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媽請聽我說(上)孩子心里的黑洞与希望

“我们用色彩让孩子跟着心流动,学习从各种角度看待世界,让所有可能和希望都能在画布上实现。让画画成为每个人很独特的语言,让小朋友有个出口表达内心深处的渴望。这些小小的声音都可以被重要的人听见,就算没有被听见,也有说出来的勇气。”——杨欣怡

每个人都有他所擅长使用的表达方式,有些人喜欢以说的方式来表达自己,有些人不爱説或者不善言辞,就以书写的方式来表达,而这两种方式对于年纪小,大脑还在发育的孩子们来说,有一定的难度,他们还在学习说话,所知道的词汇和形容词有限,通常只会用简单字眼説出浅白或不完整的句子,大人听起来以为那是没有意义的童言,以至于一些重要讯息被忽略了。其实,对于一些年幼的孩子而言,绘画才是他们最佳的“语言”和表达工具,不给孩子设题,引导和允许他们自由发挥,画出心里所想到的东西,加上色彩,就能透过画听见孩子心里说不出的秘密。

另类画展窥探童心
今年十月在古晋旧法庭举办的《野兽国》儿童画展是个很特别的画展,展览目的不是要向大众展现孩子的绘画能力与天份,也不是想宣传绘画班,而是想让大人‘听见’孩子们的心声。小小的画展分为两个单元,一是《黑洞》,二是《希望之岛》,画展以著名的儿童绘本《野兽国》为起点,带领观众乘搭故事的船只,进入《黑洞》,看看孩子心里的怪兽。

《黑洞》巨大的白色展示板贴满数十张如涂鸦般的黑白图画,孩子们画的是:空洞的房间、忙碌的八爪鱼、生气的小孩、破碎的泥人、三只眼、哭泣的熊、撕裂的世界、、不断涌进的石头、饱满的气球、刀插心口、妈妈不在家、蜘蛛网、重重巨浪。展示板上写满大大的英文字:“你可以和我一起玩吗?”、“太多了!垃圾!我讨厌功课”、“我可不可以做我想做的事”、“我觉得自己碎了”、“讨厌!请不要评价我”、“为什么你不相信我”、“不要再骂我了!不要作弄我、嘲笑我!学校是一个很压力很无趣的地方”、“如果我成绩不好,爸爸妈妈一定会很失望”、“我努力做好,但是没有人看见”、“这不够好,要更努力做更好”、“我心爱的东西被人拿走了”。满满的字包围了展板中心的黑白童画,也包围了孩子的心。站在现场看话和看画,叫人深切地感受到孩子的不快乐。孩子怎么会画出这些东西?不用工作赚钱,没有社会责任的他们,何来的愁?

杨欣怡老师在《野兽国》儿童画展上为观众进行解说。
《黑洞》 展示板。满满的字包围展板中心的童画,也包围了孩子的心

孩子心里都有黑洞
这些画都是由本地绘画班《艺乐园》的小朋友们所绘制。画展主办人杨欣怡老师和叶子老师先选定《黑洞》为主题,而在为画展准备展品时,绘画班的课程刚好进入到色彩元素单元,于是杨老师顺势教导孩子们,如何应用色彩来表达感受。

她先与孩子们聊各种心情,分享每种心情背后的事件,并透过毕加索蓝色时期和玫瑰时期的作品,帮助他们理解。她鼓励孩子们记录鲜少和别人说起的事件和心情,然后邀请他们针对事件和心情,尝试以色彩、线条或抽象方式表达出来。当酝酿得差不多了,杨老师便带领他们进入“黑洞”,闭上眼睛,想着最沉重的情绪和感受,比如:重重的、闷闷的、热热的、尖尖的、易碎的等等。接着请孩子们用黑色颜料把心里的画面画在白纸上。

当孩子们完成画作或是卡关时,杨老师个别去和他们聊画,尝试了解孩子的想法和透过画想表达的事情。这样的耐心聆听,让她发现原来年纪小小的他们,看起来无忧无虑,其实心里藏着各式各样的害怕、不悦与不安。

