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时尚●珠子复兴

昔日,珠子是本地土著生活中少不了的东西,无论是日常生活、宗教祭祀、佳节庆典、红事白事,珠子都具有重大意义,是必需之物,这传统保持了千百年,却在西方文化来到婆罗洲后,迅速起了变化。以往,珠子是个人或家族所有,如今,珠子公开展示并出售予人。在古晋友海街61号店铺里,一名比达友族珠饰设计师正低头专注于双手上的小颗粒,又是绑又是拆。她喜欢古珠和传统图腾,也喜欢创作和新款式,站在旧与新之间,她手上的这一颗会摆在哪一边?

朱莉雅娜 (Juliana Embrose) 从小喜欢串珠艺
术,30多年来她在民族手工艺界默默耕耘,成为本
地著名设计师。

设计师朱莉雅娜 (Juliana Embrose)以她串珠作品而闻名,她擅长设计与制作各种服饰配件,独特风格与高品质材料使让受到业界同仁与名师的肯定。她所制作的项链,经常在国内各服装表演、活动典礼或晚宴盛会上亮相,为舞者、模特儿和宾客的服装锦上添花。以串珠手作来谋生,她没有把自己的作品商业化,店铺里展示品琳琅满目,除了那些她向别人收购的小品之外,其他九成物品都是出自她双手,我称它们为作品而非商品。商品,件件都一样,可以无限量复制,而作品只有一件,件件都注入了灵魂,朱莉雅娜从不复制自己和别人的作品,因此她每一件作品都是独一无二的。

珠领也可以很时尚。(攝影:JEE PHOTOGRAPHY )
朱莉雅娜擅长设计与制作各种本地民族珠饰,她的项链作品尤其受人喜爱。

民族性变个人化
旧时,土著的手工艺品可以说是比较种族化的,物件以传统意义为首要内涵,所采用的图案和材料符合其用途和使用者的身份地位。人们可以从物件上的图案和工法来区分其来源和种类,因为每个民族的图腾和工法不同。然而,后来不同种族间的互相学习与模仿,使各民族的传统图腾被混用与通用了,种族性逐渐模糊化,乌鲁族的手工艺品可能出自于比达友族之手。现今,民族手作品的制作与使用,已变成个人化,大部分的艺术家在制作时,以个人喜好与想法为主要的考量,传统因素为其次。因此,从朱莉雅娜的作品中,有不少是个人风格大于传统味道。

就像每个画家的作品一样,珠饰艺术家的作品也充满制作者的个人风格。朱莉雅娜制作的项链不管是材料颜色和物件款式都不显得俗气或老气,她在颜色搭配上有一手,多种颜色珠子用在一块,成品不会使人眼花缭乱,而单色珠子串成项链也不显得太单调逊色。她的另一项拿手作品——领珠,巧妙地将伊班族的传统服装变成新颖时尚,吸睛的颜色使人愿意走近,去细看这种珠子与珠子之间,棉线与棉线之间,一次次相遇,一次次分开,所形成的美丽图案。我因此开始懂得用另一种眼光来看待土著的艺术,这种眼光叫作“欣赏”。这是我在踏进朱莉雅娜店铺大门前没有料到的。

珠领是朱莉雅娜非常拿手的作品,颗颗粒粒在线的牵引下相遇或分开,最后成为美丽的网。
朱莉雅娜作品。

客制化手作赢口碑
古晋老街的纪念品和手工艺品店有好几十家,大部分商家向他人购买或是从邻国进口廉价货品,而朱莉雅娜坚持自己手作,以高品质和客制化设计,在一片红海中求存。顾客们对珠饰的喜好、需要和购买目的都不同,舞蹈员购买传统服装服饰,服装设计师要项链首饰,收藏家喜欢古董珠,游客和本地客喜欢背包、皮包、服饰等,常客则要“量身”定制配饰。大家都按个人的喜好来挑选珠饰。尽管民族手工艺品不是必需品,也不是时尚主流,然而近年来越来越多人开始关注传统手艺,加上复古风潮渐起,朱莉雅娜看好珠饰的前景。无可否认,生活形式的改变,社会的变迁,资源的减少,使土著传统技能面对失传的威胁,她希望本地民族传统能够继续传承下去。因此,除了自己制作之外,她也向土著购买一些编制品,鼓励他们继承祖先的技术并谋得生计。

