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善心(上)看顾无依儿童成长

位于古晋高原路(Jalan Uplands)的《救世军儿童之家》是一间专收留女童的非政府慈善公益组织。这里的小朋友多半来自单亲、破碎、贫困家庭(只有极少数儿童是真正的孤儿),因为种种原因导致家人没办法把孩子带在身边,只好把孩子寄养于“女童之家”。

院长梅洁表示,做满7年后她又会去另一处儿童之家服务,这也是救世军的规定,这样一来儿童之家才不会一成不变。只有更多的想法更完善的服务,才能更全面照顾到孩子的需要。

女童之家院长梅洁(Major T‧ CHELVEE)从小也是在这个环境下长大,唯一不同的是,她12岁时加入了怡保儿童之家,8年后离开,但,过几年她又投身回救世军服务。从小信仰上帝的她,明白上帝给了她拥有的,她必须回馈于社会的这个道理。于是,当她踏入社会后,就决定为当初收留她的儿童之家做点什么。梅洁至今在救世军服务近30年,她也致力办好儿童之家,希望给孩子们一个舒适的家。如今,梅洁不单是古晋救世军儿童之家的院长,也是孩子们的良师益友。

梅洁表示目前古晋的女童之家共收养了49名小朋友,当中也包括了几名小男童。“我们这里最多可以收养到60名儿童,因为床位有限,名额也有限。虽然说是女童之家,但男幼童我们也有收留,一般上我们会等到他们满九岁后,才送往位于万福路的‘男童之家’”。

帮助问题家庭孩童
在本地,除了一些长期有接触公益组织的人外,普遍上市民都不是很清楚儿童之家的运作,更有许多人误把这里当成孤儿院。其实,这种说法并不恰当,儿童之家的存在,目的是要帮助一些有问题的家庭,好让他们的孩子在这段期间能有个家居住,不至于露宿街头,也可以三餐温饱。除此之外,儿童之家也提供孩子们一切所需,希望小朋友们能在这里学会独立自主,将来长大也可以为社会贡献一份心力。正所谓取自社会,用之社会,救世军成立的宗旨,就是帮忙这群小朋友,让他们可以更好的去生活。
“虽说是儿童之家,但也不是全部的小孩我们都会接收。首先,我们必须要审核家长递上的文件,以证明他们有寄养的需要。例如单亲家庭,或是父母有一方去世了,另一方必须长时间工作来维持家庭开销,或是父母消失无踪影等,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才将孩子寄养在儿童之家。当然我们的团队也会去了解实际情况,看看他们是否符合收留条件,上层才会批准接手。”负责人梅洁表示。

“目前院内收留最小的孩子是一岁,我们没有限定说只可以住到几岁,这一切都看小朋友自己的造化,若他们可以读到大学毕业,我们乐观其成,也不会因为书没读好就暂停他们的资助。其实都是看孩子的家庭为先,如果父母的条件允许了,或是父母另嫁另娶,组织了新家庭,我们会鼓励小朋友重新回到父母身边。即便孩子想要继续留下,我们也会视情况而定,而不会草率下决定。当然父母若有了新家庭,能把孩子带在身边才是对小朋友最好的抉择,二来,还能把空出的床位留给真正有需要的孩子。”

给孩子身心灵呵卜护
儿童之家收养的孩子以年龄来区分,共分为三个阶段,幼儿班、小学班与中学班。这里的小朋友,每一个都有相对的自由与责任。即使是幼儿班的孩子,他们都必须遵守院内的规则,读书的时间必须温习功课,玩耍时间就尽情玩乐;而小学班除了要定时帮忙打扫起居,也要彼此相助、互相照顾。大班的孩子则需要照顾年龄较小的孩子,洗衣煮饭打扫也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除此之外,这些孩子都不受约束,不在值日表内的,都可以自由活动,或是选择自己喜欢的事情来做。

“我们会给孩子办各式各样的活动,周一至周五孩子上学,所以活动多数办在周末,例如游泳、骑脚车、爬山等,不一样的年龄层会参加不一样的活动。我们鼓励她们踊跃参加这些课外活动,如果她们有兴趣学其他的,我们也会帮他们报名,比如音乐课、舞蹈课、绘画班、烹饪等,只要他们喜欢,我们都设法提供这些活动让他们参与其中。”梅洁表示。

儿童之家有来自许多不同国家的社工,他们都尽自己能力各司其职去教导这群小朋友。有些社工上门来给孩子们补习功课,有些义工则帮忙带这群小朋友去上活动课。由此可见,儿童之家的孩子生活过得充实,也绝对不如外界所想的是孤儿身份,被遗弃在“孤儿院”。其实,以其在外随处游荡,孩子在这里学到更规律的生活,也学了更多的语言和各种才艺。

