,二是海域巡逻。兰卡央岛被圈为海域保护区,所有渔船禁止在岛屿周围12公里范围内的海域进行捞捕活动,以确保海洋生物与海洋栖地受保护。尽管有法律规定的保护,但SIMCA丰富的海洋动物资源对渔民是极大的诱惑,因此十几年来,依然有不少国内外渔船在保护区内进行破坏性的非法捕捞活动。有些非法渔船使用拖网捕捞,将海洋生物一网打尽,大的小的、保育类与非保育类,渔具沿着海底拖曳,捕捉或压扁其路径中的非目标幼物和珊瑚;有些渔船自制炸药以炸鱼的方式捞捕,炸药的爆破力对珊瑚礁造成严重损伤。而被渔船遗弃的渔具,例如丢失的陷阱或渔网,可以继续“幽灵捕鱼”,即在部署后数月或数年诱捕猎物,甚至导致珊瑚窒息。诸如此类的非法捕捞活动对海洋所造成的伤害极大,因此,SIMCA的海域巡逻工作十分重要。

珊瑚礁守护者不分昼夜在海上巡逻,打击非法作业的渔船。

巡逻工作并非单纯的站岗就好。大部分非法作业的渔船会在深夜或是近凌晨时分进入保护区,未免被发现,渔民一般都熄灯摸黑进行活动,有时候渔民将大船停在远处,用小船进入保护区。执勤时,守护者除了要打起十二分精神,留意海域上的动静,还得具备应付突发状况的能力与智力,与非法捞捕者交涉,会遇上很多不可预期的事,当对方反抗以手上炸药或武器威胁,双方都很可能丢了性命,碰上类似危险时,守护者必须随机应变,以安全为第一。幸好至今,大家都平安回岛。在海上巡逻期间,RG团队从没携带任何防身用具,有时执法机构人员会护送他们,有时就只有他们和隐身黑夜中的渔船在海上进行斗智斗勇。有时,即便水警和军人陪同,渔船也不屑一顾,无视他们,并加快速度把渔船驶到公海,因为RG在马来西亚以外没有管辖权。

RG在海域巡逻时发现非法捞捕的渔船使用拖网进行渔作,海龟和其他保育类海洋生物被混捕。
鱼翅也是渔船的目标之一。

RG负责人Achier钟博士领导这个组织超过15年,她表示在诸多的职责当中,执法是最困难的,没日没夜的执勤外,除了得接受训练学习技巧,还必须与执权单位维持联系,在拘捕与提控程序上互相协作。在过去的15年中,RG平均每年进行约300次海上巡逻。在刚开始执行执法工作的最初几年(2005年至2009年),每次巡逻会截拦并检查至少5到10艘海上拖网渔船。但近年来,海洋保护区内的捕鱼活动减少了,被拦下的渔船也随之减少。可见,巡逻带来了效果。

●诞生,海有希望

守护者的工作不是时时刻刻都如此紧张刺激的,也有一些比较放松愉快的时候,比如当海龟上岸产卵时。兰卡央岛一直以来都是绿龟和玳瑁的产卵之地,在行动限制令期间虽然没有游客入岛,但雌海龟依然来到这里给守护者们带来欢喜,从3月18日之6月14日的将近三个月间,保育区增加了71个海龟卵巢,其中28个是濒临绝种的玳瑁龟。守护者每天晚六朝三看守沙滩确保海龟产卵过程不受人干扰,雌海龟回到海里后,他们把海龟卵移到保育区,以保障龟卵的安全,并提高龟卵成功孵化率,等到稚龟孵出后,再把它们送回大海。每每看着初生稚龟,奋力往海的方向匍匐前进,没有一丝的畏惧,升起的太阳照在它们身上,叫守护者们看见希望。

每年四月苏古群岛海域保护区的珊瑚群齐齐繁衍生命,海底雪花像是为守护者们的努力撒花。

为何海龟保育项目非常紧要?经常出现在苏古群岛海域的绿海龟成龟喜欢吃海草,而玳瑁喜欢吃海绵。海草作为海洋中天然的孵化场,许多小鱼和虾会在此产卵,绿海龟就像个割草机,按时帮海草清理,保持海草的健康,小鱼和小虾才会在此产卵,鱼的数量才会越来越多,品种越来越丰富。玳瑁体内的免疫功能让它可以吃掉这些有毒的海绵,如果玳瑁数量减少,则海绵数量会增加,就会把珊瑚吃掉,许多珊瑚小鱼就会失去住处,慢慢的小鱼的品种也随之减少。因此,保护海龟等于保护海洋多样性。

