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她他的二手世界(上) 一用再用 让物尽其用

二手,按百科词条,乃过手的,被转载的,非起初的意思。二次使用然后出售的东西。使用过的物件进行交易,不是第一手的意思。

关于二手交易,首先第一个词汇跳蚤市场肯定必须了解。而这个跳蚤二字最早出现在19世纪的欧洲,由于当时的卫生条件限制,许多二手商品尤其是衣物类普遍带有跳蚤。所以当时的人们将二手交易市场称为“跳蚤市场”,并且一直沿用至今。

来到了消费购物弹指间便能完成的便利今天,二手物品依然有其存在需求的市场。二手市场从真实的跳蚤市场、店面到网路平台,各有其拥戴者,或许是小众,但是爱得深了很自然就会和相同喜好的人走在一起。买二手货不用说最大价值就是环保,让这个物品在不同主人间流转直到再也没有使用余地为止。

有需求就有市场,目前在古晋,二手店面虽不至荒芜但其实也不多,因为经营方面有难度,能长久持续不容易。除了二手衣物/家私店,还有周末跳蚤市场。另外一种二手市场属于慈善义卖,由各家非营利慈善组织经营,所得悉数充作慈善机构基金运作,这种类型的跳蚤市场反而比较常见。

【二手品牌包 价值永留存】

万千二手世界里,邓雁霞蹲的这个角色属于卖方。

合宜淡雅的打扮,气质和她的二手品牌包包店吻合,拎着自家品牌包包客客气气向客人讲解品牌讲解故事。往另一方向瞥,这个高大上的世界瞬时颠倒过来,成了一个绿色温暖空间。二者相处起来毫无违和感,甚至你感觉买了一个二手品牌包包再拎个绿色小盆栽回家,其实一点不突兀。

邓雁霞的店面结合二手品牌包包和多肉盆栽。

想像固然美好,上门的客人其实两极化。邓雁霞坦言,来买包包的客人大多不会往盆栽多望一眼,而自然地爱好多肉的顾客们至多在包包区绕个一圈便罢。所以她的经营概念倒是颇值得玩味一番。又也许,其实是来自水瓶座不按牌理出牌的个性。最初,只是想摆些绿色盆栽,让这些植物给店里添气氛,这么寻思下来,发现直接经营开拓客源也不赖,敲定后就成了今天二手品牌包包和绿色盆栽的结合。

11年的报馆工作光阴献给了都门,任何新鲜事物都不抗拒的开放心态中其实藏了一丝渴切——想回乡陪伴家人。一直都在寻找机会,直到发现二手品牌包包其实有一定市场。决定要往这个方向去走之前也做了一定功课,品牌包包在古晋其实并不鲜见,只是要购买或卖出去都缺乏管道,网络购买有一定风险,不然自己来做这个渠道吧,大家可以买也可以卖自己的品牌包包。最主要二手品牌包包本来就有收藏价值,她自己也有使用二手包包的习惯,无论有没有品牌都好,除了会逛二手店,物物交换看见喜欢的包包也会换回来。

在外国接触二手文化

这个习惯的萌芽点其实来自于更早前她在纽西兰生活的那段期间。“在纽西兰打工度假的时候,因为有四季更换,从马来西亚带去的衣物不适合,因此买了很多二手衣。纽西兰到处都是二手店,从二手衣到生活用品、家具,哪怕是小镇里都有两三间二手店。超市也会有社区二手物手册,比如脚车,你可以到那个人家里买。纽西兰的二手文化改变了我对二手物的观点。”

回来吉隆坡之后开始留意那里的二手生态,后来也加入了吉隆坡的物物交换脸书群组。“吉隆坡第一个物物交换脸书“不用钱的生活”成立的时候,我兴奋地成为会员。除了把自己二手物放上网,私下和别人交换其他东西,那个平台也会不定时举办物物交换市集,来这里换东西的人都已经有了共识——只换不卖。我就这样清除了很多家里放着,但还可以使用的物品,也换回来很多实际有用的东西。我用没有用的键盘换来平时种花用的木凳子,表演穿的尚新靴子、换人家家里多出来的洗发水。我甚至换过一架电子钢琴,那个音乐老师大学时期用的电子琴,如今成为让我用来学钢琴。老钢琴有了第二次生命。主人很开心,我也很快乐。”