记者问负责人梅洁,这里的小朋友有没有纪律的问题﹖会不会因为原生家庭的因素,造成孩子们行为上更叛逆?梅洁听了只是淡淡的笑说:“当然会啊,别说这群小朋友,就连普通家庭的孩子也会面对情绪和行为问题吧!儿童之家有社工和一般的辅导员帮忙辅导有需要的小朋友,如果情况严重的,我们会把孩子送去政府医院,让更专业的导师或医生来处理。如果是一些原生家庭比较多问题的,孩子就会比较叛逆,那心里层面就更需要专业的来辅导。但大部分的孩子住进来后,都不会有这些叛逆的行径。我想环境对孩子也很重要吧。”

捐赠物品前 请三思别把垃圾当善举!
说到农历新年前,多数人会有大扫除的习惯,然后将旧物来个断舍离。儿童之家在这高峰期收到的捐赠品更是一年中最多,往往挤满了一条走廊有余。但细心去分类,会发现大部分民众捐赠的物品,都不符合回收的条件。除了小部分旧衣物、纸皮箱、塑料品等能进行二手买卖,基本上剩下的都是玻璃樽、坏掉的电脑、破损的玩具,要是再往更深一层去分解,还会发现二手衣里掺夹着发霉的内衣裤、发臭起斑点的踏脚布,有些甚至把孩子用过的儿童便池,没清洗过的尿布也一拼搁置在这里。这些大量的二手物品需要时间与人力去归类,多数没办法回收的物品,儿童之家还得出钱出力让垃圾车来载去垃圾场,这不就本末倒置了吗!

虽然民众的本意是好的,把家中清理出来的二手物捐给慈善机构,希望有关当局能废物利用,减轻他们的负担。但有些东西真的不适合当成捐赠品,如以上所列出的,这些物品只适合送去大型垃圾场,而不是一处给小朋友居住的地方。

也有些市民会质疑,一些慈善机构一直呼吁大众捐款,如果收到二手物品,难道他们不能废物利用,重新让这些物品变得有价值吗?没有说不可以,但大家要知道,儿童之家只不过是个孩子住的地方,孩子们的能力有限,再说把这些东西改造后,也未必有人购买,还有一些是根本不能循环再用的,这就耗时耗力了。

儿童之家有来自很多不同国界的社工,这名来自荷兰的社工雅各布斯(Uncle Jacobs)自愿服务已有好几年,负责教导孩子们英文、物理等作业。逢星期五还会载孩子去上游泳课,周末也会驱车带他们去户外活动。

维持中心日常运作 捐款有收据可扣税
目前儿童之家最缺乏的,除了物质上,现钱也是最大的问题。因为儿童之家的资助并非来自中央政府,而是砂拉越政府(仅限于办活动经费),以及善心人士的捐款。大部分市民一般都会资助物质方面,这让院长满怀感激。“但是我们有十位员工,他们并不是义工,所以我们需要支付他们工资,十个人的工资加起来也是一笔为数不小的数目。另外我们还有49个小朋友要顾养,他们日常开销、饮食费、水电费、车油费、学校的费用等,这些都不是免费的,我们需要大笔资金来维持运作。”

“社会人士多数都会捐赠食品、小朋友的用品,但也仅有在特定时间,例如过年过节,很多团体会主办慈善探访活动,这时候我们就会收到很多食物与用品,在圣诞节,孩子们也会收到礼物很开心,必须得感恩这些组织的慷慨。可是一旦过了节庆,一切的探访与捐款就会淡下来了,而且坦白说现钱捐款真的比较少。或许大家会质疑,捐现金的话,怕有心人会私自装进口袋,而不是用在孩子身上。其实关于这一点,大家可以放心,无论民众捐款的数目多寡,我们都会开票据,而这张票据是可以当作政府扣税呈报的。所以我们不可能私吞这些捐款,这都是有记录的。”

要维持儿童之家不容易,幸好人间处处有爱心,每一次当院方遇到经济困难时,院长都会向一些团体或组织求助,而大家都愿意出手帮忙,加上各界社工们热心的帮助,还有一些从儿童之家出去后,再自愿回来当社工,帮助这群小朋友的人,院长是非常感激的。

报导/摄影:陈泌伶

Check Also

SDGs教育实践(上):向真实世界学习 为真实世界行动

一日老师问学生,在咖啡里加白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