保护海龟等于保护海洋多样性。因为海龟是食物链里不可或缺的存在。

除了海龟之外,珊瑚产卵也是海洋给守护者们的一大回馈。每年四月,这里的海底珊瑚会将精卵束排放至水中,一粒粒粉红色或棕色小圆球,往上升,画面就像下雪一般,也像樱花飘散般,大量精卵构成海底的壮观景象。只有雌雄珊瑚都健康,它们才会繁衍生命,所以每年在同样季节若能看到海中雪,守护者感觉就像是通过了期考般,来领取努力的成绩单,叫他们心情雀跃。

●污水,点滴不漏

守护海洋,并非一定要待在海里,也不只是海里的事,守护者们还负责监督管理岛上的污水处理,确保岛屿度假村与员工的生活废水在安全排到海里或是使用于菜园和花园之前,经过妥善的过滤和处理。兰卡央岛和标利安岛上都设有污水处理系统,将废水分三个阶段处理,即:初阶处理系统、水耕处理系统以及臭氧消毒系统。

初阶处理系统由原污水槽、平衡水槽,移动床生物膜反应器(MBBR)槽和污泥干燥床组成。初级处理利用所培养的微生物将污水分解成矿物质。曝气系统在有机物废物的分解过程,以及微生物的呼吸过程中提供氧气。而沉淀槽中的管式澄清器有助沉淀悬浮固体靠重力进入槽底,顶层的水流到高温过滤池,底层沉淀物被引至污泥干燥床中,通过蒸发和过滤进行干燥流程,这种干污泥将用作盆栽植物的肥料。

兰卡央度假村的污水处理系统。

接着,水耕处理系统则通过水培植物的根吸收养分来能消除或减少污水中的营养和氮。高氧化系统能帮助确保植物深根部渗透,先后有助于营养吸收和抗菌处理。氧气的额外输入将氨转化为氮气,尔后释放到大气中。最终处理过程中,在污水中注入臭氧以消灭细菌和病毒,然后再将其释放到开放区域。而过程中所产生的臭氧则输送到装有污水的下流式接触室,在该处底部转变小气泡。臭氧也被送入臭氧处理水箱和污水箱加强消毒过程。如此,守护者能确保岛屿度假村不会对海洋造成水污染。

●访客,爱的开始

守护者们是海洋与海洋生物的管家,除了要打理好‘家’让它保持干净之外,还要管来访的客人,确保他们的观光活动不会破坏这个‘家’的安宁、安全与清洁。他们监督度假村的运作,也在访客入岛时,好好‘教育’一番,把‘家规’细细说明,张贴与告示阴魂不散的在度假村各个角落警告访客。当然,他们也知道教育不能一味做虎妈,得要让游客明白海洋的重要性与自己的行为的影响,才能帮助大家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所以,他们透过办活动、讲座、小型研讨会等,让公众和游客有机会一同参与他们的护海行动,也借此为把爱海的精神传播国际。

兰卡央岛能够保持它的美丽,Reef Guardian功不可没,身上那古铜色皮肤见证他们的努力。

身为海洋守护者,队员一年365天都在待命,即便是季候风季节,甚至不久前的行动限制令期间,他们一样在岛上执勤。普遍上执勤时间由清晨六点半到晚间十点,实际上大家都是不分昼夜,不论风雨,不计休假,随传随到。一旦驻岛轮班,他们就得离开家人,离开婆罗洲陆地,与世隔绝至少一至三个月。大家一人分饰多角,同时扮演巡查员、教育者、海龟保姆、海洋清道夫等多重角色。轮到‘海龟班’时,得每天从午后六点到凌晨三点留守在沙滩上,确保海龟顺产母子平安;轮到‘巡逻班’时,工作时间得视情况而定,任何时候只要一旦发现渔船进入保护区就得即刻出动。

RG的叮咛如家训,无处不在地提醒游客文明旅游。

这份工作吃力不讨好,再努力也不会获得社会的掌声,即便这样,守护者们一干就干了了十多年,为什么?因为,爱海无限。

护海无惧(上)

报道:戴舒婷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Check Also

SDGs教育实践(上):向真实世界学习 为真实世界行动

一日老师问学生,在咖啡里加白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