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信手札 / 兩條線的後遺症

兩條線的後遺症

兩條線的廿多日後,地方媽媽依然會有幾聲咳嗽。

這咳嗽呢,不時時出現。在你不愛惜身體的時候冒出來提點主人,嘿注意咯。

比如熬夜趕工,隔日精神萎靡狀況就會比過去嚴重些,這咳嗽就會在起床時出現。或是喝了一口冷水、吃了一點炸物,這些對氣管不友善的舉動過去可能需要時間積累才會向主人投訴。這回直接整個利索的,你不愛我我就出大招,小小幾口那就小咳幾聲,大吃一頓那就給你咳個沒心沒肺,下跪求饒方休(不是)。

時不時就得清個喉嚨,把那個異物感趕走。你要說干擾日常作息是沒有,就是煩人。暫時還未回歸到百分百康復的自己,時間能不能熬走這些殘留症狀,那是必然的。中病就是一個提醒,生活中哪個時候防護不到位不到家,乘虛而入的害毒最公平,粘上你不看理由不找藉口。

粘膩在家依然可以在通訊消息中得知誰與誰又中招。有人表示,這傷風感冒貌似也會冒出兩條線,地方媽媽倒不做如此想。快篩劑的作用是提醒自己及時隔離,而不是“我只不過是傷風咳嗽又沒什麼”,這所謂輕症來到慢性病人身上,難受程度估計是翻倍,嚴重起來入院治療的新聞一遍遍在社交媒體上看見。所以地方媽媽不會安慰自己,“可能是傷風感冒,要不等會來喝茶?”

這防疫現象、防疫方法每個國家不同,全面鎖城人人驗,從鼓勵施打疫苗到戴不戴口罩都隨意,世界感覺即將拖着阿CO慢慢打開大門,又要防又要繁,要考慮的東西實在是太多了。經濟體系、人命關天,哪一步驟政策不是掐着喉嚨步步為營地走?

都走到第三年了,可能有人失去親人摯友、有人舉白旗投降、有人苦苦掙扎,那麼多人不容易,也那麼多人放松警惕,讓阿CO跟自己進行緊密交流。

地方媽媽發現,越是指着人“你這麼做會害到別人,吶吶吶,你看那些有慢性病的人、有孩子的人、老人家啊…..”越是沒人要聽。(自覺者一般都自動乖乖在家哪兒不去,壓根不必費口舌)

此時此刻,地方媽媽只想向上天祈求一個能力棒,一棒過去就能把那人要出去的念頭給打消失。(什麼東西?為何不干脆許願世界太平?)(莫非這便是傳說中的新冠肺炎胡思亂想症候群後遺症?)

文/圖:偽藍

Check Also

面对悲伤的勇气

朋友问我,好像很少看到我在社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