她作品的另一个特别之处是,她不只采用市场上普遍以机械制造的珠子,她还经常使用一些从大自然取得的材料,比如:棕果、种子、枯木。这些东西做成的项链和服饰,不但出众好看,还给服装增添了自然的气息与民族的风味。棕果晒干涂上一层保护漆,穿孔后就是朴素的珠子,一些艺术家发挥创意,在棕果上绘制民族图腾,使民族风味更浓郁。不过更叫人意外的是,她还自制瓷珠。不说不知,原来土著也有制作陶瓷的手艺。她从本地陶瓷厂购买黏土,做成任何她想要的形状、颜色、大小、图案,然后到手工艺促进局进行烧制。如此,那些她想要但市场上找不到的珠子,她能自己把它变出来。

設計師自製瓷珠。(未完成燒製)
瓷珠項鏈
这件珠领以相思豆、玉米粒和棕果为材料,融合了传统、创新与自然三大元素。
绘上图腾的棕果用于项链上,显出民族风采。
朱莉雅娜作品。
朱莉雅娜作品。

传统制作考功夫
何谓新款式?何谓旧款式?朱莉雅娜解释:“旧款式都会一些传统图腾,比如:人像、动物、鸟类、植物之类,而新款式没有这些代表性图案”。她拿起桌上一块块方形和长形珠画,上面有犀鸟、奴隶、老虎、抽象图案。这种沉甸甸的串珠作品旧时一般用在婴儿背套上,作为孩子的“护身符”,现在大多数人会将它裱起来,作为墙上装饰供人欣赏。一件一尺宽三尺长的珠画,需要大约三个月全时间投入来制作。过程中,从左到右,从右到左,来来回回,数颗粒,记颜色。无论小件或大张,她的“创作”从来没有草图,所有的想法和设计全在她脑子里,完全没有纸笔帮她记下横竖据点,因此必须专心一致投入制作。不过这也难免出错,只好拆线重做。有时作品完成后,她不满意,也会拆掉重做。串珠看起来简单,就是用线穿过珠子小孔而已,但实际制作起来是非常费神和考验耐性的。一日十小时勤做,也只能完成一小部分,连续90天不停的做,才能大功告成。虽然珠画是最难制作的一种串珠艺术,但这种富含民族色彩的创作却是她最喜欢的。就像我们试过各种口味,最爱还是古早味。

传统珠图是最难制作的珠饰。1尺X1尺的篇幅需要1个月时间来制作。
富有传统色彩的手工艺品才是她的最爱。这件作品中包含了犀鸟和老虎的传统图腾。

新旧结合绽新貌
珠子种类千变万化,日异月新,在众多之中,古董珠最为珍贵。从前,珠子是土著的家传之宝,由祖先流传给后代,这样的珠子,不仅年代久远,还汇聚了家族的历史。古董珠和新珠放在一起,外行人辨不出新旧,内行人一眼就知。朱莉雅娜是古董珠爱好者,收集了不少宝物,她将部分古董珠用于她的创作品上,新与旧结合成一,赋予它新貌、新价值及新意义。她多件作品都打破我对民族手工艺品的刻板印象,同时吸引我想进一步去认识各种民众的手工艺品和艺术。我开始知道,虽然表面上朱莉雅娜是符合现代人的品味、风格与喜好来设计作品,然而实际上,她是以此来软化排斥的心理,当顾客喜欢上她的作品的时候,慢慢就会对传统艺术感到好奇,于是主动去了解。如此看来,以崭新方式来呈现文化,不失为一种推广民族艺术的方式。或许,这点她本人并没有没有发现。站在传统与创新之间,她手上的珠,往哪放?当然是中间。

朱莉雅娜的作品风格大胆、独特、雅观,她这珠链中包含了古董珠、新珠与枯枝。
古董珠与新珠合成品

傳承之美系列

今日時尚●珠子復興
報道:戴舒婷

Check Also

SDGs教育实践(上):向真实世界学习 为真实世界行动

一日老师问学生,在咖啡里加白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