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與循環經濟的距離(二)少浪費少排碳 小企業朝永續邁步

在傳統的線性經濟模式中唯一能讓生產者獲得利潤的方式,就是不斷生產不斷銷售產品,而在循環經濟模式思維中,除了賣出產品之外,減少廢棄物,將有用的資源循環再用、共享和轉賣給其他生產者,是另一條能讓企業獲利與成長的道路。

然而,理論終歸是紙上談兵,它事實上是否真能夠操作呢?本地健康飲食品生產者YourgutBB於2020年八月成立,兩年多來兩位創辦人洪詩謙和洪詩川一直秉持著“向大自然學習”的精神,進行他們的事業與志業。在他們的字典裡,沒有“浪費”這兩個字,所有東西在他們眼裡都是一種資源,只是可能有些東西他們暫時還未找到使用的方法。兩兄弟在創業時想做的就是為種種問題尋找永續解決方案,包括:健康問題,人的問題、農業問題、環境問題等,他們選擇以食品為起點,嘗試將永續經營的理念應用在 生產、經營、銷售、廢棄處理等方面,但不強制推行,不極端表現,給自己、市場和消費者足夠的空間來磨合、適應和轉變。


YourgutBB以首項產品──手制酸奶進軍本地市場,接著新產品陸續誕生,包括:希臘酸奶(Greek Yogurt)、凍酸奶(Frozen Yogurt)及果味乳精(FruitZest Whey)。這每一個產品的背後都有一個減少浪費,讓資源繼續循環的小故事,還有一些我們必須看見的真相:

我國每年產生107萬噸塑料廢料,回收市場的失敗導致81%的塑料材料損失,潛在價值估計高達1.1億美元;我國每日固體廢料多達38,219公噸,平均每人一天丟掉1.17公斤垃圾,其中44.5%是食物,13.2%是塑料垃圾。數量如此龐大,這問題自然並非兩人能解決,但是他們願意主動嘗試,面對挑戰,對環境負起責任,尋找與自然共生共存共榮的方案。

YourgutBB以首項產品──手制酸奶進軍本地市場
拒絕一次性包裝,採用回收政策,減少成本與資源使用。

手制酸奶:拒用一次性包裝
一次性包裝無疑是塑料垃圾一大貢獻者。要打破消費者的慣性與惰性,產品包裝設計是關鍵。詩謙和詩川要求可重複使用、可回收循環、可負擔的包裝,選擇時兩人曾考慮是要客製容器,還是採用現有資源;要用玻璃瓶、不鏽鋼壺、鋁箔包,還是塑料瓶?他們根據在地小規模生產的條件,來衡量各種材料的優劣勢,最終決定使用現成可拆卸優質PP塑料瓶,因為這樣廠方無需設立新的生產線(節省能源),而這種塑料瓶再用壽命長,可再生(節省資源),其材料特質也比其他更適合酸奶(食品安全)。


選定材料後,他們便設計回收機制,讓出售到顧客手上的瓶子能自動回到生產鏈中。他們認為本地大部分的廢棄物之所以沒被回收,是因為民眾不了解廢棄物的價值。因此他們做了兩令吉購買計劃,向顧客購回每個隨酸奶售出的塑料瓶,保持瓶子的價值,好推動顧客參與這回收機制,同時也培養顧客養成回收的習慣。回收瓶在重新使用之前會經過清洗、隔離和殺菌處理,以確保安全衛生。此外,塑料瓶由瓶身、瓶蓋、翻蓋三個組件組成,如有損壞,只需更換組件便可繼續使用。


從2020年至2022年間,YourgutBB古晉店生產逾11公噸酸奶,以每瓶725公克來計算,這相等於大約14905瓶酸奶,但他們實際上僅用了4510個瓶子來銷售產品,少用了近一萬個瓶子。回收政策讓瓶子隨著回收、再用、再購買,持續在循環中運轉,消費者、企業與社會同時獲利:顧客獲得回扣,節省金錢;企業以較低價(2零吉)購回原本價值3零吉的瓶子,一萬個瓶子總共省下一萬零吉成本;地方廢料減少。這也證明了資源回收,不僅不會提高產品成本,還能讓小企業因此獲得更多利潤。

從2020年至2022年間,YourgutBB古晉站生產逾11公噸酸奶,卻只用了4510個塑料包裝瓶。與普通 酸奶 相比,4510個塑料瓶共使用了451公斤的塑料,而普通酸奶則使用了1304公斤的塑料,是三倍更多。更重要的是,普通酸奶的包裝幾乎沒有循環再用,而 YourgutBB 塑料瓶的再用率超過80%
塑料瓶回收政策:新瓶→包装→消费者→ 回收→ 清洗消毒→ 再用
塑料瓶回收处理


材料選擇:減少廢棄物
在地生產酸奶解決了冷鏈物流過程中大量排碳與耗能的弊端,同時也能更好地保持酸奶品質。水果是酸奶的天然調味料。剛開始時,詩謙和詩川向本地農民購買黃梨、香蕉、亞答糖、洛神等本地農產品用於生產。後來他們為產品增加更多新口味,不同的水果採購自不同的攤販、批發商、果商。這並非是因為他們捨棄了‘在地性’的原則,而是他們發現在古晉固體廢料中,有機廢料竟多達六成,其中包括過剩、過熟、賣相欠佳的進口蔬果。

