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信手札 / 現在只想休息

現在只想休息

艾語錄:
累,代表你正在努力,也代表你需要喘氣。為了喜歡的生活、更好的未來,你是要努力讓自己變強,但不表示就該逞強,適時的休息才會有力量繼續前進。不用怕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因為脆弱不是軟弱,而是知道要讓事情和心情先過去,才能找回力量照顧自己。只要不是真的停下來,別擔心,早晚會到達目的地的。

那書房說想休息,醫生和心理師都問,這休息指的是什麼樣的休息。‘不要求自己努力,讓時間寬鬆一點,想吃就吃,想睡就睡’。醫生和心理師聽了依然對這種休息概念很模糊。這三四個月來,那書房不上課,不積極學習,不勉強自己去交際,婉拒國內外的邀稿與合作項目,推掉絕大部分的活動邀請,也謝絕需要下很多心力去閱讀、了解的專訪課題。知道自己再怎麼用心寫稿,得再多的獎,也不被欣賞、認同、公平對待;知道無論多麼珍惜,付出再多,終究會被遺棄;知道無論再怎麼堅持,努力去把人生過好,還是被人批得體無完膚;知道無論再怎麼講義氣,當利害當前,自己會被推出去當炮灰;知道再怎麼努力治病,它還是會復發,疾病還是會被世人污名化。一堆的人生真的很累人。受傷、失望、疲累,讓一直努力的靈魂,想停下來了。

外國環保組織拋出橄欖枝,爾後彼得發來生態文學獎資料,那書房有點心動想動筆,因為很久沒給文學吐字,然而,想了想,還是放下表格,婉拒邀請,告訴他們我想休息。我覺察到我的內在提不出力氣,來為別人、為社會、為世界做事。不是自私,不是不肯幫忙,而是我必須先照顧自己的需要。有人說,寫稿對我來說不過是三分鐘的事情,期望我幫忙寫,但我不顧人情,不寫一字,對方抱怨。我感覺我的感受無法獲得諒解,心裡難受加多一筆。多希望我的休息被允許,就像喪親的失落被允許那樣。也希望旁人明白,寫稿不是煮快熟面,三分鐘就好,我有我專業。

近日與夥伴入山,他們想到七號瀑布,但我只想散步。於是那書房決定不跟夥伴同行,自己獨行,夥伴不勉強,尊重我需要。我允許自己頹廢,允許自己慢下來,允許自己不跟著別人的步伐和目標往山頂急沖,允許自己好好散步,好好看一棵樹,好好吹吹風,好好感受流水的清澈。在那個當下,我確實能感受到那個內在的自己被接納了,被愛著。慢下來是需要勇氣的,當全世界不斷向前,只有自己落後,那滋味不好受。即便如此現在還是要停下來,整頓和安頓自己。

文字:那書房@東寫西讀

Check Also

【東寫西讀】休息是一種需要

前陣子腳受傷了,腳踝紅腫疼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