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信手札 / 一切從兩條線開始

一切從兩條線開始

三月伊始乃女兒生日週,本想帶她往海邊慶生。


母親告知,誰與誰又中招確診。這一回的消息近之又近,體感這病毒蔓延,已不似過去新聞上或是朋友的誰,而是身邊好多好多人都被侵襲。家中二孩都上學,兩夫妻也上班,基本上風險肯定有。只不過沒想到才在驚詫中,回頭自個兒也淪陷了。


那天小妞在外婆家斷斷續續咳了幾聲,媽媽忙碌沒有注意。晚上睡前,她反常哭泣表示雙腳疼痛,後來連雙手也疼了起來。地方媽媽心裡感覺不對勁但不敢細想。夜裡翻來覆去睡不好,還夢見家中有人確診。隔天一早,小女胃口不佳,身體疲憊。吃了早餐又睡過去。起身後身體發燙,爸爸趕緊給她測了下,又深又快的兩條線。頭一回啊,夢境又兇又猛地成真了。


慌亂呈報MYSEJAHTERA,取消海邊之旅。開始她一人房間隔離之旅。


提醒女兒時時戴上口罩。姑娘家一人在房不依,雖然給了打發時間玩具書本以及她最愛的手機,但是女孩頭一回被禁足,仍時不時嚷着無聊想出去,本來猜想睡覺時需要磨一磨,殊不知自個兒累倒昏睡過去。晨早四時許打開房門表示害怕,媽媽安撫了會又乖乖回房。第二天堂妹給她視頻後,發現視訊的美好後,要媽媽陪她說話的次數便大大降低。
雖然給她睡主臥有廁所,但是第一天媽媽仍需要偶爾進房取物。社交媒體上瞧見有人隔離房還裝上了透明塑料罩,真真是防備十足十。地方媽媽猜想,也許廁所與廚房門的間距過短,雖然強調通風,但是同時也給病毒有機可乘,又也許,與母親同睡的孩子早把病毒過度只不過前期潛伏不讓你發現,又可能,上回爸爸同事確診時老早就有病毒伺機而動;抑或是某一次的堂食外出惹禍。


總而言之,女兒確診第三天後,母親也兩條線了。地方媽媽的症狀從喉嚨乾癢開始,第二天夜裡喉頭異常不適,想睡不能睡,最後是吞了顆止痛藥才舒緩。隔日同樣是被乾澀喉嚨弄醒,直接測後淺淺的第二條線冒出來。


接下來的兩三天陸陸續續不同症狀出現。先是身體疲乏沉重,但是臥床卻不能入眠,喉嚨乾渴彷彿數日未飲水,但人卻是無時無刻都在補充水分,狂喝檸檬水。再試上了阿蓮以及椰子加鹽加檸檬偏方,都是一陣舒緩一陣難受。後來是吞了顆止痛藥,西藥的見效性馬上彰顯,便趕緊休息了會。上呼吸道一直處於一種很不舒服的狀態,乾澀的狀況過去後,咳嗽便越發嚴重,把家中僅剩的咳嗽藥水服下後,一整天便處於昏昏沉沉的狀態。喉嚨乾澀結束到疲憊到昏沉,最後的魔王就是咳嗽。即便是撰稿的眼下,依然時不時冒出幾聲咳嗽。


那些網傳的鹽蒸橘子、掐喉嚨止咳也試個遍,都是當下舒緩,爾後又開始不適。喉嚨處於一種一直被東西卡住的狀態,雖然是所謂的“輕微症狀”,然實際體驗感受,你的確需要好好休息,基本上很多日常事務都不太能處理。
弟弟因為尚未施打疫苗,家人都極為擔心。在媽媽出現症狀的那一天,他也開始發燒。陸續燒個兩天,溫度一陣陣地來去,人除了剛開始累了點,那幾天都很早睡之外,基本上都還是龍一條。與媽媽一塊兒測,兩孩的兩條線皆若迅猛龍一著即出。

其父呢,測最多次的人,卻永遠得到陰性結果,後來喉嚨不適症狀陸續冒出,便也一塊兒隔離在家。隔離期間還陸續收到誰與誰又中招確診的消息,那種感覺彷彿是即將達到因為群體感染所以群體免疫的世界。而新聞上的數字,與自己體感的消息是日夜冰火之差別。


全人類都在抵抗之病,真真實實中了一回,其實並沒有太多情緒,就是步步對症下藥更多,即便症狀多是所謂輕症,也並沒有“呵不過是傷風感冒而已嘛”這種僥倖心態。也許更多是,嘆自己步步為營了兩年,終究還是不敵這個無孔不入、見縫插針的病毒啊啊啊。


文/圖:偽藍

Check Also

我們與瘋狂的距離(二)

“精神疾病並非看得見的身體殘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