二手品牌包包可买可卖,偶尔也有第一手新包包出售。

二手也有好品质

“我在吉隆坡经常逛二手店,比如大型连锁日本二手店Jalan Jalan Japan。我觉得二手物和新的没有分别,价钱却非常便宜,而且你也可以找到品质非常好的。使用二手物可以避免资源浪费,让二手物有了第二次生命。很多时候是刻板印象局限了我们使用别人的二手物,比如说肮脏、不吉利、带来霉运等,其实都是错误的观念。”

经营二手品牌包包店这几个月以来,有些顾客会把自己的二手品牌包包放在店里卖,基本上她都会先鉴定真伪再提个双方都能接受的价钱。偶尔邓雁霞也会拿些新的品牌包包上架,因为进和出之间难以拿捏,但是你必须确保货源不断,所以直接上新货,让喜欢新包包和二手包包的人都有选择。要说趣事的话,大概就是古晋人爱打折的习惯吧,就有人曾经拎着店里二手品牌包包直接砍价1千令吉,让她啼笑皆非。

邓雁霞没有把价格订得太高,某些牌子甚至比吉隆坡定价还要便宜。
虽然是二手包包但是都被照顾得很好。
想要送礼也可以顺便购买包装袋。
二手品牌包包和绿色盆栽,两者看似不能相融,但是在邓雁霞的巧思设计下却又完美相处在一块。

设立古晋物物交换群组

回来古晋创业后,想着也把物物交换的概念带回来,就在脸书上设立“Kuching Barter Trade 古晋物物交换”群组,只是目前仍未广为人知,会员才百出位,开帖交换物品的人也不多。针对这点,邓雁霞认为,“也许接触不多相关的资讯,古晋人对二手物依然存有刻板印象。市面上很多产品卖得很廉价,大家都觉得没有必要购买二手物。其实使用二手物不是买得起或买不起,而是你看见很多东西丢弃很浪费,你家里没有用的物品,是别人正好需要的;而你需要的,正好别人已经不用了。物尽其用,也是双赢局面。另外,二手店兴盛的货物,很多东西可以用三分之一的价钱买到,生活费其实可以不用那么高。当然最好的习惯是不要过量消费,断离舍及极简生活才是我们应该崇尚的。”

【Preloved Kuching:脸书上的二手买卖群组】

最开始来自一群爱买二手物品的妈妈们。那是2015年,她们发现古晋缺乏二手交易网络平台,自发性在脸书组织了这一个“Preloved Kuching”群组,截至今年七月,群组已有一万多名成员加入。至今,群组依然活跃,每天都有许多二手买卖帖等待审核通过,罗嘉慧就是其中一名管理员。

罗嘉慧是脸书“Preloved Kuching”二手买卖群组的管理员之一。

目前Preloved Kuching的管理员都属于无偿付出,牺牲自己私人时间来管理群组,每天需要审核并通过合格的二手买卖帖,或是要求加入的待审核请求。这是为了确保群组页面的整齐也方便大家寻找。要说管理挑战的话,群组经常会出现许多不符合发帖形式的审核要求,在他们更改前,这些帖基本上都不会被通过。严厉的审核方式才是确保群组干净整齐不二法门。也因为管理员都有正职,所有某些时候不能立即通过这些请求,但是她们一般都会在24小时内完成审核工作。

拥有三名孩子的罗嘉慧,发现孩子的成长过程经常累积一些仅仅为阶段性使用的用品,比如玩具、书籍和衣物。透过这个二手平台,罗嘉慧就能解决物品无处清理的困扰,二手卖出去或是送给有需要的人。
她喜欢购买书籍,而二手书籍对荷包的杀伤力没有那么强大,基本而言,相对于二手交易的买和卖,她比较属于前者。扩充书籍份量之余,也会定期出清。罗嘉慧喜欢网购,任何时候只要她闲下来就可以上网淘宝,再来可以选择自己方便的时间与定点面交,对她来说是比较方便的一种做法。

关于二手买卖,永远能带来无数惊喜。罗嘉慧就曾经买过古晋找不到的并且价格低廉的二手物品。也喜欢那种自己已经不再需要,透过这个平台找到正好合适的有缘人,正是你好我也好的双赢局面。

报导/摄影:游晼婷
部分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Check Also

SDGs教育实践(上):向真实世界学习 为真实世界行动

一日老师问学生,在咖啡里加白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