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信手札 / TeaFM DJ / 給自己溫存記憶

給自己溫存記憶

前陣子我認識了一位醫生,在聊得甚歡時, 他一言點醒夢中人,他說,妳在分享父母的善行時,是否曾想過為他們寫本書,留給後代紀念?我霎時楞住,這是我從未想過可以為父母做的一件事。他說,人常說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但轉換成家家有本好讀的經是否正面多了?

父母一直是我學習的榜樣,無論是處世態度,助人為樂,無私奉獻,皆是身為兒女的我值得引以為傲的事。台灣作家洪蘭老師鼓勵大家,隨手把發生在身邊的美好事情記錄下來,常常思想,能夠幫助我們在遇到挫折的時候,產生正面的力量,讓我們能度過困境。而我的父母就是我的正面力量。

我爸今年72歲,我常說他兩袖清風,他也老說自己戶頭比我還窮,但認真思考,他內心很富有。每當聽到哪所學校需要建校基金時,總是會看到我爸的大名掛在上頭。我是個鄉區小孩,最令我感動的事,我三十年前念的微型小學依然尚在,當時我的課室只有十個人,直到現在一二三年紀加起來只有四個。其實這所微型小學分校老早就想被收回,但老爸一直堅持住,他的想法是,學校沒了,學生到外念書不方便,若村裡孩子變多了,要重開學校是件不容易的事。於是許多年來,他就是自掏腰包請校工,繳水電費,自費維修課室,就是希望總校可以一直派老師來教書,讓學校可以運行。

父母助人的故事不計其數,但卻深深的烙印我心裡。坦白說,我沒信心寫成書,但希望透過文章在他們有生之年存儲溫暖的記憶,給自己留下最美的回憶。

父母助人的故事不計其數,但卻深深的烙印我心裡。坦白說,我沒信心寫成書,但希望透過文章在他們有生之年存儲溫暖的記憶,給自己留下最美的回憶。

<<生活TEA Talk>> 曉燕 《生活輕鬆點》節目主持

Check Also

我們與瘋狂的距離(二)

“精神疾病並非看得見的身體殘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