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信手札 / 二寶世界

二寶世界

年輕時無法想像自己能有孩子,所以對於要生幾個孩子這件事從來就不是地方媽媽會去思考的議題。直到不小心蹦出個孩子,剛生完那一陣子,因為對生產過程的恐懼,確曾有不然就打住不生吧這個念頭。地方媽媽也不是母愛爆棚的類型,很常不懂得怎麼跟小嬰兒相處,就拿說話這件事,她爹還比較擅長跟小人兒溝通,即便小貝比只是挪挪頭動動手腳咿呀個兩聲,爸爸就是能說個不亦樂乎。

待生產的陰影漸淡,夫妻倆有志一同打算再生個伴給姐姐。其實也沒怎麼討論,就是剖腹產兩年過了就打算給孩子湊個伴。也許是兩人都是有兄弟姐妹的家庭,尤其地方媽媽還有個小一歲的妹妹,整個成長過程都是最佳玩伴,便不願意讓姐姐孤獨一人。

過程中說易不易說難也不難,姐姐是意外中招,弟弟則是祈求了許久才來到身邊。從來都知道懷孕對多少人來講是多麼渴望卻又觸摸不到的事,姐弟的到來經歷了兩種心情,說到底還是得感恩,上天願意把兩個小傢伙帶來身邊,挑戰夫妻倆的方方面面、上下里外。

如果說一個孩子讓你從神遊仙界降至凡人世界,那麼兩個孩子就是讓你從地球奔向火星的新世界。上天憐憫,地方媽媽周圍有神隊友相助,只有大寶時,隨時一通電話就能把小的送給神隊友,小至看場電影、大至蜜月旅行都有人能幫忙看顧。甜蜜育兒期到了二寶來臨的這八個月,世界再不一樣。

首先,家裡永遠是世界大戰過後的樣子。不是大寶的玩具就是永遠洗不完的衣服奶瓶廁所地板床單,車房地板這些至少每周清理一次的區塊,地方媽媽已經漠視許久,讓牆邊的壁虎屎繼續杵在它永恆不變的愛地。

家裡髒亂這些都是基本款,想要維持100%潔凈對需要工作的雙親來說有難度,顧此失彼,當你顧着打掃你就失了孩子的心,又或者在這個你想打掃也不可能因為有姐姐“媽媽陪我玩”、弟弟“哇哇哇”(媽媽我要喝奶換尿片抱抱哄睡陪玩)的階段,若然家有識趣神隊友便罷,至少兩孩呱呱叫之時,還有人能幫忙鎮住。但即便是這樣,時間還是少得你沒辦法完成該完成的事。周末的大掃除之日,其實也只是維持一般整潔而已,要說什麼深層打掃壓根就不可能。隨便收一收往商場辦個貨,一天就過去了。什麼達到精神深層的質量生活,在五歲前的二寶家庭,能有乾淨衣物穿已經是一大幸福(喂)。

<<寫生·寫活>> 文/圖:偽藍

Check Also

他的青春無悔

“不論高峰或小山,只要自己走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