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信手札 / 造一座夕雾花园

造一座夕雾花园

“回忆也是一种借景。把它们纳入生活中,让生活不致于那么空虚。就像花园上方的山和云一样,可以看的见,但却永远摸不着。”——陈团英《夕雾花园》

我喜欢《夕雾花园》这本书。这份喜欢很特别,我读着从图书馆借来的这一本时,心里就想着以后要自己买一本,不是因为贪念或想要拥有,而是想像购买茶叶那样,存放着,一次次品味它。在翻开《夕雾花园》的前一周,我一口气一天读完《傀儡花》,感觉非常过瘾,因此在读《夕雾》之前想再来一次一口气读完它,然而,在真正开始阅读《夕雾》时,却发现这本书要慢慢品读才符合它的味道和气质,就像喝茶一样,得细品慢品,不急不匆。

不得不说,作者的文笔和叙述能力,还有翻译者的功力实在厉害,让我透过文字,感受到故事中的男主角中村有朋的气度,感受到他那股始终不为所动的安定与淡然,他透过园艺、茶、绘画、山林,修身养性,再把养成的品格投注于园艺、艺术与生活中,即便它只是小说虚构的人物,却也叫我起了一份尊敬。这本小说故事以太平洋战争后的时代为背景,写着关于日本人、欧洲人、马来西亚华人、印度人和原住民之间的关系与情感,尽管不同国籍和种族的人物有着复杂历史背景,然而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和情感却可以超越这些背景和仇恨,回到如水一般的纯粹的本质。女主角云林憎恨日本人,因为日军占领马来半岛的时候,她和姐姐被关在日军营里,她被迫当挖矿的劳役,而姐姐每天遭日军蹂躏,云林幸运地逃脱军营,但姐姐最终被活埋。她心里对日本人抱着极大的怨恨。然而,这份怨恨却不存在在她与有朋的情感中。这让我想起我老师所说的,脏的不是水,水的本质是一直都在。

这本小说有很多令我印象深刻的部分,其中一个就是天皇御赐给有朋的水车。有朋把它放置在山里溪流一处。那水车的桨叶上有僧人所刻印上的祷词。水车转动时,祷词打入水中,像是把祝祷投入在水里,水从高山往低处流,随河水穿过雨林,经过正在饮水的动物,流过马来人的高脚屋,以及华人垦地的寮屋,流入河岸变得稻田里,水一直流到海里,它所经过的一切,它都在保佑着它们。这一段真让我非常感动。

“夕雾花园”不仅仅是一个花园,它的内涵深且丰富。陈团英写到:“有朋是借景大师,让花园外的天气和景物化为他作品不可或缺的部分。”其实,陈团英未尝不是一个借景大师,他借了马来半岛的历史、二战的历史、热带雨林的环境、金马伦的茶园打造了一座“夕雾花园”。佩服!佩服!

《书里那句话》图/文:那书房

Check Also

永別了孫老師

在一個超級忙碌的三天連假裡,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