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信手札 / TeaFM DJ / 一件小大事

一件小大事

身边有很多朋友都一直想要尝试纹身这件事,大部分的女生怕痛,都只能把纹身当成梦想,没有去实现。而我其实一直以来对纹身都是抱着很开放的态度,而且近年流行韩系纹身,各种渲染色、荧光等越来越“潮”的纹身,还有活灵活现的设计图和巧工,都让大伙儿更加喜欢把一些有意义的图案,永远放在身上。

几年前就跟同事约了说要去纹身这件事,但是那个时候我并没有找到一个适合的图案,不敢轻易下手。因为喜欢的图很多,可是真的能经得起时间考验,会去珍惜一辈子的图案不多,比如我曾经喜欢太阳,后来爱上了蝴蝶,之后就想要羽毛、几何图、琵琶等等,一直改变。

父亲过世之后,这件想做很久但还没有去做的事,终于出师有名了。我找了专人帮我绘制了一幅我觉得非常满意的图。原本的图是一只熊猫坐在杜鹃花上(花语为思念),背后是一轮弯月,然后边上一颗星星。找到了纹身师傅之后,却因为疫情的关系不能营业,于是又继续等了3个月。终于开放营业了,重新拿出图纸讨论,我突然想要我全家人都画进去,于是就有了我现在人生中第一个纹身。

曾经有人做过统计,一个人出现纹身的念头,通常都因为人生出现一些大变故,或者正经历一些转折。对第一次纹身的人来说,其实我的尝试蛮大胆的,因为面积不小,而且彩色的领域满多,甚至过了1个礼拜我还是感觉得到针在拉扯的疼痛。但是,我每次看到它,我就觉得很安心。

朋友说:你看上去不是一个会去纹身的人。
我说:我看上去一直就是一个让你出其不意的人,而且请不要以貌取人。

其实纹了之后才发现原来还有很多人对纹身有一些很封建的看法,有些人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应该“修改”。但是,我的身体,我可以做主。

是的,从此,我身上多了一些故事。我有一个很会拉二胡的熊猫爸爸,他拉的二胡独奏曲“二泉映月”很动人,而他的妻子叫月清(青色的月亮),他有一群追随着他,永远不会忘记他的儿女(星星)。

我的家人,永远在我身上和心上,永不分离。

《伶听世界》Amelyn(Tea FM 节目总监)
FB粉丝专页:www.facebook.com/amelynbongbong/

Check Also

【梅艳芳】

有多久没看电影了?疫情还没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