孩子的作品。图画具体呈现心理感受
每个孩子的黑洞里都住着不同的怪兽。黑白画让孩子更纯粹直接地表达, 杨老师和叶子老师保留更多时间和他们大量的对话, 引导他们认识情绪感受,甚至探索每一种感受背后的原因。

●黑洞的出口有希望
谈话中她也问孩子们,希望事情会变成什么样,或者想要什么,孩子们的回答又让她有了另一个发现:黑洞的另一边有彩色的存在,于是她再请孩子们用彩色画出他们的渴望和希望,作为前一部分的延续,并引导孩子从黑洞走到希望,从被动消极到主动寻找解方。孩子们第二轮的画作有了明显的不同,缤纷色彩充满喜悦、欢乐和爱。彩画中有食物、糖果、家人、树木、动物、彩虹、星空、游乐场、太空等等。孩子们的想法很简单,充满想象和创意,他们会把身边接触到的人事物用作解决的办法,也会用快乐的记忆来平衡内心。

有人说人天生就有复原力,也有人说生命会为自己找出路,这些话不完全正确,对于年纪小心智尚未成熟的孩子,我们不能期待他懂得如何面对问题和处理情绪,他们需要身边大人的引导和陪伴,学习调节,只要一点提醒或建议,就能使孩子找到正向的应对方法。杨老师分享一个学生的例子:“有位学生画了一只伤心的熊,他说熊伤心是因为它很在乎的东西被人拿走了,于是我告诉他,一直看着已经失去的东西,他可能会没看前面还有其他珍贵的东西,也许其他东西和失去的那一件一样好,或者更好,何不把眼光放在其他东西上。”那孩子把老师的话听到心里去,并动手修改图画。当老师再次观察他的画作时,发现熊的左边多了一堆蜂窝和一罐蜜糖,还加上了一句话“别回头,往前看”。

如此,原本是休闲的美术课,给了孩子一个机会,去探索他们内在不舒服感和渴望,学习透过艺术、言语和书写来自我表达,同时,在创作的过程中,他们也能将情绪纾解。于是杨老师和叶子老师给画展增加了《希望之岛》这个单元,邀请大人和父母们一起来听孩子说话,希望透过解说能让父母关注孩子的需要、情绪和问题,并且能用适当的方式,引导及陪伴孩子应对他们的黑洞。

疗愈现在孩子=教育未来父母
一位六岁的孩子在黑洞的部分画了一张黑色的蜘蛛网,这代表的是他与姐姐的关系,这对姐弟关系一直不是很和睦,妈妈担心姐姐会是弟弟的黑洞。果然,弟弟的画显示了这一点,但是叫人意外的事出现了,弟弟的“希望”里是一张彩色的蜘蛛网,代表的是放学回家的姐姐!童画反过来告诉大人:是毒也是药,是问题也是解方。

在观展者中,有不少人听见了孩子,也有一些大人在看了《黑洞》后,内心被触动,他们的回馈和留言让杨老师知道,这些童画,这个画展还有另一个意义,它无意间疗愈了一些人童年的伤口。这些人看了画之后才知道,原来小时候自己的感受是真实的,并不是胡思乱想或无病呻吟,他们站在画前像是和小时候的自己面对面,说不出话来。

画展想唤起父母和大人的注意,关心孩子的情绪和心理健康,而不是关心孩子画的苹果像不像?颜色美不美对不对?有没有出线等等。然而既有的观念和想法和主流价值观是很困难的,也许画展并没有达到这个目标。然而,杨老师看到了另一个“希望”,她或许改变不了现在的父母,但她可以改变未来的父母,那些在画展中被听见的孩子,他们以后会学习聆听他们的孩子;那些被画疗愈的“成年孩子”,他们终于释怀,与内在的自己和解,将来他们会更理解孩子的思绪。


報道、攝影:戴舒婷(部分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Check Also

SDGs教育实践(上):向真实世界学习 为真实世界行动

一日老师问学生,在咖啡里加白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