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信手札 / TeaFM DJ / 这个中秋不团圆

这个中秋不团圆

关于中秋节的文章,之前也分享过一些小时候中秋的回忆,但这次,活了40年,我才真正明白什么是每逢佳节倍思亲。

小时候的中秋节很简单。月饼吃得也简单,大部分都是豆沙莲蓉,选项非常的单一,甚至连灯笼都是传统款的纸灯笼,使用蜡烛一个一个慢慢点,一个一个慢慢挂。但小时候特别有仪式感,会搬个小桌子,沏好茶切好月饼就坐在车房外“赏月”,即使看不到月亮,玩着灯笼,吃着月饼也无比的快乐。

长大一点,中秋节商业化开始,各种不同口味的月饼出现,过节好像比赛“集邮”,看家里有多少种不同口味的月饼,然后每个都尝试看看。仪式感虽然没有减少,但中秋当晚坐在屋外赏月的成员越来越少。我们有人身在国外,有人在中秋夜有表演,而父亲除了农历新年,也不怎么爱庆祝佳节。有一年的中秋,我表演完回家,看到妹妹自己一个人点灯笼,感觉格外伤感,于是即便再累我也一起把整个屋子的灯笼点起来。

去年也写过我的中秋是在家中度过的,因为不敢在屋外走动,我们在自己家里搭起一个小小的赏月角落,仪式感还是一样要有。不过当时父亲已经卧病在床,几乎晚上都不太能走动,因此没有留下任何跟我们一起庆祝的画面。

今年中秋,是父亲离开我们100天的日子,在准备月饼祭拜的时候才发现,因为父亲不善表达自己,我连他爱吃什么口味的月饼都不知道。妹妹说,因为我们递给他什么他都吃,因为即便他爱吃,也会让我先吃有剩下的自己才吃。而我只知道他不爱喝茶只好咖啡,晚年因为我们不允许他喝太多咖啡他才改喝茶。父亲的不计较,让我们简化了很多事情,但也就更难受了。

这个中秋,是人生中第一次没有灯笼、没有月饼、没有茶水,甚至我连月亮也不想看。大家简讯来的祝福,我也礼貌回应。

如姐姐说的,时间不能治愈伤痛,只是缓和了痛苦,模糊了记忆。世界上最难的团聚,原来是永远都无法再聚。

《伶听世界》Amelyn(Tea FM 节目总监)
FB粉丝专页:www.facebook.com/amelynbongbong/

Check Also

【梅艳芳】

有多久没看电影了?疫情还没开始 …