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善心(下)未来由自己掌握

女童之家除了收养孤儿弃婴之外,尚有很多经济弱势家庭的幼儿及少年等。这些寄养在院的孩子多半是来自家庭遭逢变故,例如家庭功能不全,因而导致孩子们未获妥善看顾,不得已情况下才将孩子送入院。对这些家庭来说,能把孩子从这种窘困环境中拉拔出来,安置到更适合更安全的儿童之家也未尝不是件好事,于父母于孩子来说,也是一个最好的安排。

小学班的房间采光亮空气也流通,而且女孩们都整理的井井有条。
大班的起居室。

有些人会质疑,住进儿童之家的孩子,会不会造成他们日后心灵创伤,或是有负面影响?这个问题确实受到不少人关注。其实,孩童在住进儿童之家时,院方都有给予心理辅导,让他们明白当前的状况。毕竟站在孩子心理的角度上来说,院方还是有必要让孩子知道“回家”是院方、家长和孩子们共同的约定,孩子被送到儿童之家是无奈也是现实,他们并没有被家人遗弃。而院方能做的,就是保证孩子的利益,让他们不受外在因素的影响,能在儿童之家好好的完成学业,健康成长。

补习老师从前也是这里的孩子,长大后自愿回来照顾幼童,帮她们温习功课。
小学生也必须加入清洗行列。
孩子们周五放学回来就会进行大扫除,从房间到食堂都必须清洗一番。

除此之外,为了能更完善的安顿这群未来栋梁,儿童之家也必须具备更多的专业服务、教育教养、辅导谘商、陪伴倾听等,让在院的小朋友以及少女们能有最好的安排与发展的机会。而记者实地走访,发现女童之家的孩子都得到妥善照顾,不如我们来看看他们自己怎么说。

受访者:郭秀萍 (19岁)

盼读大学探索新事
物7岁那年,秀萍的父母因性格不合决定分开,母亲带着她与哥哥远走他乡定居美里。不久后父亲尾随而至,将她从母亲身边带走,从此她跟母亲、哥哥隔了一座城市,只能靠电话联系。同年,因为父亲的忙碌,多半时间逗留在外也无暇看顾秀萍,最后才决定把秀萍寄养在儿童之家。多年后父亲曾问过秀萍,要不要搬回家与他同住,但秀萍婉转拒绝了父亲的提议。一来是她早已习惯儿童之家的群体生活,再来是跟着父亲没有安全感,于是,秀萍选择继续留下,而这一住就是12年。

有着华裔与肯雅血统的秀萍是一名混血儿,平时跟母亲兄长说马来语,跟爸爸则以福建话交谈。郭秀萍7岁离开母亲,说不想念是假的,所以住在儿童之家期间,也曾飞去邻镇探望过母亲,当然也有想过搬去跟母亲同住,但目前还在本地求学的她不能说走就走,尽管她已是个中六考生,但她表示一切都得等成绩放榜后才能做决定。

郭秀萍在儿童之家称得上是个大姐姐,许多小朋友理不清的事都会来询问秀萍的意见,秀萍也乐于相助,告诉他们什么可以做,什么是不对的。空暇时间,秀萍喜欢阅读,除了读书之外,她还喜欢弹吉他:“以前有老师上门来教我们,但现在没有了。我都是自己慢慢摸索慢慢学,我喜欢弹吉他带来的感觉,希望日后可以无师自通弹出悦耳的歌。”

目前正在等成绩出炉的郭秀萍说毕业之后想要继续攻读软件工程,只是不确定该上哪一所大学就读。成绩向来名列前茅的她表示没有上过补习班,都是在院内自习:“我觉得上补习班浪费钱和时间,因为教的东西都是学校已经教过的,只要上课有专心,回来勤做习题便没问题。功课自己学也可以,不懂就问老师或朋友。”说到在学校交友状况,秀萍说朋友知道她寄居在儿童之家,不会因为如此而取笑她或远离她,有些甚至都不知道儿童之家是什么、在哪里呢!

“我在这里结交到很多朋友,在学校也是。平时同学要来找我一起做功课,院长是允许的,但如果要外出,就必须得到院长同意。我们一周可以单独出去一次,不过我们都是结伴一起逛商场。晚上院长是不允许我们外出的,这里有这里的规矩,九点过后我们就必须熄灯上床睡觉,不过通常我们还会在床上闲聊。”

记者问她住在这里开心吗?有什么梦想或是想要完成的心愿吗?郭秀萍表示:“我喜欢住在这里,这里有很多朋友,当然如果可以跟父母同住是最好不过。这里生活要求规律,我们都会按照值日表行动,有些人不喜欢被约束,就会要求亲人接他们回家,但我就过得挺好。我希望我中六成绩放榜考得上,能继续读大学,将来也希望自己可以环游世界,能到处去探索新事物,学习更多不一样的文化与背景。”

受访者:柳乐乐 (化名) 11岁

想和家人一起住
Q:你知道你几岁住进来的吗?为什么?
A:知道,8岁的时候,是跟姐姐一起住进来的。我爸爸去世了,妈妈要去新加坡做工,没有人照顾我们,所以妈妈就把我跟姐姐送来这里。

Q:你跟你姐姐住得习惯吗?
A:一开始住进来我很害怕,因为我跟姐姐是分开睡的。她跟大班的,我就跟小班的,那时候很害怕,晚上都不敢睡觉。后来姐姐跟我说这里很安全,而且还有很多朋友做伴,我就不怕了。这里的人很好,我来的时候他们都会带我到处去参观,也教会了我很多事。平时我们放学回来后,有社工来帮我们补习,周末也有社工带我们去跑步游泳,我们还会学煮菜、做手工艺品等。星期五我们就会一起收拾、清洗这里。闲时我们就一起玩一起看戏。

Q:你的学校假期都怎么度过呢?
A:每次放假我舅母或是保姆会来接我们回家。我的保姆是妈妈的朋友,她自己也有孩子,平时不能照顾这么多人,所以只能在放假时带我们回家。有时候是舅母来接我们回家小住,不过她的家也很小很窄。但她们都是很体贴的人。

Q:如果给你选择,你还想要继续留在这里吗?
A:不要,我想跟妈妈一起住。虽然这里没有不好,但我想跟家人在一起。加上去年姐姐也搬出去跟朋友一起住,我不想自己一个人在这里,想跟姐姐在一起,但姐姐说她要做工不能照顾我,等我毕业了才跟她一起。

报导/摄影:陈泌伶

Check Also

SDGs教育实践(上):向真实世界学习 为真实世界行动

一日老师问学生,在咖啡里加白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