逾期的告别

“生命的悲剧不在于美丽的事物过早衰亡,而在于它们变得苍老和鄙俗。”——钱德勒《漫长的告别》

钱德勒这句话说的是书里的特里还是当时病逝的妻子?也许是两者。

那书房想拜读《漫长的告别》已久,一直很好奇它会是怎么样的一个故事,读过钱德勒另一作品《长眠不醒》后,那书房自不会设想它风格会和日式推理小说一样着重于逻辑的推理,六十八年前能有这种侦探小说,在那时代已是巨作。钱德勒在讲述侦探马洛为好友追查真相,这个侦探看起来比较“人性”,没有怪癖,不是怪咖,也没专长,他就只是个有情有性的普通人,从头到尾要读者和他一起相信特里不是凶手。

对马洛而言特里是个值得交往的朋友,他对特里的死耿耿于怀,也因此与案件挂钩,被卷入接下来一件又一件的死亡事件中。一次警探对马洛说,他有一个需要告别的人。后来马洛就为了这个正式的告别,见过了很多人特里生前身边的人,从他们身上看见了有钱人光鲜外表下所遮掩的真实的糜烂生活。

钱德勒说:“有钱的人不知道。他们从没体验过真正的快乐。除了别人的老婆,他们从不特别想要什么东西,和水管工的老婆想给客厅添置新窗帘相比,这种欲望实在苍白得很。”这段话也在讽刺上流社会的下流。

在一切的真相水落石出,案件结束之后,马洛终于觉得自己算是正式与故友告别了,这个告别经历了一些时间,一些事故,还有一些人生。然而,就在他好不容易放下了特里的死亡之后,他发现了真相中的真相,特里并没有死,伪装的死亡叫马洛对特里失望,心寒。这才是他对他真正最终的告别。马洛说:“生命的悲剧不在于美丽的事物过早衰亡”,特里的死亡不可悲,可悲的是特里活着的面目。也许,有些东西,结束得早,好过结束得迟。

<<书里那句话>> 图/文:那书房

Check Also

我們與瘋狂的距離(二)

“精神疾病並非看得見的身體殘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