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讯视界 / 35岁向海筑梦

35岁向海筑梦

人因为是陆地上的生物,所以常常只专注于陆地,对于占据地球表面十分之七的海洋,甚少给予关注。即便如此,海一直影响着陆地上的每一个生物和每一个人,包括了廖鸿基。35岁那年,当许多同龄人都在寻求安稳、安定生活的时候,他却转过身投入大海的怀抱,向广大无边的海洋寻求安慰。海,深深地进入他心里,也深深地影响他,改变他和他的生命。海海人生三十载,他不断探索海洋,并寻找他内在的宝藏。

一个人一辈子除了念书、成家立业之外,是不是可以尝试做一些不同的、“异于常规”的事情?生命里有没有一些不是被交代和被期待去做,而是自己想要去做的事情?廖鸿基说这是生命的内在渴望,年轻时他常常思索,老天给每个人不同的品质、需求、展现,老天到底给他怎样的生命?要他这辈子去完成什么?做出哪些贡献呢?老天把我们生在一个地方,这个地方一定会提供我们一些养分、机会和发展。

“海洋交给我很多事情,交给我行动,交给我勇于承担,交给我写作,让我成为海洋作家。”──廖鸿基

廖鸿基(海洋文学作家)

  • 1957年出生于花莲市,35岁成为职业讨海人。1996年组成寻鲸小组于花莲海域从事鲸豚生态观察,1997年参与赏鲸船规划,并担任海洋生态解说员,1998年发起黑潮海洋文教基金会,任创会董事长,致力于台湾海洋环境、生态及文化工作。出版了30余部海洋文学作品,并荣获超过15个文学奖座。
拍岸的浪头一直都有声音,他注意聆听这些声音,从中获得许多体会。

在浩瀚的环境与悠长的地质历史中,人只是渺小而微不足道的过客,这个渺小会受浩瀚的影响,他便是如此。他生长在台湾花莲县,台湾整个东部都属于断层海岸,山脉从海底隆起,整排山站在海边,没什么平原,这样的生活环境对他产生很大的影响,在生活里头他常常觉得被限制,打开门走几步就看到山棱线和海平线,局限的范围使他想跑到山的最高点,去看看山的后面是哪里?又或者跨越海岸线,到海的一边去看看,海的后面是哪里?在花莲这座城市的外面有那么样的风景?这份好奇推动他去探索,并不断拓展自己的生活领域,先是攀登高山,后来跨线涉海。

●梦,起于年少时

“为什么会走向海洋?很像我是一个不正常的人,果然是不正常的人啦”,他幽默地自我调侃。他高中时就非常渴望这辈子能拥有一艘船,因为船能够带着他到海上去。毕业之后他经常在海边流浪,周末假期就在海边生活几天,年轻时候他的人际关系很不好,他个性容易紧张,一紧张讲话就会结巴,因此常被同学取笑,语言障碍使他不喜欢与人互动,宁愿背对人群躲在边陲角落,去看一朵花,一只蚂蚁,一只昆虫,就这样培养出他对周围事物的观察能力。他避开人群,转过头来看见了海洋,跟海洋有了互动跟对话的机会,从此建立了深厚的交情与关系。

“出轨”探索这种尝试一直存在于他生命里头。

●启航˙赏鲸˙漂流

35岁那年他在陆地上遇到很大的挫折,使他毅然跑去当讨海人,也许只有海才能了解他、抚慰他的灵魂,而想亲近海,想跟海洋讲讲话,最方便的管道就是搭渔船去捕鱼。当讨海人的五年时间里,除了其他的讨海人之外,鲸鱼海豚成为他最好的海洋伙伴,看着它们的行为,听着它们的声音,他的好奇心又萌起,一份特殊的情感悄悄萌芽,于是在1996年他拥有了自己的船之后,马上就卸掉渔具,不再捕鱼,而是组成“台湾寻鲸小组”,集合船长和研究生一起在花莲海域进行鲸豚资源调查。
这个自营的研究团队需要大约100万的经费,靠着他预支的书本出版税、自由时报总编与同事们的捐助,还有其他朋友的帮忙,他们完成了项目。基本调查结果发现,台湾的鲸豚发现率高达92.4%,借着这不得了的资源,他推出了台湾第一艘赏鲸船,创办赏鲸活动,成为台湾赏鲸活动祖师爷。

鲸豚是他在海上非常特殊的伙伴。

他像鲸豚,不停游,他又像海,不停浪

对一个想要出去探索的人,他不会只停在一个点,一个高度,只在花莲海域,海那么宽,他这一辈子都探索不完,办了赏鲸船后,他报名参加垦丁鲸豚计划,在垦丁住了一年,后来随着台湾远洋渔船,从高雄航行到阿根廷海域,探索远洋船上的生活与其他海域,之后他到海生馆当一年的驻馆作家,接着他又突发奇想地,开船去环绕台湾岛屿,收集台湾海域资料,为将来想要环绕台湾的人,留下一本参考书,再后来他进行了黑潮漂流计划,完成后又展开“寻找花小香”项目。

