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信手札 / 他的青春無悔

他的青春無悔


“不論高峰或小山,只要自己走完之後,留下了深深的記憶,這就是真正的登山。”——植村直己《我把青春賭給山》

植村直己是日本男冒險家,出生於1941年,失蹤於1984年,他是第一個站上世界最高峰聖母峰的日本人,也是世界第一個成功攀登五大陸最高峰的人。1984年冬季植村獨攀德納利峰,回程中失蹤,其遺體至今未被發現。

出版社以植村直己的壯舉作為書本的宣傳重點,這使那書房對它十分期待,迫不及待想一讀植村的冒險經歷。然而,讀了後發現它並非如我所期待的那般,它沒有刺激我的腎上腺素,沒有讓我有想一口氣追完的慾望。這本半自傳的書,寫下了植村登山的開始,他如何在離開了家鄉後,到外國去,一座山接著一座山地去攀爬。除了聖母峰之外,其他高峰他都是一個人去完成攀登。他使我聯想到《眾神的山嶺》小說中的男主角羽生丈二,也很自然地使我把《眾神的山嶺》的味道套在《我把青春賭給山》上。但是,植村這本書就如它自己那樣,從來不是為了滿足別人的期待而做的,從來只是因為想做而做。

按理來說攀登了五大陸最高峰,過程中一定遭遇了許多險境和精彩部分,他一定有很多了不起,且驚險萬分的故事才對。為何他在書裡將每一個攀登寫得非常簡單,省略了很多的細節,沒有任何高潮迭起的部分。我左思右想,這本書到底表現了什麼?也許,我並不應該把兩本書作比較,畢竟夢枕貘是個小說家,而植村直己是個冒險家,不是作家。再來,登山的過程肯定不是像白開水那樣平淡,那些差點叫植村送命的事一定不少,只是這樣的事每個登山家都會遇上,所以他可能覺得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不放大做話題。一如他說的:“我嚮往單獨攀登。因為那是如雪絨花一般,無須在乎別人,讓自然屬於自己,而非為了吸引別人目光的冒險”。或許,這樣的輕描淡寫,沒有要套上英雄的形象的他,才更值得我敬佩。

雖然書本沒有滿足我的胃口,但是植村對於登山的態度,我非常認同:“不論高峰或小山,只要自己走完之後,留下了深深的記憶,這就是真正的登山。”這樣的登山精神,值得每一個登山者牢記。

文字:那書房@東寫西讀

Check Also

現在只想休息

艾語錄:累,代表你正在努力,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