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行腳處 / 重溫人生第一場“旅行” 肯雅蘭園

重溫人生第一場“旅行” 肯雅蘭園

旅行,不單單是對眼前的嚮往,也能以回憶方式進行,縱使我們現在哪都去不了!這場說走就走的回憶之旅,瀟洒得來又充滿感性,這一刻從車上緩步走下來,看着有點截然不同的公園,心裡有些許的落寞;再徒步到恐龍公園,看著兒時的老朋友依舊矗立在原地,改變不大,突然頓悟,原來變的是我,已非當年的小女孩;從公園側邊步道繼續往上走,走到盡頭就是肯雅蘭美食中心,再往中心點去,這裡就是80年代少年們最拉風的聚集之地。

我們都明白,過去的不能再重來,如今連旅行也不再是理所當然時,咱們不妨帶着回憶出走。因為想記得,所以出發,單純的帶上童年回憶,來一趟說走就走的小出遊。而且走得越近,回憶越清晰,彷彿不停提醒着自己,這些美好的回憶,是讓自己堅持走下去的動力。

●80年代的繁華商區

我出生於此區,如果你有住在肯雅蘭的朋友,也不妨仔細聽,也許會發現從我們嘴裡吐出“肯雅蘭”的發音很不同,好幾次被朋友調侃說,怎麼你的發音有點奇怪!才發現,記憶里的肯雅蘭是情意綿綿的,所以說出口的肯雅蘭,都會柔中帶連,三個詞幾乎是連着一起吐出來。

據知肯雅蘭是古晉最早的衛星城鎮,所謂的衛星鎮即是城市規劃的一個概念,意指大城市邊緣的小型城市,既有就業崗位,又有較完善的住宅和公共設施的城鎮。小時候,這裡是我們小孩的所有,從幼兒園升小學到中學,都在離家僅有數步之遙。放學後,就會和同學到肯雅蘭大戲院溜噠。當時,我們的生活只有家,學校和肯雅蘭商場,周而復始,永不嫌悶。

從文人曾經報道過的文章里,原來當年人們亦將此地稱為古晉牛車水,在這耗了大半青春的我卻全然不知。連名字意譯自馬來語“Kenyalang”也是我們砂州鳥犀鳥也不知。生於此,長於此,回憶里卻儘是風花雪月和吃喝玩樂,對它的認識還不如一個到此一游的人,實為慚愧。如今,看着它已來到了凋零的時代,更覺內疚。

在這逛了一圈,少了早晨的朝氣蓬勃,也少了很多人氣,商場里不僅沒有了往日的熱鬧,許多店鋪都已不復存在,能留下的,不外是些生活用品和零零碎碎的小玩意。大戲院沒了,卡拉ok收場了,原先還有翻版光碟、漫畫、音樂光碟在努力撐着,那時候,來到這裡肯定不會空手而返。可如今,腳步再緩慢的度,也撐不到十分鐘就走出來了。

加上疫情致使,更見蕭條,走到熟悉的店面,不是倒了就是關了,午後原本該是老人們的熱絡,也只剩下空地上三三兩兩的鴿子。叔叔阿姨們都寧可待在家,也不再流連於此了。榮光咖啡店吃包的客人不再高朋滿座,就連往年最熱鬧的新年集市,也遜色許多。寫到此,忽而迷失了方向,原意是希望人們再次光臨,可惆悵了一大段,發現好像沒了前去的動力了。

可旅行不就是這樣,看了他人的旅遊札記,詳細規划行程,可來到原處才發現和自己所設所想有着很大的差距,有時候,什麼都不做,也不想,漫無目的的逛,卻能發掘更令人感動的美景!

80年代,我們的“超級市場”就是肯雅蘭的滿園果和羅川記,為了能外出,幾乎每天都敲着算盤借口去一回,好比母親的醬油、婆婆的豆腐、公公的香煙……,買個東西,去了半天才回來,被罵慘了,隔天依樣從來,彷彿一天不報到,渾身不自在。

不曉得人們都愛懷舊,還是上了年紀的人特別念舊,站在恐龍雕像前,回憶如潮水般地湧來,把我給沖回到那一天。80年代,它就在這個公園裡,16歲,母親稍微放寬了限制,只是,恐龍已不適合我們玩了,只有前方的巴士站,搭上11號巴士,前往更寬闊的世界,虛度我們無敵的青春。

每次來肯雅蘭,我們可以什麼都不做,就坐在岩座上,暢所欲言,有時候,有什麼事情和朋友聊一聊,聊完就會很開心。

在現在這個幾乎人手一部智能手機的時代,公用電話已經成為一個時代的標誌,成為人們記憶中的一個符號。記憶里,這裡原有8座公共電話亭,如今只剩下一個,而且已經故障了。

年少時,這裡有架電唱機,我們幾個小女生常會點一杯飲料,坐一個下午,待在裡頭聽歌,聞炸雞香,也曾在這裡寫過情書,談過青澀戀愛,這是肯雅蘭商場里唯一一家快餐店舒戈邦(Sugar Bun),可惜最終還是離場了。

每個周末必報到的娛樂場所,從下午兩點唱到四點回家,初出社會後,也經常來這裡高歌一曲。它算是我提起勇氣走上台握起麥克風的啟蒙之地。

肯雅蘭大戲院承載了我們一家團圓的回憶,當時只要成龍或者周星馳的電影一上映,爸爸就會帶着我們到戲院里看。記得我們最後一部應該是《算死草》,笑足了整場。過後,到這裡來不再是追戲,而是跟着學校的活動,上台表演舞蹈。所以這裡的一切可是印象深刻,挑高的天花板,側門的黑布簾,後台的繁忙,滿滿回憶的味道。

我們總去抱怨生活無趣,原因在於我們太過舒適,很多事情都習以為常,沒有了新鮮感。其實生活中的驚喜有很多,一趟懷舊的小出走,也能重新喚起心中的激動,讓我們更能用心去感受生活。

清晨的一杯黑咖啡搭配油條,吃飽喝足就下樓幫媽媽買些新鮮的蔬菜,跟豬肉販哈拉幾句,希望能省下幾毛買肉錢,再跟印裔叔叔買咖哩料。這樣的行程一個星期起碼三次。晚上肚子餓了,二樓的明記哥羅面,許志安炒果條,都是宵夜的最佳選擇。近日因為疫情侵襲,它又被限制關閉,至他日通知為止。這樣的限制無論對小販,或是當地居民而言,都有着巨大的影響。

我們的第一場旅行,是童年!那時的我們無憂無慮、對世界充滿好奇、天不怕地不怕,總是表現一副勇敢的樣子。交通公園離我家約1公里,可依然無法阻擋我們的探索。有一回,朋友生日,夜闌人靜的晚上,幾個孩子,拿着小蛋糕,靜悄悄在亭子下慶祝,避免驚動大人,生日歌幾乎是用氣音唱出來的。還有,這裡的相思豆,擠滿了我們的青春瓶子!

古晉肯雅蘭的交通公園早在1973年就存在。記得進入報界後,還曾經報道過由蜆殼汽油公司舉辦的交通遊戲比賽。除此之外,還有中秋節提燈籠活動,夜晚的公園,掛滿了大大小小的五彩繽紛的燈籠,尤如天上的星星落入了凡間似的,甚是美麗!

撰文/攝影︰薇恩

Check Also

韓國江原道 高山海景養生自愈

隨着韓國從6月8日起,海外入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