原來進口水果以貨櫃裝箱引進,開櫃後進口商對水果進行篩選,通常有至少5%的水果未出售就被淘汰掉,之後一些滯銷剩下的水果也會被丟進垃圾桶,一次丟掉整個貨櫃的水果,不是沒有的事。詩川會將這些‘淘汰品’作為材料首選之一,因為這些水果達到了一定的成熟度,糖分和甜度剛好,以一些技術製成果醬能長期保存,也是很好的天然調味料。此外,他也會選用一些進口急凍水果,因為這類產品通常是一些不符合廠方規格的次品,經過急凍和保存處理後的水果品質良好,很適合用作食品生產的材料。

如此YourgutBB不但能獲得多元材料,也能夠為減少有機廢棄物出一份綿力,而顧客也因此有了更多口味可選擇。

手工裝瓶避免邊緣浪費。

希臘酸奶:解決回頭貨問題
為接觸不同類型的顧客群,並進行營銷測試,古晉店將少量產品供應給一些小商家。酸奶的最佳賞味期大約21天,詩川大約每10天至14天會到商店回收舊貨,換上新貨。這些下架的回頭貨不會就此被丟棄,而是會用於產品實驗或讓顧客試吃。由於YourgutBB一向按訂單製作,因此回頭貨和剩貨一般不多,大約是生產量的5%。

但有一段時期,回頭貨持續達近10%,為想辦法處理這多量的產品,他們嘗試將酸奶進行篩濾,讓半固體酸奶與液體(乳清)分開,就因此意外發現,這道工序能讓酸奶變成口感濃稠的希臘酸奶,同時還能延長賞味期。這個發現讓YourgutBB有了第二個產品。


然而,很快的他們就發現希臘酸奶並不是解決回頭貨的永久或最佳方案。一來,在疫情重來期間,新產品不易銷;二來希臘酸奶雖能延長物命,但若儲存不當容易變質;三來,市場對希臘酸奶需求量不高。他們又回到了回頭貨剩餘問題,這回他們知道必須要有更好的解決方案。


凍酸奶:開闢新機
就在這時候他們發現了凍酸奶這種類似雪糕的甜點,他們試著將回頭酸奶濾掉乳清,加入其他材料,放入軟冰淇淋機中製作,就能生產出凍酸奶。凍酸奶含有活性的酵母菌,低糖份,是健康甜點,低溫和軟綿口感使它很受食客喜愛。一推出就成了店裡的熱銷產品,它不但完全地解決了酸奶回頭貨的問題,它的銷售量甚至還超過了回頭貨的量,現在古晉店必須每天以新鮮酸奶來製作,才能滿足市場對凍酸奶的需求。減少廢棄成了一個契機,給他們開了新路。

酸奶製成希臘酸奶和凍酸奶避免食物廢料的問題。

果味乳精–副產品變新品
但問題又來了。希臘酸奶和凍酸奶的製作過程會留下乳清(副產品),隨著凍酸奶銷量增加,濾出的乳清也越來越多。乳清含有相當豐富的營養,倒掉太可惜。於是兩兄弟再嘗試將乳清變成下一件產品的資源,進行了一番實驗,乳清加入果味再度發酵,成為全新健康飲品,果味乳精就此誕生。這不僅解決了副產品的問題,還讓他們為店裡收集的玻璃瓶找到了可再利用之處。平時朋友們都將玻璃瓶罐送到古晉店,請詩川回收,店裡早囤積了數千個瓶罐。現在將小瓶子用作乳精包裝,再好不過。

將副產品乳清,用於生產健康飲品。其包裝瓶來自回收資源。

通路銷售:以環境利益優先
原以為YourgutBB有了成熟的顧客群之後,會考慮進入大型超市或更多零售商店,以提高產品與品牌曝光率,提高銷量,然而,洪詩川卻搖頭,他們甚至也停止供應產品給某些零售商。他們以“質”為優先,不追求量。而這個“質”包括環境品質、產品品質和生命品質。投入更多產品到更多銷售點,也許能提高銷量,但也可能會增加退貨。

洪詩謙打比方說:“假設生產一瓶酸奶會產生一公斤的碳足跡,我會選擇生產50瓶只賣50瓶。如果選擇生產100瓶,退回50瓶,那麼除了排碳量加倍之外,我還得處理退貨。”少即是多,他認為大型企業該反思是否要繼續以量來追求利潤。

小結:循環經濟不是這個小企業所追求的目標,但由於循環經濟是一種效仿大自然系統的經濟模式,因此與這公司所采做法有些相似。雖不是零廢棄,但他們在原料、製作、物流、銷售、廢棄品處理等過程中,一再減少消耗資源,減少碳足跡。他們在市場中不斷地去試錯,總結反思,持續尋找可行的方法。

詩川認為永續發展不是一個終點,而是一個永無終結的發展,就像在一個大自然系統中,森林會一直不斷地發展,生物一直尋找資源,改善自己,改變生長方式,以適應不停止變化的環境。雖然這一秒不覺得生物在改變,但是長時間之後會看見它在成長在改變,不斷學習與精進才是永續所追求的。

受访者洪诗谦
受访者洪诗川

報道:戴舒婷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Check Also

SDGs教育实践(上):向真实世界学习 为真实世界行动

一日老师问学生,在咖啡里加白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