一次在绕岛航程中,他的船只停靠在西部某个渔港,一位渔船船长听了他航行的说明之后说:“你们吃饱太闲哦?”。他无不悦,也能理解对于在海上付出劳力讨生活的人来说,他们没有空暇去做营生之外的事。然而,当廖鸿基回顾自己这辈子的经历,他发现这一辈子值得拿出来跟大家分享的,都只是这些“吃饱太闲”的事情,都不为了成家立业而去做的事情。或许,于他,生命的价值就在于这些异于常规的事。

在海上实践伟大的旅行

一位哲学家说,每个人的生命一辈子都在成长,成长速度有快有慢,而让自己快速成长的方式就是变换你的位置,不要待在一个点,变换位置就会有不同的景观,带来不同的思考。廖鸿基就是这样,不断在变换,在陆地与海洋之间,不停流浪漂泊,从不长时间停留。他声称自己不喜欢当植物,喜欢当动物,不喜欢关在家里,喜欢到处走走看看。

他踏出第一步,推动了台湾赏鲸活动。

“当你变换你的位置之后,也许你就经历了你这辈子伟大的旅行。”他分享自己读过的有一本书,书里写到:“每个人都在旅程途中,但一辈子至少设法让自己拥有一趟伟大的旅行。出外以前记忆卡是空的,一趟旅行回来记忆卡满满的。回来之后,相机的外形不变,但是相机的内涵已经完全改变。”这话说的不是相机,而是人,旅人从一趟旅行回来之后,也许外形不变,但是生命内涵已经完全改变了,改变的程度越大,弧度越大,这趟旅程就越伟大。这番话刻印在廖鸿基心上,30年来他不断地去开创,试着让自己拥有不止一趟伟大的旅行,让生命快速成长。

伟大的旅行并不一定是地理上的移动,也许读一本书也是伟大的旅行,听一首音乐也让你这辈子拥有一趟很特殊的伟大旅行,也就是只要改变你生命内涵的方式都是旅行。他这辈子执行了很多的计划,这每一个计划都是伟大的旅行,将他生命的质素彻头彻尾地改变,从不会写作,变成海洋文学作家,从讲话结巴、不喜欢讲话,变成能将自己人生讲得像少年派那样精彩。30年,海,给了他不一样的生命内涵。

他踏出第一步,推动了台湾赏鲸活动。

旅行是自主地受点苦,为生命带来成长

人有惰性或不想变动自己的惯性。即便是喜欢当动物的他也一样,每一趟旅行都会犹豫再三,想到海上生活的种种不便与辛苦,出航就是去受苦,出了门就要看天气,要安排交通和行程,不再像待在家里那么方便,谁会愿意离开温暖的家,离开有糖有蜜的日子,再加上情感上的依依不舍,每一趟的离开都要有相当强的意志力。

山棱线的后面是哪里,海平线的后头又是哪里?

海上生活不方便、不温暖、不安全,又无聊。那他为什么要去,为什么愿意离开温暖的陆地呢?“很简单,站在海上,我拿出手机打开摄像功能,随便一拍,每一张照片都是留在陆地上的我拍不到的。”他以此来做比喻,表示他愿意付出辛苦付出代价,去得到别人得不到的机会和养分。这就是所谓,伟大的旅行。

他这辈子一直想要去做更多没有做过的事情,去认识多一座山,一片海,一座城市,或一段海岸,他把异于常轨变成日常。他在生命里不断尝试、探索,不断走第一步去发掘无人涉足的领域,开创出新路,然而这样的路往往不好走,而且是孤寂的。

30年来他不断完成伟大的旅行,将每一个经历书写成书,迄今累积了二十余本海洋文学著作

2016年的黑潮101漂流计划就是其中一个“第一步”,台湾过去没有人做过以无动力的方式在黑潮漂流过。陆地上的流浪总是会有一个目的地,但是海上的漂泊是没有目的地的,再也没有比一个人一艘船在海上漂流更加孤寂,海洋占地球表面十分之七,一叶小小扁舟在大洋里漂流,是不胜孤寂的。

每一次跨越海岸线他都在想,这一步虽然是小小一步,但是对他的生命来说,他已经从地球的十分之三跨步于地球的十分之七,生命面对宽广发展的机会,发展的格局一定是不一样,他愿意勇于承担这份孤寂。

男人与海30载(上)
报道:戴舒婷
照片撷取自廖鸿基脸书、部分照片由廖鸿基提供

Check Also

5部动物纪录片告诉你 我们的欲望 它们的危机

我们生活中的每一天,都在与其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